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明魂 > 第五卷 诡我士卒 第六卷 沙场魔王 19 死猪活猪

    第六卷沙场魔王19死猪活猪

    齐猴子和二狗两人,身在木墙两侧,齐猴子叫了几次,二狗就是不听,还让他翻回去。

    这可不是小孩过家家,可以吵来吵去,吵多久都可以。周围官军巡逻兵来来回回,齐猴子也没下定决心孤身挑战这座大营,不得已,只好把沉甸甸的引火包裹放在墙根里,自己又翻了回去,肚里把二狗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只恨为何带上这个混蛋,那时候让他自己滚蛋不就得了?现在反而给自己添乱。

    齐猴子攀在木墙顶上,瞅瞅最靠近自己这边瞭望塔上的那个家伙还没有醒——其实自刚才他进来,那塔上负责瞭望的白痴就是这头枕木头睡觉的姿势——他迅速骑到墙头,跨过尖锐的木刺,迅捷的翻到另一侧木墙,在墙上像壁虎一般爬下来,很焦急的样子。

    因为他焦急的想痛骂二狗这个拖后腿的一顿,害得他来回翻墙。

    嗖嗖几下,齐猴子就踩着木桩快到了墙根了,他急不可耐的去看那个混蛋在干嘛。

    没想到一看之下,齐猴子舌头都伸出来了,惊得他一脚蹬空,从墙上滑了下来。

    幸好也不甚高,地下都是软土,齐猴子摔趴在泥里,但他连翻身跪起都惊得忘了,就两手撑地撑起上身,盯着二狗低声惊叫:“你在干嘛?”

    二狗还是背靠墙坐在墙根边,姿势没变,只不过他正歪头撕咬手里的东西,好像是吃一个烧饼那样。

    问题是那不是烧饼,那是李炭头的人头

    “你再刻骨仇恨李炭头,你也不至于吃他人肉吧?”俯卧撑姿势挺起脖子的齐猴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二狗从人头脖子上咬下不知什么来,还嚼了嚼

    齐猴子都忘了吼二狗死活不上墙的事,只见这人咬了李炭头的脖子肉,嚼了嚼,扑一口吐了出来,接着二狗两手捧着李炭头的首级,把脖子断茬朝着齐猴子伸过来,说道:“你看看是不是熟肉?”

    “熟肉你个头?还卤煮吗?这他**是人头不是猪头肉你这个丧心病狂的鬼”齐猴子盯着二狗,冷汗顺着脑门下流。

    “我不是说好吃不好吃”二狗看起来也面色恐惧,他“嗖”的捧着人头爬过来,想和齐猴子头碰头小声说话,后者吓得倒退两步,差点摔壕沟里去。

    二狗在齐猴子面前,把李炭头倒着栽在地上,脖子茬朝上,用大拇指指甲在断口处剥了剥,立刻那断口处白色肉丝一撮撮的出来了,二狗把嵌满肉丝的指甲伸到惊异未定的齐猴子面前,自己却也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道:“李炭头脖子竟然是半生不熟的……”

    “我草难道那魔鬼油炸了他?”齐猴子被骇得四肢发凉,手臂发抖,差点撑不住身体。

    “不,味道更像是……水煮肉。”二狗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牙缝回味了一下后,严肃的摇了摇头。

    =================

    原来在齐猴子率领的山贼拼死阻击下,官兵被挡在山腰卡子前寸步难行,伤亡惨重,萧翰暴跳如雷。

    毕竟他只是个扬州路下小城高邮的小将领,没有那么多兵力供他挥霍。

    幸好尸体太多,有人想出了进攻士卒每人随身带着一个土包,进攻时候先扔下土包再战,这样一波*的进攻,就在高台前留下一波*的土包,地皮会被越堆越高,最后终会和山贼的山路高台平齐,那时候,什么也挡不住官兵了。

