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那就没问题了

将众神的人性和神性分离,让原本只能完全遵循规则运行的神明获得自由行动的能力,让祂们可以在神灾发生的时候最后一次出手保护这个世界——让他们能够自我了断。
自我了断,这就是夜女士为众神带来的最初,也是最后的自由。
诚如盖亚所言,对于尘世众生而言这将是最好的选择——神灾会被众神自行解决,不会有分毫压力落在凡人头顶,众神的陨落将不留任何残存污染,神性和人性的相互湮灭远胜过外力带来的清洗,这个世界可以安心抵御魔潮,不管是联盟还是神权理事会,都不必再分心考虑神灾的事情了。
可这并不是高文设想的道路。
高文一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当然没有瞒过三女神的眼睛,长姐盖亚温和地微笑起来,她知道眼前这位凡人在想什么,但她摇了摇头:“这个世界总是这样,万事万物的发展往往不会如你所愿,但和已经消逝那一季又一季文明比起来,我们已经是足够幸运的,我们终于找到了延续下去的办法,并且在末日到来之前尚有一次机会做出选择。在我们之前的那些,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高文却仍然眉头紧皱着,在旁边的琥珀则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语气中带着疑惑:“但这真的算度过成年礼了么?”
高文心中一动,琥珀的话好像提醒了他什么:“你的意思是……”
“夜女士说祂在给这个世界准备一场盛大的成年礼,而成年礼的概念就是凡人挣脱心灵钢印,众神挣脱信仰枷锁,双方实现自主解绑才行,塔尔隆德的实例证明了这个过程必须由凡人自己完成才行,”琥珀说着自己心中疑惑,“我记着你当初有一个比喻,说‘神明’就是尘世众生的‘心魔’,所以心魔这种东西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才能解决,那如果众神是自杀的……这还算是凡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度过‘成年礼’么?难道众神的力量就不是外力了?”
高文一时间怔住了,这个问题真的是头一次摆在他面前——对尘世众生而言,众神的力量到底算不算外力?
第一反应,他觉得这个答案是肯定的,神明之力对凡人而言当然算是外力,这毕竟是一种凭空降临的赐福,然而很快他便摇了摇头,他意识到自己不能以“个体”的视角来判断这个问题。
“从凡人个体的角度看,众神是一种外力,就如一个正在祈祷的神官,他的力量当然是来自某位降下赐福的神明,但从凡人整体的角度……”高文微微皱着眉,感觉自己隐隐好像抓到了什么,“神明是尘世众生心智运行过程中的一个‘现象’,是产物,是位于循环内的一个环节,所以神明的力量对凡人整体而言不应该算外力……等等,不只是这样,应该还有更高一层的视角。”
他突然停了下来,脑海中有一道模模糊糊的脉络正在迅速变得清晰,一旁的琥珀也安静下来,似乎是不敢打断高文的思索,数秒钟后,高文终于抓住了这个念头的关键在哪。
“应该跳出凡人这个概念,从文明整体的角度看,”他一边思索一边说着,“我们的文明本就是由凡人和众神两部分组成,而‘成年礼’这个概念或许并不是局限在凡人头顶的,而应该放在文明整体上——夜女士所指的是文明的成年,而不是凡人的成年。所以众神在这个框架下当然不能算是外力,他们所做出的的行动,是文明内部力量运转的结果!
“仔细想想夜女士为什么能推进这件事?是因为神权理事会首先完成了对锁链的削弱——祂在整个过程中只起到了一个催化剂的作用,是把原本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完成的过程加速到了一年之内,但除了祂这个并没有直接改变流程走向的‘催化剂’之外,成年礼中的每一个环节仍然可以视作是文明发展过程中的‘内部环节’!”
大地女神盖亚认真听着高文的分析,她很快理解了对方的意思,理解了众神“自我了断”这件事并不违背成年礼所需的条件,但她不明白这对她们姐妹所做出的那个决定有什么影响:“你这番分析的意思就是说,众神选择自杀是符合成年礼需求的……”
“不,我的意思是,我们只需要‘文明成年’这个最终结果,而所谓的‘自我了断’只是个手段,众所周知,‘手段’这种东西是可以有很多操作空间的,”高文眉头紧皱,大脑飞快运转着,“我想先确认一件事,夜女士让你们在最终忤逆发生的时候自己杀死自己的神性——祂其实并没有要求你们必须跟自己的神性同归于尽对吧?”
