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五卷 诡我士卒 第六卷 沙场魔王 16 各顾各人

    第六卷沙场魔王16各顾各人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清风山地势险峻,白天下山都不容易,更何况晚上在不能点燃火把照明的情况下仅仅靠月星微光攀爬。

    而且齐猴子在决定进行这次冒险的时候,对二狗他们吹了牛皮,他呆的日子再多也不至于对整座山熟悉到手掌纹一般,就算当道士也不会满山乱跑啊,这里又没有银矿需要勘探;再说他在高邮城胡混了好几年,清风山地形也忘了大半。

    他只不过是真正的狗急跳墙了。

    就算清风山山道卡子再险要,不停的让官军用血肉和土包堆着打他们,对于既无法补充人力,又伤亡惨重逃亡不断的清风寨真是坚持不了多久了。要是不冒死出奇招,死力求活,败里求胜,怕是过不了几天,他就会被手下从背后捅来一把匕首。

    因此今夜翻山越岭之时,齐猴子身先士卒,以命探路,绝不畏死。

    他和二狗二人,抓着噗噗掉土的小树爬下深深的山沟,又一手攀着枯藤一手铁钩攀上直上直下的山崖,密集丛生从无人类行经的灌木用刀劈出一条路来,斜坡在植被和黑夜里实在看不出哪里有路,两人就抱住头,横着身体滚下去。

    要不是齐猴子和二狗都是身体反应奇快的练武高手,又互相配合还有绳索助力,寻常人怕是早摔死摔残了。

    不知拼命走了多久,伤痕累累的两人终于爬到了山脚附近,从这里看下去,官军的大寨在火炬的映照下,如一汪巨大发亮的沼泽出现在他们面前。

    齐猴子打量了萧翰这种大营良久,只见它是利用一段清风寨残留的木墙为界线的,以这段直直对着山路入口的木墙为标杆,在后面又建了一圈圆形木栅栏为兵营围墙,看起来,萧翰的这个新营就好像被掰去一小半的月饼:有直边,也有更大的弧圈。

    围墙外面,萧翰依照行军扎营惯例挖了一圈壕沟,看那壕沟又宽又深,仅仅对着大营几个大门有挡板铺在壕沟上用做出入的桥板。

    大营中心和要害之处都设置火把,照得大营非常亮堂,就像反照夕阳红光的一汪湖水。

    大营里帐篷排列的整整齐齐,只是无人走动,因为官军扎营,一旦到了上床休息之时,就严禁任何无关人员随意出入自己的帐篷,哪怕你尿急或者拉稀,你也不能跨出自己帐篷一步,就在帐篷里自己解决。

    若敢违禁,以军法斩首。

    这样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防止在如此多的士兵聚集的情况下没来由的炸营。另外也方便巡逻队发现任何异常的人或事。

    就像宵/禁一样,官差走在空无一人的夜晚街道,看见任何人直接拿下便是,晚上出门非奸即盗。

    所以整座大营在夜晚里显得安静之极,山风吹动营内大旗的烈烈声音都清晰可闻,但这种肃杀的安静散发出一股股萧寒的杀气,让整个山脚下空场都仿佛为之战栗。

    “离近了看看”齐猴子一挥手,招呼二狗跟着他潜下山脚,绕到官军大营的一侧,慢慢逼近,最后两人趴在一个土坑里开始侦查。

    齐猴子在坑里看了良久,官军看来是有点松懈,几个木寨门都没有关闭,然而所有的通路都由几把火把照得通明,齐猴子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可以从哪里进去可以躲开瞭望塔和军营里沉默行走的巡逻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除非能会茅山道士的隐身术。

    沉默了一会,他扭头对二狗小声道:“我们再靠近点”

    二狗一把拽住要爬出土坑的齐猴子,叫道:“再近你能干嘛?就算你爬到壕沟边,那下面肯定都是竹刺阵,你能怎么过去?”

