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五卷 诡我士卒 第六卷 沙场魔王 15 危难人心

    第六卷沙场魔王15危难人心

    李炭头奸诈十足和出人意料的带队叛逃,清风寨还剩下的几十号弟兄,都被震撼了。

    除了士气和兵力的极大打击外,最大的损失就是丢了山腰卡子,大家只能守住山脖子卡子。

    这个卡子已经是清风寨最后一个要害了。

    从这个卡子往上走一段路,山路转个弯就是正对清风观山门的几十级石头台阶了;在山腰卡子上,左侧峭壁上还有一道横的工事,山脖子这边也有,但是这里那横着的工事就是清风观的一道侧面的院墙

    从这段院墙看下去,就俯瞰卡子的平台工事和下面的一溜山路,山贼们把这段院墙拆了一半,剩下齐腰高的砖墙,多出来的砖准备用来当滚石往下砸官军。

    若是这个山脖子位置再丢了,那就没有天险了,只能和官军在清风观里肉搏了。

    原本齐猴子还特意吩咐忠心的弟兄盯着谢家两只狗,但是说谢家弟兄想跑和出这个主意的家伙李炭头自己先跑了齐猴子自然恹恹的不再理谢家弟兄,仍由两人嘀嘀咕咕的交头接耳。

    但谢家弟兄并不是脸上一看就长着反骨的家伙,整伙山贼士气都低到极点,人人脸上都挂着诡异的神情,眼光都遥遥的看向远方,彷佛一夜之间这里的山贼都有了变成投奔活命的飞鸟之魂。

    齐猴子无奈的看着这一切,只能徒劳朝着没人听他的手下反复大叫:“援兵一定会来,再坚持几天”,然后又反复无奈的坐下。

    原来山脚寨在的时候,还有高狐狸顶着,他的江湖声望如雷贯耳,以狡诈多计闻名,大家都是冲着他来的,当时虽然丢了山脚寨大家也不至于想什么,和萧翰不共戴天的齐猴子更是什么都不想,就是师叔说什么,他就干什么;

    后来师叔跑了,在山腰卡子上,还有个李炭头帮他撑着,这个李炭头有人有经验,也有口碑,大家都觉的他实在,说话算话,大家都信服他;有李炭头支持自己,虽然面对难以置信的进攻和折磨,齐猴子觉的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一死呗——齐烈风,轰轰烈烈的战,风风光光的死,因为死在自己对萧翰的战斗中和对师叔的信任中。

    但是谁也想不到一脸老实忠厚的李炭头最奸诈了,自己带着手下一伙都跑了现在齐烈风也只能依靠最墙头草的两个混蛋了,谢家虎和谢家侯,一边得督促他们死战不要投降;一边还要防止他们谋杀自己投降,这真是太累了。

    “我太累了,太累了……师叔,你什么时候回来啊?”齐猴子闭起眼睛喃喃说道。

    幸好官兵鉴于在山腰卡子里死伤太惨重,也没有敢仓促的对和山腰卡子一般险要的山脖子动进攻,他们用了三天时间把木料石料搬上来修建对面的栅栏防御工事,其间李炭头也出来朝弟兄们喊过几次话,自然还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有命活那套屁话。

    对此,齐猴子也不愤怒了,有气无力的让三狗射李炭头。

    当然,三狗这王八蛋第三次把箭钉在了李炭头两脚之间的地上;

    齐猴子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再管三狗的游移两端。

    除此之外,齐猴子的菜刀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身子,连睡觉都抱着菜刀睡——李炭头叛逃之时,他等于捡了一条命。这条命他一定要放在和萧翰的血拼之中,哪怕死在刀剑之下也好,死在乱箭之下也好,死于走投无路返身跳崖自杀也好,但是决不能被某个贪生怕死的狗种把他捆了去交给萧翰。

    那样死的话,这辈子真是太悲哀了。

    而人品最渣的谢家弟兄几乎无时无刻的在商量如何逃生。

    “哥,你说咱们要不要晚上绑了齐猴子送给官军?这样功劳岂不是比李炭头投诚要大了?还多了百两黄金的赏格?”三狗盯着远处抱着菜刀的齐猴子贼态兮兮的说道。

    “我现在倒在琢磨李炭头为嘛不杀齐猴子那个傻货。”二狗手摸着下巴一脸沉思的模样,慢慢说道:“这老黑脸黑心黑手也黑,竟然在背后编造咱们的瞎话,让齐猴子把我们支派到山脖子这里,他和齐猴子在一起,想怎么跑就怎么跑。要是逃走的时候,顺手给齐猴子一刀不就了了吗?为什么不杀?”

