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武侠小说 > 魔法美好生活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新旅程,新开始


战争结束之后,需要善后的事情还有很多。
零散在大陆各地的残余亡灵需要消灭,被污染的地域需要净化,英勇牺牲的英雄们需要纪念,饱受战乱之伤的平民需要安抚……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节目,论功行赏的时候到了!
枫林郡在对抗魔神的过程中居功至伟,任谁都知道,这一战过后,温伯爵府势必崛起成为帝国第一世家,一时间,拜访的客人增加了无数,人人都赶着跟这个帝国新贵套好交情。
但是,这一切仿佛都跟当今帝国最炙手可热的女伯爵温蕾妮大人毫无关系,从那场大爆炸之后,她就流连在暗影山脉之中,发疯似的寻找着什么。
精明的枫林郡守大人居然放弃抢功的机会,甘愿留在这片已经荒芜到寸草不生的尘泥沼泽之中,这一反常的举动几乎引得帝国其余各大世家蠢蠢欲动——若没有好处,温蕾妮伯爵大人何必如此执着!
只是,随着大公陛下极度偏袒的一声令下,尘泥沼泽的战后整理工作彻底归枫林郡负责。
龙景行不顾玛丽安娜夫人的不满,执意陪伴着焦虑不安的温蕾妮,就连阿拉密斯跟阿卡博莱都没有离开尘泥沼泽。
寻找丝塔芙妮,成了枫林郡每一个成员的核心目标!
契约作用下,温蕾妮始终坚信丝塔芙妮还活着。
那么,被众人牵挂的丝塔芙妮究竟在哪里呢?
当暗影山脉之上的大爆炸开始之初。
丝塔芙妮在元素图腾的防御作用下,拼尽全力的加持自己空间结界防御力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她身边,唬得丝塔芙妮手中正在施放的空间禁锢魔法差点元素暴动。
“简直是一场浩劫!丝塔芙妮小姐,您是怎么做到的?太神奇了,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应该先度过眼前的危机!”
伴随着熟悉的苍老声音,身穿草木编织的原始长袍,头戴荆棘王冠的修长身影赫然出现。他的手中拿着一截开着花的树枝,磅礴的自然之力注入丝塔芙妮的结界之中,令她的压力顿减!
“凯尔特大德鲁伊冕下,您怎么会在这里?”丝塔芙妮奇怪的看了一眼大德鲁伊。想到这个神神叨叨的大德鲁伊的种种诡异之处,难免心生戒备。
“我有我的使命,就跟丝塔芙妮小姐您有您的宿命一样。”凯尔特大德鲁伊笑容通透。
丝塔芙妮皱紧了眉头,嘴角抽搐着加紧施法,心中腹诽不已,难怪温蕾妮不喜欢这个老神棍,动不动就是宿命论的腔调,谁受得了。
凯尔特大德鲁伊对于丝塔芙妮的冷遇却丝毫不以为意,他关注的看着结界之外魔神希伯来在爆炸中苦苦支撑,甚至不惜动用好不容易融合的魔神鲁司菲斯的纯正恶魔之力。终于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
“到底还是人类的身躯,防御力跟强度远远比不上一般的恶魔,果然对魔神力量的运用还无法自如,恐怕这也是希伯来迫不及待地需要打开恶魔通道的根本原因所在,因为只有夺取一具真正的恶魔躯体。他才能成为毫无弱点的魔神……
丝塔芙妮小姐,看到了吗?希伯来已经用尽了恶魔之力,却还是无法抵御您制造出来的这场浩劫,他的野心时代已经结束了!”
“早就看出来,希伯来这个所谓的魔神充其量不过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罢了!”
丝塔芙妮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小手撑在结界范围之上,魔力输出丝毫不敢间断。看着希伯来的身躯从巨大的恶魔躯体渐渐缩小,恢复成人类模样,最后就连身后的羽翼都无法维系……
当希伯来的力量到达强弩之末,却依旧未见爆炸威力减弱,他朝着丝塔芙妮的方向露出怨毒之色。
仰头望着天空中,自己费尽心力接通的空间节点通道中的漩涡气流被白光融合。终于消失直至无影无踪之际,希伯来露出万念俱灰的神色,但却随即爆发出一声不甘愤怒的呐喊。
“想我死,没那么容易,我是最伟大的魔神。必须君临天下,站在力量的巅峰之上,俯视你们这群蝼蚁在我的威压下颤抖!”
