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玄幻小说 > 龙门 > 第二十三章 怪人前辈


在山崖边,何阳最先发现危险来临,可林飞玲和小烟却好似并未察觉,也许瞬间二人可能要大祸临头。


何阳看得清楚,一个巨大的头颅从山崖边冒了出来,竟然是一只身形庞大的蟒蛇,那蟒蛇的头部刚刚滑出来的时候,何阳吃惊连连,因为蟒蛇的头比人还大,就是随后那蛇身也和人的腰身差不多大小,巨蟒头部长有片片鳞甲,两个眼珠十分巨大,看似很小的嘴,快速闪动血红的蛇杏。


何阳暗道这两个女子也太托大了,危险如此之近都没发现,一想他准备上前,又急忙找来一块破布,捆在额头之上,挡住那个奴字。然后栖身上前。


“啊!小心……”


随着一声惊叫,林飞玲把小烟往身后一拉,腰间长剑拔出横在胸前!


那巨蟒以奇快的速度飞射而出,那看似很小的嘴,一下张开,好似把蛇头张开成两半似的,随着嘶哑的叫声,露出沾满唾液的獠牙朝二人咬来。


林飞玲本来还镇定一些,可是被这血盆大口一吓,双腿有些发软,手中长剑虽然出鞘,可是却吓得愣在哪里,不能动作!


眼看就要被蟒蛇一口吞下的二人开始后悔不该来这鹰崖边了。林飞玲更是花容失色,嘴巴张得老大!


生死瞬间,一个武体五重威慑力的弟子如何能敌这修炼快要成精的蟒蛇,眼看就要给蟒蛇塞牙。忽然一个灰色身影出现,飞身而起,那速度让人根本看不清楚,只知道蟒蛇在瞬间脑袋歪斜,他的头部被一脚踢中,然后翻转身形,重重的摔在山崖边的礁石之上,随后身形不稳,朝山崖下滑落而去。


林飞玲没想到这时候竟然有人出手相救,如果不是这人出现,恐怕二人就被这蟒蛇裹腹了,转眼却见那人一身粗布灰衣,头发有些脏乱。额头上捆着一根布条。越看越奇怪!


当二人从震惊中反映过来之后,何阳已经朝前走去。


“前辈留步!”


林飞玲陡然开口,却见灰衣人停了下来,也不转身,只道:“我不是什么前辈!看在你对……,对下人不错的份上,今日不杀你。你走吧!”


很是莫名其妙,林飞玲没想到这个救了自己的人,竟然会如此说。转而又心想,传说中的世外高人的确不一样,个个都有怪癖的行为,于是却笑道:“我知道前辈不会杀我,要杀刚才你就不会出手救我了,感谢今日前辈救命之恩,请告知小女子,您的姓名,我爹乃是这林岳派的一派掌门,改日必当道谢!”


一听林岳派,何阳心里就有一股怒气,喝道:“少和我提你们林岳派!”转而何阳压抑了一下自己的愤怒又道:“我只是一个地位底下的人,我的名字林小姐不用知道!”


刚说完,这时候远远的听见两个白衣弟子冲了过来。


“林师妹,你们怎么在这里啊?发生了什么事吗?刚才我听到你的声音了!”


“咦!那个人是谁?那衣服,难道是个奴隶?喂!你是那个院的?在这里做什么?”


何阳一听到奴隶二字,转身看着那跑来的二人都是一身白衣。他忽然身形一闪,就冲了过去……。


林飞玲和小烟刚准备和这个灰衣人说话,却见二位师兄跑来,正准备解释,却发现这个奇怪的前辈竟然飞速冲上前去。


那两个白衣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却见何阳已经以奇怪的速度闪现到二人面前,那速度绝对是他们这些门派弟子没有见到过的,


这正是何阳施展风行术!那速度自然无人见过。


而两个白衣弟子感觉到一股威慑,一股杀意弥漫而来,两人慌忙之中,急忙抽出身上的长剑,可是抽出的剑却瞬间脱手,其中一个弟子已经被自己的长剑透穿身体,还有一个人脖子上被割了一剑,瞬间倒下,根本来不及反应。


“啊!”


随着小烟的一声惊叫,林飞玲也吓得后退一步。愣在哪里,只见灰衣人杀人后丢掉长剑,然后瞟了一眼两个女子,接着转身离开。


那赤红的杀戮眼神给这个略显娇俏的林家小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何阳走到悬崖边,一只巨大的老鹰扑腾出来,何阳轻身一跃而上,然后驾驭巨鹰离去!


“啊!来人啊,救命啊!杀人啦!”


当何阳离开之后,小烟惊叫着跑开。林飞玲才回过神来,心中疑惑不断。更是对这个忽然出来的怪人琢磨不透。


“这人到底是什么人?看那穿着,的确有些像奴隶服,看那年岁,虽然满是岁月风尘,可也不像多大的,一身修为难以捉摸。而更令人奇怪的是,他刚才救了自己,却杀自己同门!”


何阳骑着巨鹰飞离,只留下呆呆站在山崖边的林飞玲,而这个林家小姐无论如何也猜不到面前的怪人正是一年前那个叫何阳的奴隶。


何阳骑在巨鹰背上,心里想着自己现在该做的事情,如果是换了以前的他,好不容易逃出来,那就意味着获得自由,肯定是打算回到村子里面去,要知道这几年来他无数次的想家,想爹娘、阿秀,可如今他毅然给巨鹰下了一个命令,那就是带他回到漏斗洞天!


“三妹不能白死,自己不能白白做这么多年奴隶。以前的自己没有机会报答这个门派给自己的恩德,那么现在开始,他要知恩图报!回家之前也要留下点什么!”