    “总得潜入进去啊,否则我们俩趴在这里干嘛?看月亮吗?”齐猴子略带无奈的答道,除了期望发现奇迹外,他还能怎么办呢。

    二狗把他摁得蹲在土坑里,面对着面说道:“猴子,官军粮草不一定在这个大寨里啊,这是他们打下山脚寨之后扎下的新寨,别忘了他们原来的老营可是在空场之外,那里说不定可能进去。现在这个新寨防御森严,根本就不可能潜入。”

    “你怎么知道粮草不在这里?你怎么知道老营就有东西,万一早被官军扒了呢?”齐猴子小声问道。

    “听”二狗示范性的做了手拢在耳朵上的动作。

    齐猴子惊异的看了看二狗,学着这样竖起耳朵去听前面官军大营里的声音,听了一会,他满脸疑惑的回过头来说:“什么也没有啊,除了几声马鸣……”

    “这就对了”二狗此时满脸激动,彷佛在地上捡了一串铜钱那般,喘气都成粗的了:“官军崇尚骑兵,现在来了这么多官军,骑兵最少也有**十吧?有骑兵,就有马所以大营所扎之处必有马厩,但是听这新寨里,马匹数量根本很少,那么大批的马可能在哪里?只能在老营啊有马就有粮草,而且说不定那里都是老弱病残和劳役的居住呢”

    “有你的”齐猴子越听喘气也越重,听完,他重重的一拍二狗的肩膀,叫道:“叫你跟着来就对了以前小看你小子了。”

    说罢二人收拾东西,以夜色为掩护,又悄悄的离开官军新寨,朝着萧翰刚来的时候所扎的老营跑去。

    跑出山脚空地,穿过一片齐腰高的野草,齐猴子一看那老营就神情一振。

    果然有门

    虽然这里不如观察新寨那样可以从山上居高临下的看,大营布置规模一目了然;这里只是平地,看过去,影影绰绰的几点火把亮光就是老营,但是仅仅从老营杂乱的火把布置上以及火把灯光下乱七八糟宛如工地的情景下,就知道这里并非一个像新寨般防御森严的地方。

    齐猴子和二狗两人朝老营潜进了一段距离,脚下已经踩到了木屑和断裂的木板,老营的情况看得更加清楚了。

    这里原来占地规模广大,很明显的,为了建立前方的新寨,曾经的老营被拆了大部分,建筑材料都运向前方,只留下原来大营的外墙一个西北角为基础,重新围起了老营,齐猴子他们脚就踩在老营昔日的遗址上,而且避开了还高耸坚实的西边和北面围墙,那都是原来的围墙,和新寨没有区别,他们正好如剔骨刀般来到了老营最弱的东边新建部分。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道木篱笆的围墙,无论是木棍的粗大还是长度还是做工的精致,都不如前面的新寨,就连壕沟都是又浅又窄,若一个人全力奔跑之下绝对可以一跃而过,这也难怪,这道壕沟本来的位置应该是大营的中心,大营被拆运而去,才在新围墙外面又挖了一道坑。

    不仅外围防御很差,里面火把看起来也不如新寨明亮,围墙内外到处是适合接近的阴影,偶尔出现的巡逻兵也有气无力的,除此之外,里面马嘶羊叫的,很嘈杂,居然还听到有人大声骂人的声音。

    一看就是个乌合之众所在之地

    “回去给你记功”齐猴子大喜之下,把沉甸甸的引火行囊缠在腰上,兴高采烈的一拳捅在二狗肩窝,转身就要前冲。

    但是二狗一把拉住了他,又把他拉回了草丛里。

    “你干嘛?”齐猴子惊异的看着二狗,对面这张脸上满是下山时候被灌木割伤的伤痕,但即便如此,也能看出他脸上的犹豫之色,齐猴子自然满肚子不解,都到这种上阵拼命的时候了,干嘛一脸的屎拉裤裆里的苦样。

    二狗扭头看了看身后黑黝黝的清风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齐猴子说道:“猴子,你和我一起逃吧。”

    “什么?”齐猴子惊叫一声,看了又看二狗那郑重的脸色,面色由惊讶慢慢变成恼怒,他对着二狗咬牙切齿的叫道:“你疯了?都到这种时候了在敌人营寨脚下想这个?”

    “就是现在才想”二狗斩钉截铁的一声低吼,指着背后道:“看,我们已经离开了清风山,我们已经跳过了萧翰大营,就在他的背后”

    说着,一指前方的夜空,叫道:“前方就是生路,若是能直奔而行,很快就可以远离这个屠宰场”

    “放你**狗屁”蹲在草里的齐猴子微微离二狗挪远了一膝盖,拨开刺得脸痒痒的野草,瞪着二狗骂道:“你真他**的不是东西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想着跑?”