    萧翰连连称妙,立刻命令暂停进攻,派人准备土袋子。

    土包攻击确实厉害,几次大战下来,高台就被填了一半,眼看山腰卡子指日可下了。

    谁想到老天爷现在捣乱,下了几天雨。

    官军攻击只好暂停,而山贼们又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求生机会把土包台子给清理到山路下面去了,雨停之后的官军,面对的是一切归零。

    这个时间,萧翰已经非常愤怒和不耐了,他本来以为打下那山脚寨子就是成功了八成,剩下的事,也许几天就可以拿那几颗人头祭奠自己的老父在天之灵了,没想到山贼依靠这山的险峻地形竟然拖了官军那么久时间。

    所以雨停后,萧翰立刻换上精锐的张士德所部人马,让他们重新开始攻击。

    这一战,双方都是在下雨天养精蓄锐了,加上没有土包和尸体堆积的平台了,山贼士气大涨,和官兵杀得是血雨乱飞,官兵自然不占地利人和,自然死伤惨重。

    这时候,张士诚鼓起勇气来求萧翰:是否可以仁者无敌?

    也就是招降和赦免山贼。

    张士诚对清风寨各个头目品性也还算听说过,知道若是萧翰可以招降山贼,这伙人肯定自己就乱了,那时候不仅士气大跌,说不定还内讧,拿下清风山肯定易如反掌;现在这种誓要斩尽杀绝占据地利的对方的打法,那就是逼得这伙山贼狗急跳墙,官军自己肯定伤亡惨重。

    这本来是个好法子,也是个惯例,毕竟清风寨没造反,招降好说。

    但张士诚愣是自己东台帮都死伤惨重有点受不了之后才去讲,以前他绝对没胆子没勇气提这事。

    因为清风寨高狐狸和他手下五大将手上全部沾过萧景逸老爷子的血。

    清风寨不就是打下萧家堡、杀害萧老爷子才发起来的吗?

    这六个人全部是萧翰的杀父仇敌。

    秦五义已经被萧翰在机缘巧合之下杀了,剩下五人都在山上,那么彼此知道对方不会宽恕自己,投降就等于死,这种情况下,能不戮力死斗做鱼死网破的死战吗?

    但是要让萧翰同意招降非匪首之外的人,张士诚也暗暗叫苦。

    他虽然年纪也不大,但走南闯北、朋友无数,深知人年轻时候的狂妄和血气,他自己三弟士德不也一样吃不得亏、揉不得沙子吗?

    更何况萧翰是权贵少年,又身兼杀父之仇,要让他同意山贼投降官军,怕是比登天还难。

    但是张士诚还打算试试,就在现在这个攻击不利的时点,因为那么多弟兄和不相干人的血就凝固在那个台子下,实在让他难受之极,超过了对萧翰的恐惧。

    不仅他想这么干,哈斯额尔敦也想这么干,这个蒙古将军总对张士诚说:“应该让山贼投降,汉人嘛,只要给你们一根狗骨头,你们就会把整群羊的所在告诉我们。现在我们伤亡如此之大,就应该让山贼投降,饶一个山贼不死,其他山贼就会纷纷投降何必这么打得两败俱伤?我们都是贵人,我们一条命,那些汉狗山贼一千条也比不过来”

    但是他自己不想去也不敢去,就撺掇张士诚去说,理由他也厚颜无耻的说明了:“我和萧二爷关系很好,这些山贼手上有萧大老爷的血,你也知道萧将军那脾气。我还要混官场呢,不好讲,怕别人惦记。你一介平民,什么也不懂,这种时候,就应该大着胆子上去给萧将军讲讲。老张你怕什么呢?”