伴随着整座暗系魔晶石山脉恍若融化的积雪般缓缓消融的颓势,希伯来猛地抓起瓶身上已经在巨大的冲击之下布满裂纹的魔法水瓶,露出毅然决然的神色。
他的全身都爆发出浓郁的黑气,却一股脑的朝着魔法水瓶之中注入。
丝塔芙妮瞪大眼睛,惊异地望着面容扭曲狰狞的希伯来,“希伯来疯了,他打算用自身的魔神传承力量继续维持魔法水瓶的暗影转化!”
凯尔特大德鲁伊平凡无奇的面容终于多了一丝动容,“难怪这个人以人类脆弱的身体都能成为魔神的传承者,真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不用担心,丝塔芙妮小姐,如此一来,魔法水瓶不吸干他的恶魔之力,是不会停止的!”
丝塔芙妮大急,这个不是重点好不好,她费尽心思就是为了毁掉那只堕落魔法水瓶,就目前看来,这个水瓶的危害远比希伯来更加可怕。
到目前为止,魔神希伯来只有一个,但是这个魔法水瓶一旦完成死亡圣器的转变,那就意味着无数希伯来诞生的可能!
丝塔芙妮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底透出。
空间防护结界剧烈的颤抖起来,凯尔特大德鲁伊及时舞动手中的树枝,稳定结界之后,语气慎重,“请冷静,丝塔芙妮小姐,这个瓶子自有它的归宿!不要冲动,现在就算您冲出去也无能无力,还是说,您有对抗外面那场风暴的信心?”
元素图腾加上德鲁伊自然力量加成的防护结界,在整座暗系魔晶石山体消融的动荡中,平稳的保护着里面的两个人。
当反物质能量晶体的威力终于耗尽的时候,一切都初始化到原点,天空中连接两个空间节点通道的巨大黑色漩涡,跟阴险可怕的魔神希伯来,还有这座充满恶魔亡灵的暗影山脉。全部消失殆尽。
除了,地面上赫然挺立的那只,表面已经演变成为黑白细纹相间的魔法水瓶!
“死亡圣器已经演变完成了?魔神希伯来用他自己的生命灵魂促成的?”丝塔芙妮语速缓慢。
“没有,污染神器堕落的过程绝对不是一只未进化成功的恶魔就能完成的。这件神器的变化,我也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凯尔特态度慎重。
当丝塔芙妮迫不及待想要踏出结界范围的时候,凯尔特大德鲁伊突然开口,“丝塔芙妮小姐,我有个建议,希望您能听取,我认为这个瓶子的存在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正如您亲眼所见,魔神已经将自己的灵魂献祭给了这只半成品的死亡圣器当做器灵,这只魔法水瓶一半的黑暗属性也已经无法更改,为了这片饱受恶魔摧残的大地早日恢复生机。这些不必要的恐慌还是不要张扬为好。”
一道无形的空气壁障阻挡了丝塔芙妮的脚步。
丝塔芙妮小脸微微一变,突然目光炯炯的抬起头,“所以大德鲁伊冕下,您就特意用您的自然之力封锁了我将消息传递出去的魔法频率?”
难怪从这个德鲁伊出现,丝塔芙妮跟温蕾妮之间的魔法传音就根本无法沟通!
凯尔特丝毫未现窘态。手中树枝轻轻一挥,地上的魔法水瓶便轻飘飘的飞入他的手掌。
“如果,丝塔芙妮小姐愿意直接开启魔法阵,在更多人发现我们之前离开这里,我会将如何安全的处置这只瓶子的方法告诉您!还有很多您想知道却找不到答案的疑问,我都会为您一一解惑,请相信我的诚意。我只所以冒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您而来!”
丝塔芙妮愤怒地眯起眼睛,冷声开口,“您这是在胁迫我吗?”
