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玄幻小说 > 龙门 > 第八十九章 生克之道


五行箭是严正花的父亲严帅给严正花防身用的宝贝,分别是五把箭矢,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之箭,此宝贝极为注重攻防克守,遵循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循环不断,生生不息的规律!


严正花之所以毫不惧怕那什么缚魄绫就是因为有这五行箭在手,宝贝分为攻,守,困,几种。那缚魂绫属于困,那么这五行箭属于攻,自然毫不惧怕那宝贝。而此时严正花认为上当受骗之后,气愤异常,急忙拿出了宝贝五行箭。第一箭,水属性,加之丹魄之力,这箭矢的威力瞬间暴涨,水纹的箭矢瞬间冻结成冰,仿佛冰锥一样呼啸而出,却有着箭矢一样的速度。


嗖——


寒气逼人,急速飞行,空气被摩擦出尖锐的啸声!


此时何阳和朱文黑白正骑着马准备往回撤离,按照估计,另外一边众人已经得手,而要是这边的人疯狂攻击而来,恐怕没有人挡得住。可是朱文黑白却有些不理解。


“主公,其实我认为你就用那日得到的缚魄绫对付那几个丹魄修士,肯定可以震慑住他们,为什么我们还要跑?”


何阳却是道:“你想,那缚魂绫可是那盖无常的师兄那里得到的,那盖无常自然知道我有这东西,那么他们明知还敢来,恐怕那女将军手里也有更厉害的东西,而且就算我使用缚魄绫,困住了那女将,也许是可以震慑一些人,但就怕那盖无常临时翻脸,带着其他人冲杀上来!那可就麻烦了!”


此时,十来人骑马快速朝山寨奔回,可忽然何阳发现身后一股阴冷气息扑了上来。


“那是什么?”


他惊慌一头,急忙回头看去,一只晶莹剔透的箭矢已经近到背后,朱文黑白和众人皆是惊得大叫。何阳下意识,立即翻身躺在马背之上,那箭矢便擦过何阳的胸膛,朝前面射了过去,而在箭矢擦过他胸膛的时候,他陡然发现胸口一股冰冷之意袭来,只感觉到胸口犹如冰冻般难受,胸前的衣衫已经起了一层冰晶。


“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而何阳待那箭矢飞过之后,他急忙反转身子,却见那箭矢飞过之后,又掉头回来,朝何阳疾飞而来。


旁边朱文黑白和其他人都惊诧不已,何阳立即驾马躲开那箭矢,然后急速朝前面奔去。周围的人也急忙躲开。可是这箭矢根本就不对付其他人,而是紧追着何阳不放。


何阳见如此凶悍的箭矢追着自己不放,那有时间考虑,急忙祭出身上的一把魂器。朝那箭矢飞斩而去。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在那魂器和箭矢拼斗的时候,本来像冰锥一样的箭矢,却毫无惧怕,魂器在箭矢上削动,那由冰块形成的箭矢竟然被削得冒出了火花。


这一下看得朱文黑白都大叹奇怪。而何阳更是眉头邹得老高。


这把魂器是梦师姐送的储物袋里面的东西,何阳好不容易才祭炼成功,他试了试那威力绝对比自己的追魂神针来得厉害,可是对付这箭矢的时候,竟然弱上许多。


何阳急忙大喝道:“他们的大部队估计已经冲上来了,你们先朝里面撤离,我等下就过来!”


就在何阳刚刚说完的时候,就听得锵得一声响,那魂器竟然直接断裂开来,而当魂器断裂的瞬间,一个幽魅的东西从断剑中飞出,消散在空气当中。


魂器,大多数以特殊材料炼制,然后以妖物,或者是魔物炼制到其中,才使得魂器有着十分厉害的效果。魂器一破,里面所困的魔物自然就消散了。


何阳一看这把魂器被报废,震惊异常,要知道这把魂器刚刚得到,何阳十分喜欢,如今他的身上除开追魂神针和那缚红绫,就没有一把可以拿得出手的武器,刚刚拿到这把武器,竟然被这箭矢给震断。


震惊而又郁闷,可他没有时间去惋惜,因为那箭矢竟然径直朝他又射了过来。他惊骇之余急忙跃下马背。而后就是听见一声嘶鸣。


因为何阳胯下马匹被一箭射中,透穿而过。那箭矢从马背之上刺入,然后从马腹之下穿过,射在了土里。何阳心下本以为这东西已经完成了任务,可是又见那箭矢在土里摇晃不止,不一会儿终于又退出地面,在空中打了一个圈,接着朝何阳方向飞来!


“妈的,这东西好厉害,阴魂不散啊!”