    这天进攻之后,因为是张士德主攻,攻击犀利,而山贼和官军早就都打红了眼,不就是你死我活吗?攻击结束后,看着死伤那么多东台老乡,张士诚觉的不能再等,直接去找萧翰,请萧翰允许山贼投降。

    萧翰在张士诚求见之前就很愤怒:高邮路官府以已经派给萧翰二百官军援兵为理由,拒绝再派二百到四百援军来,拒绝再多派粮草劳役以应对可能要来的持久围剿;

    没有人没有粮是打不了持久围剿的。

    面对那嗜血的清风寨山腰卡子,萧翰愁眉不展,连日的阴雨更加重了他的烦躁和痛苦失望。

    这时,听张士诚一说,心情低落的萧翰叹了口气,居然同意了。

    现在一个卡子都这么费劲,清风寨可是有两个卡子呢,这个卡子若按这个损失法打下去,就算打下来,有没有人和粮攻击下一个卡子都难讲了。

    “应该怎么打呢?”萧翰再次握起了兵书。

    大大出乎张士诚的意料,这位看似极其难忍眼里沙子的少爷萧翰,竟然只是叹了口气,就同意招降了。

    招降的效果简直是立竿见影

    几乎还没怎么打,敌方重将之一李炭头就带着十个山贼集体投降了,山腰卡子也被眼尖手快艺高人胆大的张士德在夜里兵不血刃的拿下。

    几乎是一夜间,这看似固若金汤的天险清风寨竟然就只剩下一个卡子苟延残喘了

    萧翰很难相信自己的眼睛前所发生的事情,看似无比艰难的事,突然就变得易如反掌:杀光仇敌、祭奠先父、报仇雪恨、碾碎艾家据点,这些事又变得指日可待了,就像他刚刚打下山脚寨后所想的那样。

    但心里越想着山脖子卡子之后的齐猴子和谢家弟兄那三颗罪大恶极的人头,就越对招降李炭头这个贼人不满。

    这个人参与过萧家堡围城,也参与过夜袭屠杀萧家堡,看着这个黑不溜秋的昔日矿工那巴结谄媚的笑容、那凶险狡诈的眼神,萧翰就恨不得从书桌后跳出来撕碎这张皮脸。

    这么罪大恶极的畜生居然可以堂而皇之的活下来,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大摇大摆的享受人间的阳光?他本应该去十八层地狱

    所以,虽然李炭头投降了在营里好几天,还给萧翰禀告过各种情报,比如高狐狸已经逃走,清风寨由齐猴子当头,清风寨军心其实不稳;但是萧翰就没有和他说过话。

    每次李炭头朝他谢恩和回报情报,他就盯着跪地的李炭头,两手交叉在嘴前,掩饰自己那死死咬住的牙关,只用点头摆手和鼻音嗯啊回应李炭头,他怕自己忍不住跳下去一口一口撕烂这个杀父仇敌。

    终于在张士德回报对着山脖子卡子的官军小寨子马上就修好,那时候就可以开始对清风寨最后一关的总攻的时刻,萧翰虐杀了所有投降的山贼。

    当张士诚三兄弟惊骇万分,跪地求萧翰不要这么做的时候,萧翰没有用任何仁义的借口,他只是掩饰了自己一开始就对李炭头的刻骨仇恨,只说了森寒的军事考虑:“反正这狗贼已经说了清风寨军心不稳,他投降之后,军心更加不稳。那群贼本就是天诛地灭的禽兽,我们何必再留他们活在这世上?李炭头没用了,必须杀掉”

    因为怕被山贼耳目在山上看到,杀李炭头一伙的时候,萧翰没有选择新寨,而特意在老营执行死刑。

    柴薪熊熊燃烧,大锅里的热水咕咕冒泡,十几个山贼被扒光了衣服,双手过头,一溜的吊在空中。

    看着咬牙切齿的萧翰和四周官军的狞笑,李炭头他们没有视死如归的勇气,反而嚎哭着求饶。

    一个汉子在选择胯下求生之后,只一次,就很难再回复昔日的勇迈了。

    这种哭号求饶,更让萧翰恶心,他皱着眉头下令动手。

    一瓢瓢的沸水被浇到山贼身上,在非人般的嘶吼狂叫中,刽子手用铁刷子刷去被烫熟的皮肉,一块块的浇,一块块的刷,直到除了首级外,其他地方已经露出骨头为止。

    首级没有被生生烫熟,仅仅是因为要用他们来报军功而已。

    但是萧翰也没有想到,他刻意不想让山贼们直到投降的人已经全死的事实,却在这一晚,因为二狗贪生怕死玩命引齐猴子来后面老营,恰恰被他最不想让其知道的人知道了,齐猴子和二狗。