    “他仁义?”三狗满脸的难以置信。

    “屁来他都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还能仁义?”二狗怒吼道:“李炭头这个混蛋最坏了最奸了,他不杀齐猴子必有深意不管是什么,铁定不是什么仁义”

    再次瞄了瞄远处的齐猴子,三狗也学着大哥那样手摸下巴,说道:“齐猴子不死,清风寨就不算丢。李炭头自己逃命,却还不搞烂寨子?是想给萧翰添堵吧,嗯,要是齐猴子继续抵抗官军,李炭头在萧翰眼里还能有点价值……”

    “对你说得对”二狗一锤手掌,叫道:“这王八蛋也是害怕寨子一丢,萧翰就翻脸不认人,那时候剐了他也有可能的清风寨六大匪可都是手上有萧景逸老爷子的血的”

    三狗顿时变了脸色,叫道:“哥,你别这么说你要是这么讲,咱们那岂不是无路可走了?”

    “唉,官军太无耻了,什么时候也来个一言九鼎、说话算话的清官来剿灭我们啊。就像包拯包老爷那样的,”二狗叹了口气:“现在官军都是一群畜生,说话都跟放屁一样,懂不懂什么叫一诺千金啊?懂不懂什么叫树活皮人活脸啊?搞得人家想投降都怯怯的,真太可恨了…….”

    ======================

    这天下午,二狗支开弟弟,自己凑到齐猴子身边,满脸媚笑道:“寨主,有空吗?”

    “援兵马上就到别妄图劝我像李炭头那个贱人一样”齐猴子把嘴里的狗尾巴草吐了老远,没好气的回答道。

    “切猴子你怎么看我的?”二狗一脸的被误解的愤怒和无奈,指着自己胸膛,扭头看了看四下无人注意,凑近齐猴子道:“寨主,我相信你,我也相信高老大,投降?那是不可能的萧翰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投降谁也不能投降他啊我是和您生死与共的”

    “哦?”齐猴子惊异的扭头看了一眼满是媚笑的二狗的脸,笑道:“你被鬼附体了?”

    “哪有的事我平常是乐意沾点小便宜而已,在大是大非上,哥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为了义气两肋插刀那是小意思,咱大腿插满刀都无所谓”二狗激昂的讲道。

    “你倒底想干嘛?”齐猴子知道一旦二狗摆出这副嘴脸,那只能有两种可能:第一,他想骗你;第二,他准备骗你。

    二狗叹了口气,说道:“你看,咱这寨子都被攻到这个份上了,弟兄们死了大半,只剩下几十个,山脚寨和山腰卡子都丢了,就剩下这一道要塞。再说也不知道飞天神龙春六郎啥时候能到,这段时间,咱不能等官兵修好寨子肆意打咱们啊,咱得主动进攻啊”

    “主动进攻?就现在这点人?下台子去冲下面官军?”齐猴子眼珠子都瞪大了。

    “不是不是咱们可以智取啊”二狗挥着手说道:“你难道没听过唱戏的或者评书啥的,官军现在人数太多,这么多张嘴一天要吃多少粮食?他们后面寨子里肯定粮草堆积如山,要是咱们能绕开官军卡子下到山下,给他**的官军放一把火,烧了他大营粮草,官军指定没法再围攻了,要乖乖的撤退”

    “你说的有道理啊”齐猴子闻言一愣。

    二狗伸手指着山下方向说道:“而且我看,官军被咱们打怕了,山路上堆的都是官军和劳役,他们肯定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山上了,山下营寨必然疏于防备,要是能搞次偷袭,一两个勇士说不定就可以扭转整个战局”

    “说得好不能光等着挨揍有机会也要揍官军”齐猴子咬牙切齿的叫道。

    二狗乖乖的等着齐猴子把鼻子里因为激动而出来的粗气喘完,才陪笑道:“只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绕开官军下到山下山脚寨附近,这个清风寨不是地形险要就只有这一条路吗?”

