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玄幻小说 > 龙门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华荣道


“他竟然为了提高修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青纹笑道:“难以想象,这个何阳竟然对你所说的话那么在意,看来他也算是一个言出必行之人,答应了你,半年时间达到丹魄五重,他就不会轻易放弃!”
青纹从未见过这个何阳,可从梦如是口中所言,也对这个何阳有了初步的几分评价。
“师兄,你这就错了,他如此注重答应我的事情,不是因为他言出必行,相反他骨子里有着一股痞性,做事不计后果,他如此重视这个事情,恐怕也是因为他很在乎,那个叫做阿秀的女子,恐怕这小子日后定会在情字上面遭殃!”
“那师妹似乎很了解他,接下来,你将对他如何?”
“顺其自然吧!反正师傅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会顺利完成,至于何阳,他有龙门在身,若是没有阻扰,相信修为进步不会太慢,必要的时候,我会给他施加压力的!”
-------------------------
干将城向西,三百余里便已经到达乾伍王朝与火龙国的边界地带。因为是两国边界,所以常有官兵来往,而且伴随这两国矿石与奇珍的交易纽带,所以边界上有一个很大的交易场所,叫做华荣道。
这华容道,联通的是两国交易市场,所以十分繁荣,而在这条道上长期混迹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发家致富了的,所以华荣道道路名副其实,荣华富贵之道。
此时路边一个凉亭里,几张八仙桌坐满了来往商人,还有一些短衫的轿夫,以及各路镖局来往的人。其中一张桌子上面却只有一人独自喝着茶。
这人装束一身锦衣,双手空空如也,没有外带武器,且带着一顶草帽,草帽下沿可见他额头上扎着一根红色的头巾。
何阳的草帽是故意戴着的,因为他此时正在逃命。可是头巾却是因为要遮住额头上的那个‘奴’字!一想起这个字,何阳不自觉的打量了一下华荣道上面,一些看似修为高强的路人,他们押解着或多或少,几个,十来个的奴隶正在赶路。
要知道这华荣道另一边就是火龙国了,那个盛产奴隶的国度,何阳很不能明白这些人做什么生意不好,偏偏要贩卖奴隶,这种丧尽天良的买卖,难道就不怕给后人留下报应?
换了刚从林岳派出来的那会儿,一看见不平的事情何阳肯定要去管一管。而如今何阳的心性有所改变,也不会轻易出手了。人都是自私的,如果不关自己的事儿,还是少管为妙。毕竟如今的何阳可是在逃命。
可是一看到这些奴隶,压制不了情绪的何阳,还是动了手。准确的说他没动手,只是动了攻。只见他身体依旧稳如泰山,不动如钟,挥手之间,却释放出了术攻境当中的杀招。风刃术。
只见几个押解奴隶的人身边的刀剑忽然自动出鞘。“锵!锵!锵!”
剑刃和剑鞘的摩擦发出的寒铁声音格外刺耳,一听这声音,周围凡事有点江湖常识的,或者说有点修为的,几乎都急忙回头,以手握住剑柄。以御危险。可是周围的人看到中间时。
只见那几个押解奴隶的人慌乱之中,前面的人手中的刀刺入了后面的人肚里,后面的人手中的剑擦到了前面人的背部。就这么连环几声惨叫。那一路押解奴隶的几个人,纷纷倒地不起。
“啊!什么人?”
随着一人的大喝,周围的看客们,个个都紧张不已。而那些奴隶,一看见死了人,一个个急忙蹲下,被绳子束缚的双手急忙捂住脑袋不敢动弹。
华荣道这一截几乎安静了下来,可是并没有任何人发现异常。周围很多路过的江湖人物,个个手拿利刃,却不知所措。
而后一会儿,从后面赶来了一群人,慌忙喊着“啊三!啊四!怎么回事,你们”
“是谁,给我站出来!”
那人好似修为不错,有武体四重修为的样子,他见自己的手下无缘无故死在了路上,气愤异常,慌忙大喝,可却没人理会。
“妈的!这批奴隶真是晦气,竟然害死了我的兄弟!”他说话间,忽然手中弯刀已经出鞘,猛然滑向身边一个抱头躲避的奴隶背上。
“啊!”一声惊叫,不是奴隶中刀的惨叫,而是出手的人疼得大叫起来,因为那人出手的瞬间,手臂已经被身后自己人手中脱手飞出的一把刀砍断了手臂!
那人回头看着身后的兄弟,半天说不出话来“你”
“老大,不关我的事啊!我这这刀有鬼!”
