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玄幻小说 > 龙门 > 第六章 至宝龙门


听到何阳说的话,那在铁牢里所有的白衣弟子一下都停止了动作。当前那人更是陡然一阵惊愕。


这么久以来,这林岳派的弟子们所遇到的奴隶还没有几个开口说话的,今天奇了怪了,一个小小的奴隶不仅说话了,而且好像还说了一句狠话。


“有种你就打死我!”


“砰!”


何阳.根本没看清楚当前那白衣弟子的速度,就只感觉到一股劲风扑面扫来,然后自己的鼻子和脸就扭曲开来,接着重心不稳,一下摔倒在地。


“妈的,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说话这么嚣张的奴隶,你这贱奴是不是吃错药了,想死是不?我刘海学武以来,还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和我说话,还以为他妈的一个奴隶有多大的本事,还不是一拳就被打趴下了!”


那叫刘海的弟子刚骂完,却见何阳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依旧怒目看着他。


这刘海修为乃是武体三重刚猛,见小奴隶又爬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而且那还怒目看着自己,他也怒了。


“妈的,看我打不死你!”


刘海也是一副火爆脾气,血气方刚。他就没见过对自己说狠话的人,这下怒火再燃,飞身旋转而起,一脚飞鹰腿,径直踢向那何阳的胸前。


何阳第一次是淬不及防,所以被打倒,第二次他活动了一下筋骨,运起《金刚不破》心法。一口气息提起到胸口。也不躲闪而是迎上那一腿。


武体二重铁肌,是一门皮肉功,想要练成那就需要不停对皮肉千锤百炼,可何阳自己一个人练习的时候却是自己动手打自己总是留有余地,根本起不到最好的效果。那么这次就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当然要好好的把握!


“嘭”一声巨响!


接着“哐啷”得一声铁牢摇晃不止。


何阳只感觉胸口的肋骨快断了,砖心的疼痛让他无法呼吸,而身体猛然朝后飞去,撞击在铁牢之上,然后渐渐的蹲了下去。


“哼!今天看你死不死!别怪我心狠,小子你只是个奴隶,还那么不识时务,死了也活该,我这飞鹰腿火候可是练到家了的。你有种也站起来给我看看?”


何阳神智还是很清晰的,他心里不停的再想,这力道好霸道,二重铁肌自然抵不过三重刚猛。看来还得尽快提高修为。


而这时候的场面呈现一种怪异氛围,铁牢里其他白衣弟子们却都看着何阳,一个个摇头叹息不止。心里都想着这奴隶好倔强,可他将为他的倔强付出惨重的代价。那其他的奴隶却是冷漠的眼光看着这个倔下去就爬不起来的人。


悄然的,何阳的身体内部正一步步发生着变化,那体内的气血翻涌竟然开始渐渐平复。他蹲下的一会儿,胸口的疼痛竟然减轻不少。出现一种酸麻的感觉。


“小杂碎,你让我有种就打死你。那么你有种,你有种的话站起来给我看看!我这飞鹰腿不是白练的。你要是能站起来,我给你磕头!”


那白衣弟子刘海好像很气愤的样子,接着又道:“你倒是站起来啊,我求你了,你站起来吧!妈的,今儿遇到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个何阳受了这一腿,不说必死无疑,起码是不可能站起来的时候。何阳心里却是发出一声冷笑。以手扶住铁牢的铁条。慢慢的站了起来。朝前跨了一步。


惊愕,绝对的惊愕。


这时候身边其他白衣弟子倒是觉得有趣了,一是觉得这奴隶又点意思,又觉得看那刘海怎么下台。他们清楚得记得,刘海说过只要那奴隶能站起来,那么他就给他磕头。这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到的。


“嘿嘿!刘师兄,他可是站起来了,看来你的飞鹰腿还练不到家啊!”


这时候那叫刘海的白衣弟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很难堪。并不做过多的解释,而是栖身上前,又是给了何阳一拳,打在他胸口。


“嘭!”


何阳被一拳打得身子弯曲,退后数步,竟然没有倒下,而是慢慢抬头起来,站直身子,用愤怒的带着嘲笑意味的眼光看着那白衣弟子。心里默默想着。


“继续,我这第二重铁肌的炼成,需要你的拳头!”


就在这时候,何阳好像领悟了很多东西,这武体二重铁肌,说是练肌实则练习的是皮肉,自己被重击一拳,也许皮肉没有事,可是内脏和骨髓却会受伤,这就犹如牛皮包裹的豆腐,重击之后,牛皮完好,豆腐却碎得不成样子。也幸亏何阳平日喝了那些奇怪的水,所以受损内脏才奇迹般的得以修复。


看着对手的出招,瞬间何阳好像领悟了第三重境界刚猛的奥义!第三重刚猛,是在继铁肌之后,练习内息和身骨,如果说二重铁肌是着重表面皮膜的修炼,那么三重刚猛就是由内而外,强健身骨来使得浑身充满刚猛阳刚之气。


何阳在瞬间领悟到了这些,意思是自己第二重已经不用练了,再练也是徒劳,现在需要练习第三重刚猛。才能对武体的修炼有所进步。


而何阳这时候领悟之后,就开始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很多东西。或则说对修炼有了头绪。看着那对方发怒的白衣弟子刘海。越来越觉得那人有些可笑。心浮气躁、注定成不了大气。也不知道他的第三重是怎么练到的。后来何阳才知道,这林岳派里的弟子,大多修炼的时候都靠着很多丹药来修炼武体的。这时候的何阳竟然干笑了一声,嘴角还带着丝丝血迹。


“妈的,今天撞鬼了?”