    “我在山上呆了这么多年,这山上什么沟沟坎坎我不知道,要是自己逃,早跑了”齐猴子冷笑一声,这时他看到二狗眼睛一亮,齐猴子一愣,指着二狗叫道:“好你妈啊,你是不是想让我为你带路下山你好跑啊?”

    “哪有的事,又没有马,下面遍地是官军我能怎么逃?”二狗赶紧仓皇的摆手,接着他扭头瞄了瞄远处的三狗,小声说道:“我推荐我弟弟跟你去,他是神射手,眼神好、杀人快、可以前后弓箭掩护,这种事,我一个卖劳力的大刀手没什么用。”

    “哦。”齐猴子这才放下了心。

    两人商议了一会,大体商量了如何下去,总之齐猴子是熟悉地形的唯一的人,他必然要去带路。

    商议完毕之后,二狗又说道:“猴子,这计划一会你给三狗说的时候,就说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为什么?”齐猴子大惑不解,什么时候,这条二狗懂的谦让不居功了?

    二狗神秘兮兮的小声说道:“不瞒你说,我是下定决心追随高老大和你的,但是我那个弟弟,人品卑鄙无耻之极,天天拉着我商量怎么逃跑他要是知道我提了这种可能反转战局、为咱们寨子出谋划策的主意,定然要和我翻脸那样的话,他想干什么就不会和我商量了,万一哪天这条披着人皮的狼想杀了你给萧翰邀功,我就不能阻止他了。”

    齐猴子顿时被吓呆了,虽然他早有觉,但听到二狗亲口指证他弟弟妄图杀他求荣还是大惊失色。

    这时二狗一脸悲恸的神色,说道:“虽然三狗他卑鄙无耻、龌龊之极,我恨不得宰了他祭奠死去的各位弟兄,但是毕竟他是我的亲兄弟啊,在这险恶的世道上,我身负哥哥这种责任重大的身份,不得不屡屡劝他改邪归正、讲仁讲义,寨主,他现在还没定下主意,你要给我时间说服他啊,咱们面对官军猛扑,暂时不能缺了他这种神箭手啊。”

    齐猴子龇牙咧嘴的说不出话来。

    二狗对齐猴子点了点头,再次以做贼的表情四下看了看有无人注意,这才微微一拱手,起身走开。

    但山贼们只能窝在山顶这巴掌大的地方,眼神贼好的三狗早就看见二狗和齐猴子嘀嘀咕咕了。

    二狗一走开,三狗立刻跑过去,拉住他哥,小声问道:“你刚刚在和齐猴子说啥?”

    二狗猛地扭过脸盯着三狗,看着二狗满脸都是狰狞厌恶之色,三狗吓了一跳,退后了两步。

    保持着这种狰狞厌恶的脸色,二狗神秘兮兮的凑到三狗耳朵边道:“齐猴子想自己跑”

    “什么?怎么回事?”三狗大吃一惊,要是齐猴子都跑了,那岂不是投降也没有意义了。

    “他告诉我说,现在要扭转局势,应该趁官兵把注意力都放在咱们山上、山下戒备松懈的时机,从小路下到山下,放火烧了官军的大营官军若无粮草,人多势众的他们一天也支持不下去,清风寨的围困就解了。”二狗解释道。

    三狗愣了一下,说道:“这说的也有点道理啊。”

    “有什么道理?我看他就是想跑他可是对这座山熟悉得好像左手摸右手,他就是想趁乱下到山下,然后扬长而去”二狗恶狠狠的叫道。

    “不对吧,这齐猴子和萧翰是杀父杀母大仇,不共戴天的,他能怎么跑?高狐狸走的时候他都不跑,现在才跑?再说在官军堆里经过?徒步跑?他要是跑了,这寨子立刻就溃了,官军打下寨子再去捉他都来得及。”三狗摊开手反驳道。