盖亚怔了一下,慢慢点头:“只要能摧毁失控的神性,问题自然就解决了,只不过众神如今被一分为二,神性的力量与人性的力量几乎一样强大,甚至前者还更强一些,我们出手去攻击自己的神性,最好的结果也是个同归于尽,必要的情况下我们恐怕必须引爆整个神国才能把完全疯狂的神性给拦截下来……不管怎样,我们都肯定是无法生还的。”
“这不重要,只要确认最终目标是‘摧毁神性’就完事了,”高文摆摆手,“那这跟神权历史的研究结论也差不多,跟塔尔隆德的实例更是吻合。你们应该也知道,龙神陨落了,但龙神的人性部分如今已经凝聚重生,而这丝毫没有影响巨龙的‘成年’,所以我们的目标就非常简单——想办法让你们的人性半身在这场‘内战’中活下来就行了。”
琥珀听到这立刻就瞪大眼睛看了高文一眼,虽然还不知道对方的具体思路,但她相当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对方脑海里正在酝酿一个骚的不行的骚操作,毕竟对方这时候的眼神她真是太熟悉了。
三位女神则显然还不适应这种“跳出框架”的思维方式,尽管她们如今获得了人性的自由,但长期循规蹈矩的思维还是让她们不太习惯寻找空子(从这方面看当初在神位未稳的时候就能开始积极钻空子的弥尔米娜真是神中之屑),丰收女神伊芙疑惑地看着高文:“可这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神性半身非常强大,在夜女士创造出的机会中,我们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也是与其一同湮灭……等等,难道你是想提前派出凡人军队进入神国为我们‘助战’?”
听着伊芙的猜测,高文还没吭声旁边的芙洛拉便摇了摇头:“这不行,凡人不能随意踏入神国,在没有‘成年’的情况下,普通人踏入神国的瞬间就会在精神污染中身心崩溃,即便是少数挣脱了锁链的凡人能来到神座前,这点力量也无法左右战局。而且我们选择‘自尽’的原因就是为了不拖累尘世诸国,这是一个死结……”
“先听我说,”高文摆了摆手,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对方,“凡人的军队当然进不去,那凡人的武器呢?”
三位女神一时间愣住了,连带着整个金色橡树下的空气都瞬间有些凝固,一种异样的安静笼罩周围,琥珀则心中一片通明:她知道高文想干什么了。
“我先确认一件事啊,”高文竖起一根手指头,“你们现在既然已经能够自由活动,那你们应该也能从这里搬运一些‘东西’带回自己的神国吧?”
“这是……可以的,”地母盖亚有些不太确定地说着,“我们还没有尝试过,但理论上完全没有问题。没有生命的死物并不会受到思潮倾向性和精神污染的影响。”
“第二件事,”高文又竖起一根手指头,“目前神座上的都是纯粹的神性半身,那些神性半身是不会自由思考的,对吧?祂们只会严格遵循思潮中所规定的‘教条’运行,除了最终忤逆发生的时候会失控乱杀之外,祂们别的什么都不干,对吧?”
“这个……也没错,”盖亚好像终于转过弯来了,她看向高文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但我需要提醒你,神性半身什么都不干的前提是没有受到威胁,如果做出有明确敌意的行为,哪怕是我们这样与其同源的人性半身,也会立刻导致其反扑。在对‘威胁’的感知上,神明的判断是极其精准且迅速的,因为诸教派皆有‘神威不可冒犯’的思想。”
高文摊开手:“炸弹引爆之前算是威胁么?”
三女神面面相觑,片刻后芙洛拉第一个转头看向高文:“那我们需要验证一下!”
