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玄幻小说 > 龙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要挟


大军来攻,三万余人,人数太多。军令无法集中,所以如果一旦下了总攻的命令,恐怕大战就再也阻止不了了!
这时候大军冲了过来,朱文黑白立即下令埋伏在城池外的弓弩手以弓箭阻挡他们前进之势头。
可是敌军铁甲奇兵毫不惧怕那些弓弩,纷纷带上头盔,朝前猛冲。
朱文黑白站在城头也是丝毫不慌。忽然他手中令旗再度摇晃,片刻就见那最前端的一排骑士前脚踏空。被地上埋在沙子里面的绊脚绳勾住前脚。瞬间前面的人全部人仰马翻。这前面的先锋主力铁甲骑士瞬间就倒下一大片。而后的那些骑士无法及时收力,一个个也跟着倒下,只有后面的士兵,弓弩手能够快速的停顿下来。
“乌哈达的队伍,你们听着,你们的少主已经被我等擒拿,你们的部队要是再敢往前一步,你们就等着给你们少主收尸!”
这声音是何阳大声吼出。趁大部队停顿的瞬间吼出,这声音很是恢弘,可以估计这三万余人都能听到。而何阳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以这个钟正坤来胁迫敌军退敌。
六天将一听到何阳的声音,急忙挥手示意,身后汹涌而进的人全部停止了下来。
“妈的!这怎么回事?刚才那只巨鹰什么来头,竟然抓了少主!”
“怎么办?少主可在他们手里!我们这数万大军难道对付不了一个人?”
这时候六天将其中一人,上前喝道:“干将城何阳听着,劝你在半个时辰以内放了我们少主,否则我大军一动,你的城池将沦为残瓦碎布之地!”
何阳接着道:“对啊!我们全城百姓和军队的性命这么可贵!你们少主一人的命怎么抵得了,算了!我做一个亏本买卖,你们来攻城吧!反正你们少主命贱不值钱!死了就死了!”
何阳这么一说,那六天将顿时紧张了起来,。“何阳,你别乱来,你要知道和乌哈达营作对,没有好下场,你敢抓我们少主,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应该是我问你们想怎么样吧!数万大军来讨伐我干将城!难道你要我束手就擒?废话少说。想要你们少主活命,马上给我退兵!”
“你,你不要以为以少主要挟我们,我们就没有办法了?我告诉你,就算这次我们退兵了,你得罪了我们乌哈达,迟早我们还会找你算账!”
何阳却是冷笑道:“说了这么多,那你们退是不退?这样吧!我也限你们半个时辰之内退离我干将城隶属范围,否则的话你们就见不到你们少主了!”
“那你什么时候放我们少主?”
“什么时候放他,我们自有判断,但是如果你们不退,他就只有死!”
何阳说完,也就不在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消失在城头。
六天将见何阳说得坚决,已经没有再商议的余地,一个个低头叹气,竟也是毫无办法。
“要不然我们直接冲进城去救少主!”
“这肯定不行,那个何阳既然能想到抓少主胁迫我们退兵,恐怕什么事他都敢做,要是少主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怎么给城主交代!”
“那怎么办?难道真的只有退兵?”
“恐怕如今的情况,只有先行退兵,然后再商议营救方法!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让城主他们知道此事才行!”
六人商议一番,也就只有带着士兵渐渐退离。
---------------
钟正坤被鹰神提到空中的时候本来还想反抗的,急忙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一把飞剑,可是瞬间鹰神弯头,朝着钟正坤的耳朵一阵嘶鸣,这巨鹰的吼叫声在他耳边一吼,他顿时耳朵嗡鸣不止,瞬间便失去了知觉。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囚在一个铁牢里面,而身上的储物袋已经不见了。他急忙打量周围的环境,只看见周围无数的铁条。他下意识急忙伸手抓住那些铁条,准备发力,可是忽然在当前出现一双黝黑的眸子正闪现出了异光。
他刚刚发力,瞬间便收住了,盯着那双眼睛,疑惑道:“你是什么人?敢抓我来这里?”
鹰神却道“我不是什么人,不过我不仅敢抓你,而且还以为随意杀了你!所以你最好老实点!”
一听鹰神寒冷的话语,再加上他那神秘的气息,钟正坤立即放弃了强行扯断铁条的想法。他知道面前这人自己无论如何也对付不了,他身上的气息,绝对可以和父亲等人相比。
他踌躇一会儿,只得道:“你是何阳的人?”