“我可以发誓,我绝对一切都为您着想,难道您跟温蕾妮伯爵大人之间的真实关系。我虽然早就了解,却没有丝毫透露的诚意,丝塔芙妮小姐,您还看不到我的真诚吗?”凯尔特大德鲁伊满脸虔诚的垂下头,手中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只堕落魔法水瓶。
丝塔芙妮脸色一变。小手紧紧握拳,她的传音根本联系不到温蕾妮,凯尔特大德鲁伊深不可测的实力,更是令她投鼠忌器,她虽然不怕鱼死网破,但更为担心的却是温蕾妮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之后的打击。
“好,我们走!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并不介意,将同样的大爆炸复制到您的德鲁伊营地之中!”丝塔芙妮桀骜不驯地扬起头,抬手招出魔法阵。
凯尔特大德鲁伊继续露出如沐春风的微笑,“非常感谢您的体谅,我不会让您失望的!丝塔芙妮小姐。”
踏出暗影山脉,之后的路途非常简单,在德鲁伊的秘术之下,当温蕾妮等人带着军队心急如焚地踏入暗影山脉寻找丝塔芙妮的时候,凯尔特大德鲁伊已经带着他的小客人回到了德鲁伊营地之中。
面对丝塔芙妮严肃的小脸,不带丝毫情绪的双眸,凯尔特大德鲁伊久经风霜的心仿佛都沉重起来,这个孩子的自控力非常出色。
“现在您可以给我一个答案了!”丝塔芙妮面沉如水,深邃的双眸落在凯尔特大德鲁伊尖尖的耳朵,跟与一般雨林精灵的俊美截然不同的平凡面容上,眼眸微闪。
“我一直感觉很好奇,凯尔特冕下您的德鲁伊秘术果然无比强大,居然能在暗影环境中,还在魔神的眼皮底下,潜伏在一旁那么久都没有被希伯来发现——原来,您所谓的半精灵血统,其实是暗夜精灵的血脉吧?也只有暗夜精灵与生俱来的影遁暗影潜行能力,加上血脉中庞大的先天暗影能量的遮蔽,才能在布满暗系魔晶石的恶魔之地来去自如……凯尔特大德鲁伊冕下,我说的对不对呢?就是不知道,德鲁伊部族之中,对于您身具堕落的暗夜精灵血脉,了解实情的人又有几个呢?”
暗夜精灵曾经是精灵统治大陆时期,被父神摒弃的第一支精灵部族,因为过度追求享乐而堕落的族群,在骄奢淫逸中忘记精灵高贵传统,而被父神放逐的第一支精灵族群。
凯尔特大德鲁伊平和的呼吸终于急促了几分。他那充分跟周围环境相容的气场瞬间紊乱了几分。
“丝塔芙妮小姐,您的观察力非常敏锐。不错,我确实有暗夜精灵的血统,但是暗夜精灵绝对不是堕落种族。谁说父神就不会犯错,请您注意自己的礼貌!”凯尔特大德鲁伊深呼吸了几次,终于恢复原本的从容。
“更何况,德鲁伊部族对成员的选择从来不注重出身,血统、种族,所以,我是什么人在德鲁伊之中根本不重要。
丝塔芙妮小姐,我想您可能误会了,我们之间其实根本不存在任何利益冲突!我也根本不会勉强您做任何您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您不用如此介怀的寻找压制我的筹码。”
凯尔特大德鲁伊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丝苦笑望着丝塔芙妮不以为然的抿着小嘴。
“很抱歉,尊敬的丝塔芙妮小姐,对一位刚刚拯救了这片大陆的英雄,我不得已使用了非常手段。请您谅解!”
凯尔特再次郑重其事的道歉,但是,显然,他的客人并不领情。
“那我就长话短说——身为空间法圣的您,心里一定非常清楚,同一个空间位面之中,同一种灵魂磁场的个体不可能共存。这是时空法则的限制。
而您的来历,您自己也非常清楚,您一心守护自己母亲的用心,令人感动,但是您若是继续留在温蕾妮伯爵小姐的身边,势必会引起更大的空间法则的惩罚!”
凯尔特不动声色的看到丝塔芙妮波澜不惊的眼眸微微晃动了一下。
“丝塔芙妮小姐!”凯尔特加重语气。“您以为时空法则的惩罚就只是对您自身的伤害吗?!您错了,时空法则惩罚的多面性,是任何人都所料不及的,正如,这回魔神鲁司菲斯意外被一位变异冰系法圣召唤的种种不合理之处。全部都是因为您,归根究底是您带来的空间法则惩罚……”
丝塔芙妮怔怔地听着凯尔特大德鲁伊掷地有声的言论,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她分辨不出是因为愤怒还是恐惧,但凯尔特的声音却还是说出了她心底深处最不确定的隐忧!
丝塔芙妮很想大声的反驳,这全是面前这个老神棍的恐吓,她根本不信!
但是,心底深处的声音却反复回响着,泰戈尔大人无数次隐晦的提醒,她确实曾经冲动的挑战过时空法则的制约,是她鲁莽的介入并改写了她的母亲温蕾妮的人生,那么,这就是时空法则的惩罚吗?
差点被恶魔毁灭整片大陆的惩罚?!
这一切的根源,真的是因为她吗?!