    “你说得也有道理啊。”二狗疑惑的点了点头:“要是我们出其不意真烧了官军大营,说不定还真死里逃生了呢。”

    俄而,二狗猛地指着三狗鼻子,一脸严肃的说道:“但是我不放心这个小子你跟着他去盯着他”

    “跟着他干嘛?”三狗目瞪口呆的问道。

    “潜下山烧官军寨子啊。”二狗说道:“这是唯一的法子吧。”

    “我草这九死一生的事让我去?你怎么不去?”三狗愣了片刻后,顿时勃然大怒。

    二狗满脸的难以置信,叫道:“老弟,你可是神箭手百步穿杨的你身手敏捷、眼神雪亮,这种事不就靠你吗?潜入萧翰大营、在远处射敌军巡逻兵、在近处替齐猴子放火把风、撤退时候用弓箭阻遏追兵……”

    “我去你**”三狗额头冷汗涓涓而出,这些任务哪一项听起来就让他胆颤啊。

    “你最适合,盯着他,别让他跑了要是他跑了,咱们都得完蛋”二狗讲道。

    “凭什么我去?我们难道不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吗?我就得潜入萧翰大营啊?你不一样武艺高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吗?你可想明白了,去烧营也成,但是齐猴子不能死。这要是有危险,或者不可为,就得立刻把他拉回来这种事能少了你这种墙上掉块瓦就抱头鼠窜的二狗吗?”三狗跳脚大吼。

    “你难道就不是墙上掉块瓦就五体投地的三狗吗?谁逃跑有你跑得快?”二狗竖起眼睛,两手叉腰和弟弟大吵起来。

    =================

    到了傍晚,齐猴子来找谢家弟兄了,他打算现在就走。

    这种事就是一种赌博,而且越快越好,不趁现在官军还没进攻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和二狗三狗说了一下后,齐猴子看了看三狗,又把眼睛低下去看着三狗靴子,毕竟你盯着一个随时可能会背叛你杀掉你而且你还不能说破的家伙,谁也不会舒服,嘴里说道:“这个事,需要机灵什么的,这个三狗你……”

    “我大哥去”三狗立刻满脸堆笑的打断猴子的话,一把拉过满脸不情愿之色的二狗,指着二狗胸口道:“刚刚我们弟兄商量了,这个事情啊,我大哥反应敏捷、力大无朋,人又机警灵活,你们要攀援山体要潜入敌营,没有力大得力的助手不行,假如我去,不仅体力不如大哥,而且我的武器是弓箭,不方便翻山越岭,万一我从山上掉下去岂不是耽搁寨子里的生死大事了?对吧?我大哥去放心寨主”

    齐猴子看了看二狗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唉声叹气,也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二狗吧。”

    谁跟着去,也比身后一个随时会卖你求荣的混蛋强啊。

    现在三狗这混蛋果然怕死不想冒险,不过这正和了齐猴子的心意——二狗倒是出人意料的对寨子忠心,和李炭头的奸诈一样让人摔碎下巴颏了,这真是危难之中见人心啊。

    到了暮色沉沉之时,齐猴子和二狗身上背上绳索,腰里斜挎的包里放着引火之物,背上背着兵器就踩着山脊在暮色里出了。

    他们绕开一段一段卡在山路上的官军卡子,在漆黑的山脊另一侧行进,会在半夜到达山脚寨附近,展开这拼死一搏。

    在清风观里,独守大本营的三狗无心睡眠,就在大厅里来回踱步,思考着各种可能,比如齐猴子得手怎么办、齐猴子死在敌军大营怎么办、齐猴子死了却没被官军现怎么办、齐猴子死了但却既没被官军现也没被自己人现怎么办,然后计算自己生存的各种可能。

    突然一个猥琐的笑脸闪进他的脑海,他停住脚步,目瞪口呆看向门外的黑漆漆的夜空愣了起来,猛可里大叫起来:“我草有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