鹰神只是轻蔑的眼神瞟了一眼,却不再说话。
此时从铁牢一边走出了二人。
“乌哈达营少主钟正坤!丹魄四重,还拥有法宝照天镜。真是个厉害的人物啊!配合严正花,也是丹魄四重,法宝五行箭!你们二人出手,所向披靡,年轻一代的翘楚,怎么今日只见你一个人?”
那钟正坤一听何阳的说话,急忙回头,看了看何阳顿时眼中有些惊讶,因为何阳的年纪竟然和他们相差不大,都是二十出头!
要知道他们的修为之所以达到丹魄四重,那是因为父亲的教授,以及吞噬了不少人的丹魄才足以达到丹魄四重,可是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年纪也差不多,而且修为也快要达到丹魄四重。难怪这么个年轻人可以拿下一个城池!
“你就是何阳?哼,名声不小。你还真有本事,敢在我乌哈达头上动土!”
何阳只是道:“在下微名,怎敢和少主相比!”
“哼!少给我装模作样!你占我乌哈达营的城池,我们乌哈达营不会放过你的!外面三万精锐之师,你们能抵挡吗?”
玄都此时却是双手环抱胸口怪声怪气冷讽道:“哎呀!这位什么少主,你别忘了,如今你可是阶下囚!只要你在我们手里,你们乌哈达营的人谁敢乱动!”
钟正坤心下一思量,自然知道了他们抓自己前来是为了什么,却是冷道:“别以为可以拿我做要挟。你们有种就杀了我,看你们能有什么好下场!”
何阳看那钟正坤一副嚣张的样子,转而却道:“杀了你倒也简单,不过如你所说,我们也暂时不敢杀你,不过废你修为,吞你丹魄、夺你宝物,断你手足,还是可以的!”
这话听得那钟正坤心中发寒,心想这何阳果然是个歹毒之辈。不过一想起自己这么多年苦修才到今天的修为,要是被吞了丹魄,还不如让自己死了,况且自己的储物袋里面还有父亲从玄武门炼器大师那里求来的照天镜。这宝贝如果丢失,怎么能让人不心疼。
想到这些,钟正坤虽然后怕,可是还是强装镇定道:“你们抓我来的目的恐怕是想让乌哈达退兵吧!其他还有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玄都和何阳一听这钟正坤如此说来,皆是相视一笑。
玄都却道:“这位什么少主果然英明果断,不过还请你在这里多呆一两日,等你的大军完全撤离干将城之后,我们再谈!”
就在二人说话之际,忽然朱文黑白走了进来。
“城主,外面有人找你!”
朱文黑白说完附耳在何阳的耳边小说说了几句。何阳嘴角翻出一丝怪异的冷笑,却是转身和玄都离开了牢房,钟正坤刚才竭力去听朱文黑白的谈话,可是愣是被一股强烈的意志所阻碍,以至于他什么都没听到,急忙回头,却见鹰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看的他心里发寒!
本来他心中想了无数逃离的办法,可是一考虑到牢笼外鹰神那个深邃的双眼,他却都放弃了!想来有鹰神的看管,他做什么也都是徒劳!
------------
何阳和玄都,朱文黑白三人来到城头,只见城下一人一骑漫步走了过来。
来人不是别人,而是一身红袍,轻盔便装的女将严正花。
何阳假装很惊讶:“是你?”
严正花本来坐马车准备回乌哈达的时候,发现坤哥带着人马前去干将城了,她本意是担心钟正坤会灭了干将城,于是准备前来通知何阳,让何阳速速离去,可是当他赶到的时候,竟然见大部队渐渐的开始撤退,她于是找到六天将才知道情况,原来坤哥已经被抓。
听到这个消息,一来她觉得这个何阳还真是有本事,知道以什么方式来退敌,二来,他又开始担心坤哥的安危,要知道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何阳是一个轻浮的人,可实则在严正花眼中何阳的形象已经有了定论。回头想来,那夜在帐篷里面他说的话不见得是真的,可是这人比较有抱负,懂得以什么方式方法才能够取得胜利。这也是严正花觉得此人值得欣赏的地方。
那么换一个思考方式。如果说坤哥的死是他计划之内,那么坤哥就凶多吉少了,虽然如今他要以坤哥为要挟,不会轻易杀人,可是坤哥恐怕苦头有得吃。严正花一想到这里。急忙朝着城楼上的何阳大喝道:
“何阳,大军已经撤离,放了我家少主吧!”
某些时候,严正花认为不管是何阳,还是坤哥,两个人都不出事就最好了!
何阳此时站在城头,愣愣得看着城楼下的严正花,过了半响才冷声道:
“你说放就放吗?凭什么我要听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