“您凭什么如此肯定,又是那什么神谕的指引!你们的自然女神就只会给你们这种推卸责任的预言吗?早知如此,你们德鲁伊早干什么去了?凯尔特大德鲁伊,您敢说,您执行神谕的过程就没有半点私心吗?否则,你们德鲁伊内部,变形人的悲剧是怎么发生的?”丝塔芙妮愤懑地口不择言。
凯尔特大德鲁伊露出包容的微笑,深深低下他花白的头颅。
“我明白自己的失误,正是对神谕的理解发生了偏差,所以导致了变形人的悲剧,未能准确地领悟神谕的内涵,是我的重大失误,因此,对于您的出现引起的变故,我不得不谨慎对待,耐心等待着更明确的指示出现才采取行动。
对于变形人的幸存者们,我愿意郑重的道歉,并承担相应的责任,大德鲁伊的责任我已经承担的太久了,是该退下来的时候了!
对于您,尊敬的丝塔芙妮小姐,若说我的私心嘛,是的,我确实有一个自私的要求——请您离开的时候,务必带走这只瓶子,给这件神器寻找一个适合它存在的位置,浩瀚时空,苍茫宇宙,我相信一定存在着某一个空间位面正在等待它的救赎!”
大德鲁伊的谦卑恭谨,让丝塔芙妮的愤慨没有了发泄的对象,这位长者的虔诚,弄得她几乎没有了脾气,跟这么一个食古不化的信仰者,沟通困难且无奈!
“归根到底。您不过是想赶我走罢了!”丝塔芙妮毫不客气的抓起魔法水瓶,冷哼了一声,“不用这么苦大仇深的,我答应你。一定会离开,在我了结心愿之后!”
凯尔特深深的低下头,“感谢您的体谅,尊敬的丝塔芙妮小姐,如果是您,我相信您的空间魔法成就,一定会达到凌驾于一切时空法则的高度!这一次,绝对不是对您的冒犯,只是提醒您,应该继续您的旅程了……”
又一次失败的搜寻。温蕾妮在无数次呼唤丝塔芙妮未果的情况下,绝望的落下泪来。
龙景行拿出他的智脑,最后一次测量记录着暗影山脉之中的能量残余,综合所有记录,欣慰的计算出那场反物质能量爆发的威力。根本不足以伤害丝塔芙妮的时候,才献宝似的将数据交给温蕾妮看。
“丝塔芙妮不会有事的,她一定是自己主动离开的,请您放心,蕾妮小姐!”
温蕾妮失神的抬起头,“我知道,契约作用还在。我很清楚丝塔芙妮的安危,只是我担心的是她因何离开,却没有给我丝毫留言……”
她的丝塔芙妮绝对不会做出这样不告而别的事情,一定是发生了某些控制之外的状况,丝塔芙妮绝对是身不由己,温蕾妮最忧心的也正是这个。
阿拉密斯跟阿卡博莱联袂而来。共同的找寻目标,连两人世代的隔阂都似乎有了些许的缓解。
“伯爵大人,您需要休息,养足精神,才能应付一切情况!”阿拉密斯望着温蕾妮憔悴的面容。心中犹豫着,是否应该将女王陛下最后告诉他的,有关丝塔芙妮跟温蕾妮之间真实关系的秘密宣之于口。
“丝塔芙妮的能力可比您了解的要强大的多,伯爵大人,您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那小丫头绝对不会有危险,就算把她一个人丢在魔兽群中,活下来的也肯定是她……”阿卡博莱态度轻松乐观,满不在乎的口吻,却引得龙景行跟阿拉密斯对他怒目而视。
“好,我不发表意见。”阿卡博莱意外没有固执己见,摊开双手,闭上了嘴巴。
“伯爵大人,暗影山脉已经全部搜寻完毕!”邓肯菲力跟琼森达罗尽责的向温蕾妮汇报结果,两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
“……没有发现丝塔芙妮小姐的下落,属下明天将搜索范围向尘泥沼泽边境延伸!”达罗小心翼翼的建议。
原来她并不孤独,还有这么多人关心着她的忧虑,温蕾妮打起精神,刚要开口,为自己也为大家鼓励士气的时候,冷不防脚踝上的脚链铃铛微微震动,发出一阵悦耳的铃声。
温蕾妮喜上眉梢,匆忙丢下一句,“丝塔芙妮回来了!”人影便消失在原地。
余下的人面面相觑,都如释重负的轻舒一口气。
……
脚链空间的魔法阵中,丝塔芙妮笑容明媚,望着温蕾妮飞掠而至的身影,张开了双手。
重新拥抱着怀中小小的身子,温蕾妮才有了某种真实的踏实感。
“丝塔芙妮,你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温蕾妮哽咽着开口。
嫩嫩的小手轻轻拭去温蕾妮脸上的泪水,丝塔芙妮双眸满含眷恋跟不舍,重新埋首在熟悉的温暖怀抱中,丝塔芙妮使劲闭了闭眼睛,贪婪的汲取这份梦寐已久的温暖。
“蕾妮,我恢复记忆了……”丝塔芙妮闷闷不乐的开口。
温蕾妮大喜,“你全都想起来了?这是好事啊,魔法之神保佑,我的丝塔芙妮终于不用迷茫我是谁的问题了……”
丝塔芙妮重新抬起头,小脸皱成一团,满脸纠结,欲言又止。
温蕾妮的笑容渐渐凝结,她终于想到了空间法师的那些身不由己的无奈。
就跟父亲大人一样,空间魔法师恢复记忆,也就意味着,丝塔芙妮要返回她自己的空间位面,就是说——丝塔芙妮要走了?!