那叫刘海的弟子,看见这个奴隶赤红着眼睛,而且看着自己笑。那是什么?讥讽?嘲笑?


刘海气的浑身怒火燃烧。


“老子杀了你!”


他猛然翻身正欲栖身上前,再来几个狠招。忽然有人说话了。


“够了,今天到此为止,我可不想我手下这么个好材料,被你打死!”


说话的是外面一直在看的孙勃。这时候他急忙阻止了事情的发生。


听到孙勃说话,那刘海好像有点忌讳这个师兄,狠狠地收了拳头,大骂了几句转身离去。却引来周围很多其他弟子戏谑的嘲笑。


何阳被带出铁笼的时候,身体受了不轻的伤,孙勃奇怪他竟然还能自己走回去。倘若是遇到其他奴隶的话,可能这几招已经把人打死了。


何阳跟着孙勃出了院子,朝丁山院回去。


孙勃走前面,何阳一跌一撞得跟在后面。


忽然孙勃问道:“你想没想过还手?”


何阳很诧异,又觉得很好笑,这孙勃竟然问自己这个奴隶这种问题!于是道:“我不想死!”


片刻何阳又补充了一句:“我想离开这里!”


孙勃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头也没有回。何阳猜测不出这个孙勃在想什么。只是跟随着他,回到那个丁山院。


回到院子,孙勃奇迹般的丢下两瓶疗伤药,然后就走了。何阳看着离开的孙勃背影,眼神里有些茫然。回到屋子,他急忙拿出那个葫芦,猛喝了几口那种神奇的水,顿时感觉体内的疼痛立即减轻,而且一股暖流在体内回荡。


本来那刘海的拳头是乃武体三重刚猛,已经把何阳的五脏打得变样,可是这水却让他那五脏奇迹般的修复,而且新生的五脏更加健全,何阳越来越觉得这种水的作用实在太大了,竟然有脱胎换骨的作用。


晚上何阳并没有因为受伤而休息,而是继续去干活,这倒让孙勃略微有些惊讶。何阳一边做工,一边琢磨着今天那白衣弟子使用的力道和他身上的气息。又在思考,三重的刚猛又该如何去练?


等到快收工的时候,何阳发现脸上还有些肿,还有一条伤口痕迹。牙齿牙龈上面也疼痛不止,鼻子里好像还有血迹,于是打了点水,准备好好洗洗伤口,然后回去用葫芦的水擦拭一下。


用小鼎打好水之后,何阳一脸扎进了鼎里,用手不停的洗脸上的伤口。


瞬间他停止了动作,因为他睁眼的瞬间,看到了鼎底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这个鼎有脸盆大小,他把脸侵入水里之后,眼睛透过水竟然发现鼎地有一个金色的东西亮了一下。随后那鼎底出现一条金色的缝隙,渐渐的缝隙越来越大,陡然才看清楚是两扇金色的小门,小门渐渐的打开之后,一条极小的透明虫类在游动。


再一看,那不是什么小虫,而是……


仔细看清楚之后,何阳可以肯定那竟然是一条透明的小龙,小龙小到比手指头还细小几倍,就像一只蚯蚓。之所以何阳知道那是龙的形状,因为小时候在村里一个老先生家里看见过龙的图腾壁画。而那透明的小虫和图腾里的龙一模一样,有四只爪子和两根龙须。龙头有些狰狞。而在小龙周身呈现出淡淡的透明金色。


忽然,


那小龙的龙口一张,吐出了一个小圆水球,水球渐渐的淡化,然后融入了水里。


而当那小球融入水里之后,何阳可以感觉道脸上的伤痕奇迹般的一下就愈合了。


“对了,这时候恰好又是一个月,正是那种神奇的水出现的时候!”


而那小龙吐出一颗水球之后,再次又吐出一道闪光,一下射进了何阳的眼睛。


何阳眼睛被刺,急忙闭上,而他的脸也一下从小鼎里扬起。带出无数的水花溅湿了身上的衣服。而脑海当中好像多了很多东西。


起身之后,何阳不及多想。急忙割破手指头,放入水中,那伤口又快速的愈合了。


他又把脸伸到水里,恰好看到那金色的小门自己关上了,想必那小龙已经进入那扇金门去了。


再次起身之后,何阳终于知道这种水哪里来的了。他发现自己脑海里的一些信息开始被记起。


“‘龙门’乃吾偶得先天四大至宝之一。是谓幸,是谓不幸。凭借此宝纵横四海、研习造化之术,敌手无几。天上地下,人妖巫魔无可挡,无可敢挡!不幸者终究招至身陨之祸。半静城城主宁风华勾结人皇,囚禁我爱妻于九幽深处,只为夺宝。我被逼绝路,逆境重生,三身三世,宿命被劫杀数次。心灰意冷,于是把龙门铸以小鼎之内以托后来人。有缘人得之,若不愿重蹈覆辙,切记破除自身宿命。若有机会,请救出爱妻。吾虽烟消,致不忘其恩德!”


这段信息在河阳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随后又有一段‘龙门’炼化方法。何阳自然知道这是重要东西,于是牢记于心。


虽然这段记忆那么的虚无,也不好理解。其匪夷所思的程度更是让何阳摸不着头脑。但最起码他知道了这东西叫什么名字。


有些奇怪,有些霸气!


“——龙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