巨鹰载着何阳飞跃进入那山涧峡谷,然后转进了漏斗洞天。


何阳想起了三妹临死身上的那些地图资料,和林岳派门派人物列表。何阳记得林岳派的实力,分为两系六十八院,武体六重七重的弟子有三十余人。而进入丹魄境的高手有六人,一个掌门林天成,丹魄三重,马长老,丹魄二重,而两个闭关元老都是三重。那守在风之崖的文、苏两个元老丹魄一个二重,一个是一重。


光是进入丹魄境的高手就有六人。而如今何阳的修为是武体七重,如果想要报仇的话,至少他必须修为进入丹魄境才能有机会!就在刚才何阳出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悟出的风行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管是袭击蟒蛇和诛杀两个白衣弟子的时候,这风行术的快,都让别人措手不及。那么这才是刚刚领悟不久,要是能运用得当,那会提高不少战斗力。


而现在的何阳迫切需要时间,他需要时间把修为提升到丹魄境,也需要把那风之能再好好的研究,毕竟掌握风的信息很多,比如风的分类,风的构成,风的来自,风的作用,以及风的伤害。如果能再研究一两种属于攻击的方式,那就好了!


何阳想着报仇的事,于是就进入漏斗洞天盘坐修炼,本来也想过离开这里,可是这漏斗洞天恐怕除开自己也没人能进来,这里又安静,又有罡风的吹袭,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修炼之地。而且处在这林岳派附近,有巨鹰在,还可以随时出去打探林岳派的情况。这对自己很有利。


----------------


“在鹰崖竟然出现这种人物?”


“爹爹,我也觉得奇怪,这人先前是救了我,后来又杀了两个门派的师兄,而且看他说话的样子,肯定对我们林岳派仇恨很深!”


林飞玲把在鹰崖边遇到的怪人仔细给林天成说了一遍,林天成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却是猜测不到究竟是何许人物。


“你说他修为高不可测?而且穿着黑灰色短褂?”


“是的,刘师兄和方师兄死之前都以为那是那个院子里的奴隶,可是我觉得不像,奴隶根本不会有他那种魄力,但我却觉得有点像一个人!”


林天成本来还在想,奴隶是不可能的,因为修为不错的奴隶都关押在风之崖,可这山崖外面有文、苏二位元老看守,另一边是罡风凌烈的风洞,奴隶是不可能逃出去的。要知道据林天成所知,那风洞里面的罡风,就连他丹魄三重都不敢轻易进去!何况那些武体修为的奴隶!可是一听林飞玲说起像一个人,急忙问道:“谁?”


“爹爹,可还记得,一年前在奴隶比试的时候,有一个叫何阳的大骂我们门派!后来被抓进了风之崖!”


“不可能!那个奴隶是有几分天赋,可是这才一年,也不可能达到多高的修为。如今他应该在风之崖修炼才对,他怎么可能逃得出来……再说,”


林天成刚刚想到这里,忽然想起那日那个奴隶出手的时候,头顶会出现一个龙形幻影,他急忙问道:“那你可看清那人的长相,还有他出手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的长相,年岁不小,一头长发很脏,出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他出手很快,快到我根本没看清楚!”


“那也不至于!虽然穿着有点像奴隶衣服,可是那个叫何阳的奴隶年纪不大,没有你说的那么老!而且出手应该会有一股很强的气势……”


这时候林飞玲想了想却又道:


“我倒希望他就是那个奴隶!”


林天成不解,林飞玲又道:“爹爹你想,要真是个奴隶,我看人家那也是报仇来的,你们这些年炼什么丹奴,害死不知道多少奴隶,我早就说让马叔和鲁长老不要再做这种事了,会遭天谴的!”


林天成一听女儿又开始说这事,急忙喝道:“混账,遭什么天谴?能提高修为那就是王道!玲儿啊,你还没见过外面的世界,要知道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你不要太过善良,你若不狠一点,日后出去肯定要吃亏的!”


林天成很是生气,说完却看林飞玲一副要反驳的样子,急忙打住她的说话,“好了,好了,以后你少去鹰崖,那边一向很凶险。你遇到蟒蛇你也受惊了,早点回去休息。至于那个奴隶,我会派人去查的,最近爹爹事务挺多的,马上玄武门陆震肖要来门派看看,我得准备准备一些上等丹药和赤铁给他,还有门派里面朱子赋的弟子和炼奴系又发生矛盾了,我得处理!”


林天成一边说一边捂着头,一副很头疼的样子。林飞玲看到父亲为了门派的事繁忙,心有不忍,急忙道:“那好吧!爹爹,你也多注意休息,我知道这么大一个门派,你很辛苦!那女儿先行回去了!”


当林飞玲离开之后,林天成松开捂着头的手笑了笑,暗道女儿还真关心自己,不过他最近的确有很多事要忙,比如鲁长老这次亲自去火龙国又购买了一批奴隶,回来后分配院落,还有是不是该扩大炼奴系的事情都需要好好处理,毕竟勤修系的朱子赋也要顾及。


其实林天成也觉得这样挺好,一边炼奴系可以提供丹奴提高修为,而勤修系又有朱子赋在竞争为门派做出贡献。这样也不至于让炼奴系一系独大。他一个掌门在中间权衡利弊,左右照顾,倒有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感觉!而他如今主要的任务还是打好和玄武门的关系,比如这次玄武门来人就不能怠慢。相信有他在,林岳派会越来越强大了。


有时候感觉自己很有能力,有时候更有些得意。


他那里又知道用不了多久,他一手经营的门派即将覆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