“你,想回家了?丝塔芙妮。”温蕾妮怔怔的开口。
“我,该继续我的旅程了!蕾妮。”丝塔芙妮没有回避温蕾妮的眼神。
十年相伴,这就是要分开了吗?
温蕾妮两世记忆,本以为已经堪透了人生的各种离别,却原来,真正面对的时候,痛彻心扉的无可奈何,却还是令她无法顺畅的呼吸。
她从来没有想过丝塔芙妮会有离开的一天,本以为她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挥霍着相守在一起,却不料,分别的日子到来的如此匆忙。
应该微笑的告别吧,丝塔芙妮为了她已经耽搁了太久的时间,对于一个追求极致魔法奥义的空间法师而言,游历在任何时空,本应只是一个过客而已,但是,丝塔芙妮却碰触了太多的禁忌。
跟她的魔法契约,为她的各种冒险,这些本就严重违反了空间法师的规则,温蕾妮深知这些,就更不能自私的继续耽误丝塔芙妮,她想微笑,却还是落下了不争气的眼泪。
“那就继续你的旅程吧!丝塔芙妮,你本来的名字叫什么?”
“我只有一个名字,就叫丝塔芙妮!蕾妮,你以后的生活会非常美好幸福,记住要经常保持笑容,只要你微笑了,任何时空,我都能感觉的到,我们有契约的嘛!”
……
这一回,丝塔芙妮是真的离开了!
温蕾妮却前所未有的精神饱满,她的笑容明妍,充满感染力,终于令所有担心她的人都安心下来。
大战结束,大公陛下以身体原因为由,将大公之位传给了在帝国之中声望跟威信已经到达巅峰的龙景行。
一年之后,龙景行大公陛下用一场举国同庆的盛大婚礼,迎娶了他的新娘,温蕾妮女爵大人!
那场婚礼的盛况空前,几乎伊欧德魔法大陆上的全部种族都送上了隆重贺礼。
婚礼现场,魔法炼金公会特别展示出来的精妙炼金产品营造出来的浪漫氛围,几乎成了所有帝国少女梦中的场景。
婚礼过后,温蕾妮女爵代言了帝国最幸福的女人称号,无他,就凭龙景行大公陛下单膝下跪为她带上结婚戒指的一幕,就严重刺激到了帝国所有待嫁少女的琉璃心。
于是,帝国求婚场景中便不成文的多了一项男子单膝下跪的画面。
温蕾妮跟龙景行的幸福还在继续,拥有丈夫的尊重,理解,宠爱跟包容,温蕾妮的生活充满精彩。他们共同创造的炼金产品源源不断的推向大众,便捷方便的魔能产品,为帝国百姓的生活水平带来翻天覆地的改良。
在大陆吟游诗人的诗篇之中,欧德魔法帝国的皇后陛下温蕾妮女爵,拥有世界上最温暖人心的笑容,传说,她的微笑比她的全系魔法天赋更神奇。
又过了两年,龙景行大公陛下跟温蕾妮女爵的第一个孩子诞生了,这个黑发黑眸的女孩,被取名,丝塔芙妮!
——(全文完)
ps:
久违的大结局,亲们,久等了!
一年零两个月的连载,一百五十一万字的成绩,又到了跟大家暂别的时刻。
故事还未结束,还有番外剧情会以免费章节的形式陆续上传,所以,请将《魔法美好生活》多保留在你们的书架上一段时间,番外有惊喜哦!~
最后,再次感谢各位书友大大们耐心的陪伴!有你们在,才令小蝶的创作过程并不孤独。
如果对小蝶的第二本书还不算太失望,稍后请大家投一下满意度,因为关系着小蝶的稿费收入,订阅过的朋友们,一定要记得动动小手,点点你们的鼠标,就当给小蝶的高温费奖励吧!~~
新书不会让大家等太久,小蝶将会挑战新题材故事,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