    ==========================

    “真的啊……李炭头被弄成八分熟了。我还纳闷为怎么那些尸体一股肉香味呢……”

    墙根下,齐猴子终于搞明白了二狗什么意思,因为光线太暗,他也和二狗一样对李炭头的脖子又掐又刮,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我草萧翰这不是人啊他怎么能这么言而无信出尔反尔呢?”二狗突然双手抓住齐猴子的肩膀,前后摇晃起来,眼里竟然都有了晶莹的泪花:“居然把人煮了……这他**太残忍了……吓死我了”

    “害怕个屁啊”齐猴子推开怨妇般的二狗,叫道:“你不是要逃吗?你都不用回清风山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说着把李炭头的脑袋扔到墙根里,拉着二狗道:“现在干活吧,爬墙进去找马放火。”

    “你疯了?”二狗一把抓住齐猴子,低声而急促的语调让他喉咙里好像钻出一只气体做的龙,啾啾的仿佛在吹口哨:“这要被萧翰逮住了,就被活活煮死,你还敢去潜入烧他们?你知道多危险吗?”

    “你傻了?”齐猴子冷哼一声,指着木墙道:“不进去,你哪里有马?你怎么跑?走爬上去,这里防御非常松懈的…….”

    二狗咽了一口恐惧的唾沫,一把把又要上墙的齐猴子摁得蹲在墙根里,二狗用一双真诚的眼睛看着齐猴子,却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高狐狸真有援兵吗?”

    齐猴子一愣,然后一顿,这个问题不在于答案,而在于他内心的决心,对齐猴子而言,高狐狸的援兵其实一直都在,不在别处,而在他心里的信念里。

    所以片刻之后,齐猴子以一种恼火得回答三岁小孩问题的腔调叫道:“你要问多少次?要是没有援兵我会和萧翰死战到底吗?我傻吗?”

    最后一个反问有点画蛇添足,二狗明显被这个反问迷惘了一下,接着他摇了摇头,把这个迷惘从脑袋里掼飞了出去,对齐猴子说道:“我相信你了定有援兵咱们不要烧营了,我们一起回清风山吧。”

    “不烧营来这里干嘛?折腾大半夜不动手,我是疯子吗?”齐猴子气咻咻的反驳着,突然他愣住了,看着二狗道:“你刚刚说什么?你跟我一起回山上?你不是要逃走吗?”

    二狗脸上露出一个西子捧心的痛苦之色,看了看旁边那黑不溜秋的李炭头首级,叹了口气说道:“这萧翰太狠了,看他对老黑下手这么残忍,得多大的仇啊?得多兽性的心啊?我怕我就是跑,他也能追我到天涯海角”

    说着他皱了眉头,伸手到胯下,扯了扯裤子,苦笑道:“不瞒你说,猴子,我现在怕得蛋都疼了一个人逃命太可怕了…….思前想后,还是和你和我弟弟在一起吧,大家都是好兄弟,山脖子卡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们就安心蹲在山上等老大援兵好了…….”

    听这家伙被吓坏了,要留下了,齐猴子心中一喜,毕竟这家伙虽然极度无耻,但身手太好,留下来就可以多一个帮手了。

    他心里窃喜,嘴上却道:“服了你了,萧翰一个水煮肉就把你吓成这样,看看我,根本就无所谓。你真是个既没胆又没蛋的家伙”

    “你是不管怎么巴结也没用,萧翰无论如何都要把你煮了你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二狗又怕又怒,小声叫着:“我还是头活猪呢,拿开水把你烫熟了,把你刮皮切肉只剩猪头,哪头活猪会不怕?”

    “好了那听我这个寨主的咱们现在就爬过去烧了它”齐猴子说道。

    [奉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