朱文黑白还没跑多远,急忙大呼:“主公,快进丛林!也许那些大树可以挡一挡!”


何阳别无办法,值得闪身进入林子,到了林子,左窜右穿,四处躲避,可是当他回头的是时候,那箭矢好似并没有停止的迹象,而是由直线穿梭而来。


何阳急忙躲避到一颗大树下,何阳.根本不敢探头去看那箭矢的位置,忽然他发现大树在一直不停的摇晃,何阳急忙后退数步。


却见那树杆一下爆破开来,那寒冰箭矢从树杆中破裂而出,那剔透的锥子箭矢依旧冒着寒气。


何阳好似没有了言语,这东西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一旦出来就必须杀了我才会收回吗?


忽然何阳好像明白了什么,金木水火土,五行生克道理何阳能清楚,而刚才冰锥不怕大树的木材质,而刚才进入泥土的时候却顿了很久,而恰恰五行生克当中,土便是克水的东西。他瞬即一想,却是四下张望,可是却并没有什么泥土可以用作防御的。


而此时那边的大军恐怕已经攻过来了。而自己却被这一把箭矢所纠缠,到底该如何是好?


何阳左看右看,忽然发现在林子的一边有些山石。他急忙朝石头边跑去。


而朱文黑白以及身边一些人,看着何阳被追得满山跑,可是又帮不了什么忙,却听得何阳远远喊道:“朱文大哥,你快回去看看情况,恐怕他们的人已经攻杀上来了!”


朱文黑白知道再是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办法帮到何阳,于是招呼身边的人调转马头,朝山寨中冲回去。


回到山上,郑甘宁、刘征,以及丹魄四兄弟都已经返回了山寨,而他们还杀了两个丹魄修士,生擒了马如。要不是刘征跟随一路,想办法让丹魄四修士抓住马如,恐怕郑甘宁已经不管其他,只顾杀得爽了。


要知道那边的有两队人马,士兵人数千余人,而山寨上除开留守的,其他全部能作战的人数只有五六百人上阵,要是真的和这些人血.拼,恐怕死伤太多。而且后果也不堪收拾。


朱文黑白和何阳二人不在,刘征当然不会让郑甘宁胡来,急忙劝住他。在双方杀伐当中,双方各有损失,生擒了马如之后,刘征以马如为要挟,却是让对方退兵下山!对方那些士兵看到几个厉害的将军都被杀了,马如将军又被擒。他们早已吓傻了,当然不愿在拼,于是只得退回山下。


刘征虽然修为不高,可是表现出来的睿智,却是郑甘宁等人不及的。朱文黑白得知情况之后很是佩服刘征的做法,此时朱文黑白立即让郑甘宁带上一百来人,守住刚才哪条路。不让那些士兵再冲上来,而其他人却是跟随朱文黑白,在山寨门口准备埋伏起来,迎接那严正花的部队。


话说何阳被那寒冰箭矢紧紧追随,弄得汗流浃背,他何曾想到这只箭矢有这么的厉害,要不是他拥有风行术,恐怕早就被那箭矢所透穿。他速度不慢,又借助乱石之处,左闪右躲,就这样都好几次险些差点被伤。而那箭矢却是毫不怠倦的不停追击。


这样躲避不是办法,何阳一边躲闪一边思量如何躲开这箭矢的攻击,土克水,那么只有利用土了,何阳想尽各种办法,竟然没有什么好办法。忽然他想到储物袋里面有一个玉牌,他急忙摸索一番。拿出了一块玉牌,那块玉牌正是土遁术。


思量片刻,何阳顿时有了主意。


于是他又一次躲开箭矢飞刺之后,他急忙朝一边一个土丘处跑去,找好位置,他站在土丘下一动不动。那箭矢一刺不中,转身就朝何阳再度飞射而来。


就在箭矢就要射到何阳的时候,何阳能感受到胸口已经开始冷了起来的时候,忽然一捏玉牌。一下何阳就消失在了原地。


而当他消失之后,那箭矢速度那么的块,一下就射到了何阳身后的土丘里。


土丘泥土本来就松软,那箭矢一下射了大半进到土里,而何阳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土丘的外面,看见在不断摇晃的箭矢,他嘿嘿一笑,双手举起一颗大石。


大石猛得砸下。


那箭矢受到外力,直接扎进了泥土里,何阳立即双手反转,一股大风吹了起来,然后把旁边的土丘给吹得坍塌下来,一下就把那箭矢所在的位置全部覆盖了起来!


这么厚的泥土盖住了这箭矢,恐怕他之再也出不来了!


何阳看了看那土丘没有松动的迹象,再度用几块大石压在上面,然后才拍拍手转身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