“那你们在这儿等着,”高文心中已经渐渐兴奋起来,“我去给你们找个炸弹……”
结果他这话音未落,就看到琥珀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铁疙瘩:“不用找了,我这儿带着个手雷呢——当量可能小了点,但做个验证应该是没问题的。”
高文顿时一脸惊愕地看着这个暗影突击鹅:“你为什么会随身带着这个?”
“我哪知道,”琥珀一叉腰,“我都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从哪顺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一个军情局长,随身带些自卫武装不过分吧?”
高文想说哪怕作为军情局长,平常出门的时候随身揣着个手雷也有点过分了,但对方这确实是解了燃眉之急,他也就没说什么,而是随手接过琥珀递过来的铁疙瘩,送到芙洛拉面前:“你看看这个,能从中感受到敌意或者‘冒犯’么?”
芙洛拉好奇地弯下腰,从高文手中接过了这精巧有趣的凡人造物,在她手中这枚手雷精致的就好像一粒石子,她翻来覆去地摆弄着这个小东西,若有所思地说着:“这个就是你们这些年新创造出来的武器么……真有趣,看上去只是一块安安静静的铁疙瘩,无锋无刃,我感觉不到任何威胁……”
一边说着,她一边又拿起那手雷放在嘴边咬了一下——这位三女神中最年幼的“妹妹”显然有着比两个姐姐都强烈的好奇心和玩耍心态,她这突然的动作连高文都没想到,而就是这一咬之下,那手雷中精密的触发机关终于被拨动了。
几乎在魔力回路接通的一瞬间,三位女神便全都反应了过来,芙洛拉瞬间便把这东西从嘴里拿出来握在手中,一团闪烁微光的屏障眨眼间建立并将手雷严密包裹,随后一道光芒便在春之女神的手心中爆发出来——
仿佛气球在水中扎破的闷响之后,芙洛拉被吓了一跳,但也只是被吓了一跳。
“爆炸的时候感知到了极其微弱的‘威胁’,但在这之前真的什么都感觉不到,”春之女神惊讶地看着手心中渐渐消散的烟雾,搓了搓那些仍然灼热的铁屑,“可它的威力很小啊……”
“我们有威力大的,”高文微笑起来,“威力比它大百倍,千倍,甚至上万倍——而且是量产的。”
三位女神的眼睛几乎同时亮了起来。
到这时候高文的骚操作其实也就相当清楚了——既然最终目标就只是“摧毁神性”,那怎么摧毁的显然也就不重要了,目前众神的神性半身就是一堆在神座上自动回应祈祷的应答机器,距离最终失控还有一段日子,那在这段“缓冲期”里,和已经成为友军的“神之人性”们一同做些“战斗准备”应该不过分吧?炸弹这种东西引爆之前就是一堆无害的铁疙瘩,那往神性半身周围堆个几万吨几十万吨的爆炸物应该也不过分吧?
至于说不讲武德——这都生死存亡了,谁TM跟你讲武德嘛,而且再说了,什么是武德?这个概念是与时俱进的,新时代下当量就是武德,而塞西尔的“武德”一向很多……
只不过丰收女神伊芙显然还有点担心——作为农业领域的神明,她对塞西尔的“武德”显然不是很了解:“依靠这些东西真的可以杀死神性半身么?”
“战神就是死在这上面的(1/1),您说呢?”高文摊开手,“你们的神性半身再能打,还有战神能打?”
伊芙愣了愣,下意识开口:“那就没问题了。”
“不,这次我反而还有个问题,”高文摇了摇头,“即便有了这些准备,神明的恢复能力仍然是个棘手的问题——有尘世的思潮力量做支撑,即便我们堆再多爆炸物恐怕也很难一瞬间杀死你们的神性,这个问题你们有办法解决么?”
“请交给我们,”盖亚温和地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夜女士既然指示我们想办法杀死自己的神性半身,那就说明我们有办法做到阻止神性半身的恢复——作为与神性半身对等的存在,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将来自尘世的思潮完全引导至自己身上,在这段时间里,神性半身是可以被杀死的。但这个过程必须要快,因为随着时间推移,尘世众生的思潮将会把我们重新塑造为神。”
高文微微呼了口气,脸上也露出微笑:“那就没问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