    “为什么不跑?”二狗的脸朝齐猴子伸来,野草在他伤痕累累的脸上划动着,两眼通红,如同一头野兽从草里逼近,他对齐猴子说道:“守在山上必死无疑你心里比我更清楚,高狐狸没有援兵,他自己先逃跑了我们何必要给他陪葬?现在我们终于潜逃出了萧翰的包围圈,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我草你这个畜生,你早盘算好了你也根本不想烧营,就是想来逃跑的?”齐猴子说话的时候,嘴唇因为愤怒都分开了,露出里面死死咬住的牙齿,说出的字都是从牙缝里爆出来的,愤怒得如同头豹子。

    二狗也咬了牙,他指着旁边的老营说道:“我早想好了,萧翰在清风山周围都布置了巡逻哨卡,确实飞鸟难逃罗网。但是他的大营正后方却应该没有因为这是防御最严密的铁箍他绝对想不到我们可以从这里正面逃出来我们只要冒险能从这营里偷出两匹马来,就天高任鸟飞了而且山上有三狗守着,他不知道我们死活,定然不敢贸然投降,最少可以拖官军一两天,足够咱们跑得够远了”

    “你弟弟你都不要了?你为了活命,让你弟弟去死?”齐猴子被这套说法惊呆了,都忘了愤怒了。

    二狗鼻子里长长出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狠狠的说道:“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和三狗只是兄弟,比夫妻之恩少多了夫妻都这样,更何谈弟兄?此刻生死之际,我哪里管得了他的死活?这个世道,就是各人顾各人”

    “你这个咋种”齐猴子愣了片刻,怒不可遏的挥拳就打二狗鼻子。

    但是二狗眼疾手快,左手一把就攥住了齐猴子的手腕,右手成拳闪电一般反捣在齐猴子肚子上。

    “哇啊……”齐猴子低低呻吟一声,只觉肚子里不知什么东西猛地一搅,眼冒金星,彷佛整个身体都要散架了。

    二狗冷哼一声,猛地一拉齐猴子的左手,立刻把原本跪着的齐猴子拉得仆倒在自己面前,说时迟那时快,二狗把齐猴子身体扳转过来,右手猛地掐住了齐猴子的脖子。

    五根手指只稍稍一用力,草丛里的齐猴子眼珠子就瞪了出来,空着的右手猛地拉住了二狗的手腕,想把这只手扯开,但是二狗的手如同铁铸的一般,哪里扳得动分毫。

    二狗冷冷的看着在草地上徒劳挣扎扭动的齐猴子,直到齐猴子白眼都翻出来的时候,他才猛地一松手。

    齐猴子如遇大赦般疯狂的吸着气,两只手一起摸着自己的脖子。

    二狗这时俯下身,在齐猴子耳边冷笑道:“齐猴子,你***最好知道自己是谁你真以为你是寨主?你真以为我怕你?以前,给你客气是看在高狐狸这畜生面子上;现在哥要逃命,你敢挡我的路,或者给我添乱,我立刻就……弄死你。别给脸不要脸”

    “师叔…一定…会带援……”齐猴子惊恐的看着二狗,努力说着。

    但是二狗抓着齐猴子的头发把他小鸡一样拎直了上身,顺着齐猴子的脸,二狗指着远处,低声道:“你这个白痴那就是清风山”

    说罢,又略略放低手指,叫道:“那就是萧翰的官军现在我们已经逃出虎口了你何必要去求死呢?我们一起跑路不更好吗?”

    说完,他轻轻的把齐猴子放开,把手伸到自己嘴边,轻轻吹去手指间扯下的齐猴子头发,这才笑了起来:“齐猴子,我们不在那包围圈了我们不是瓮里的老鳖了我们不是等死的鸡鸭了我们逃出来了你也不是山贼了,也不用再担心在山上被官军砍死了你闻闻,这风都是香的。你看看天上,这星星多明亮能活着多好啊何必去死?”

    齐猴子慢慢跪起来,抬起头,果然那是一天领他惊诧的闪耀群星,而夜风轻轻吹拂他的脸,温柔的宛如情人。

    “活着多好要活着啊”二狗摇着齐烈风的肩膀,叫道:“忘记清风山那狗日的吧我们和它永无干系了”

    ╔♀┅♀┅♀┅♀┅♀┅╗

    ︴︴︴︴︴︴︴︴︴︴1︴

    ︴最︴︴小︴︴︴︴︴6︴

    ︴新︴︴︴︴说︴︴︴︴

    ︴︴︴最︴︴︴︴网︴.︴

    ︴︴︴快︴︴︴︴︴︴︴

    ︴︴︴︴︴︴︴︴︴︴︴

    ╚♂┅♂┅♂┅♂┅♂┅╝

    [奉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