“什么人,敢动我金陵十三爷的人,给我滚出来!快给我滚出来!”
何阳懒得听他们大呼小叫,却是在众人惊讶声钟,站了起来。
“是你”
“不错,是我!别在这里鬼哭狼嚎了!放了这群奴隶,留你几人性命!”
“你是什么人?知道我们金陵十三爷是什么人吗?你敢”
这人话还没说完,忽然一阵黑影掠过,就只听得飕飕几声,羽毛插入喉头的声音,就这一阵风,那剩余的几个人全部倒地不起。随后何阳身边出现了一个黑衣人,那黑衣人很高很壮,英俊的脸很白很白!表情木讷,正是鹰神到来!
“我说,鹰兄,何必动手就全部杀完!让他们放人不救行了!”
何阳和鹰神出现在凉亭,周围的茶客们或者过路人亲眼目睹几个押解奴隶的人的死法,吓得早已失了魂魄,一个个四散而逃。
鹰神却道:“我才懒得和他们磨叽。不要觉得太过血腥,等你进入九幽城之后,你就知道杀几个人,那就是随手的事情!”
何阳看了看四周那些还盯着自己的人,却是道:“好了,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二人闪身离开凉亭,出现在了不远处一个林子外。
“鹰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书信都交出去了吗?如今干将城没有大事发生吧!”
“你这么狡猾,如今干将城当然没事了,你就放心吧!只不过我们还得要小心为妙,听说玄武门那个女子又加派了人手在四处寻找你!”
“是啊!我要是再落到她手里,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
鹰神环顾四周,又回头看了看何阳,却是疑惑道:“不过我就不明白了,那日你为什么会那么肯定她不会杀了你?”
“我可没肯定!”
“那你还跟她走?”
其实当日,乌哈达少主钟正坤,以及天山老,还有玄武门三人以及近十万的大军围城,都是要找何阳的麻烦,如果一个不对劲,十万大军攻城,就算能逃得出几个人,可是那辛苦经营的干将城,以及一些修为低下一些的人就肯定难逃厄运。
何阳不会傻到真的和他们动手,思来想去好像只有牺牲自己才可以顾全大局、
所以关键时刻,何阳竟然和玄武门林飞铃谈起了条件。
虽然看似那么多人,那么多高手围困干将城,可是此次围城的主心骨还是玄武门的人,所以何阳就主动答应任由玄武门林飞铃发落,表示愿意跟随他们去玄武门,要杀要刮席天尊便,可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要乌哈达营立即退兵,还有要求钟正坤,以及天山老不得在骚扰干将城。
当时那个场面,实在太过诡异,何阳就这么被玄武门的人带走了,而不管是玄都,还是朱文黑白都是毫无办法,那严正花更是依依不舍。还有干将城所有人都把何阳当成了大英雄,是他拯救了整个城池免受战乱之苦。何阳临走的时候,吩咐严正花暂代城主一职,玄都为辅助,其他所有将领一切听从严将军调遣!这又让严正花为之感动流涕了一把!
而可怜那钟正坤在玄武门的要求之下,只得悻然退兵,而严正花又不愿意随着他回乌哈达,所谓陪了夫人又折兵,也不过如此。至于天山老,本来就是在野的一个修士,玄武门发话了,他哪敢不从。
本以为这次何阳被带走凶多吉少,可是乌哈达营刚刚退兵,何阳就去而复返,然后叫上鹰神一起,一起逃命!鹰神一直没搞懂,何阳是怎么从玄武门人手里逃出来的,可何阳始终不说。
如今鹰神问起,何阳依旧保持神秘,呵呵笑道:“脱身还不容易!至于他没杀我,这事,你们妖族是不会懂的!对了,你书信拿回去之后,玄都,严正话他们怎么说,还有干将城没有人捣乱吧!”
“哦!严将军答应会好好帮你管理城池的,玄都说估计干将城将不会再有什么凶险,一是因为如今干将城赤阳营已经名正言顺了。而你又不在,所以应该不会有事。哦!对了!最后严将军让我带话给你,说让你好好保重,她等你回去!”
“等我回去?嘿嘿!”何阳转身一闭眼,仿佛看见了严正花正梨花带雨的哭相。只是摇头道:“难得啊,难得!还有人惦记着我!真该感到高兴!”
“不就是等你回去吗?有什么高兴的?”
“我们人类的小九九,你不懂的,你不知道她这句话涵盖了多么深奥难懂,且回味绵长的意思!好了,不说这些,我们出发吧!相信等我回去的那天,我的修为已经达到另外一个层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