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1245章 不同的选择

“惜哉!若是关将军能及早继续进逼,就算是不能让司马懿脱层皮,至少也能吓他个魂不附体!”
当冯都护接到关将军从太原送回来的战报时,不由地有些惋惜。
关将军在政治敏感方面,终究还是差了些。
若是有张小四在旁协助,说不得能看出司马懿的下一步意图。
慑于司马懿的反常举动,关将军选择谨慎。
当然,这个话冯都护肯定是不敢光明正大地说出来的。
因为他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根据参谋团的推演和判断,司马懿返回上党的后路被断,那么他最大的可能,就是通过井陉转进冀州。
井陉是从太原郡进入冀州的主要通道,它曾是秦始皇下令修建的国道之一。
而秦始皇的灵柩,也是通过井陉运回咸阳。
可想而知,可通行车马的井陉,算得是太行八陉中最好走的道路之一。
若是井陉的关口没有人阻拦,数万人马迅速通过井陉,进入冀州,不是什么难事。
再想想魏国内部的争斗,冯都护在拿到参谋团的这个结论后,几乎就立刻同意了这个判断。
甚至他还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司马懿此人,果真是够狠绝的!
本以为他被困在了河南河内,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想出此等法子,染指冀幽。
是的,在冯都护看来,如果司马懿实际控制了冀州,那么幽州基本也逃不出他的手掌。
“先生,司马懿领大军去了冀州,那么此时正是收复河南河内的大好时机啊!”
杜预趁机凑上来,有些激动地建议道。
此时的帅帐里,除了冯都护,只剩下裴秀和杜预两个弟子。
裴秀正埋头专注地写写画画,面前摆了乱七八糟许多稿纸。
他这是在整理河东的地图,力求把地图更加精细化,准确化。
绘制大汉的天下地图,是一项漫长而又繁琐的工作。
而杜预则是侍坐在冯都护的身边忙碌,帮忙处理军务。
平日里军中的事情虽然有参谋团帮忙,但参谋团只有建议权,并没有处置权,需要先送到冯都护处进行批阅。
冯都护对大部分建议都是批上“可”,相当于授权各营主将或者参谋团去处理。
对少部分需要亲自处理的,或者说是不同意参谋团意见的,则是需要重新写上自己的想法。
甚至有时候要打回去,让参谋团重新拟定意见,或者是召见营中主将。
杜预所要做的,就是帮忙整理公文,分类摆放。
通过这个事情,他可以接触到军务,学习如何处理军中之事。
冯都护在初次接见他时,就曾大力称赞他对战局的分析和推演,这给了他极大的鼓舞。
如今看到关将军终于派人送来了太原的消息。
杜预顿时大感兴奋,连忙再次向冯都护建议。
岂料冯都护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把文书一扔,然后问道:
“元凯可是还在想着击败司马师,再趁势夺取天井关,由太行陉入河内?”
杜预心里自然是这么想的。
只是他一看到先生的神态,心里就咯噔一下,小心地问道:
“先生,弟子所言,可是有所不妥?”
“没什么不妥。”
冯都护再次摇头,温声道:
“以你的年纪,就有这番见识,已经算是罕见。”
“而且,若是吾当真领军至高都城,说不定当真有机会按你所言,最终南下河内。”
杜预一听,便知冯都护之意:
“先生的意思是,弟子之策,有疏忽遗漏之处?”
“有。”冯都护点头,竖起两根指头,“至少有两处。”
杜预一看,连忙站起来,行礼道:“请先生解惑。”
“第一,你之所言,或者说,你的计策,都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上。”
冯都护解释道,“那就是司马师会守在高都城,任我打败,然后仓皇而逃,导致军无战心,无法守住天井关。”
冯都护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负手看向帐壁上的地图:
“如果我是司马师,我就不会这么傻,我会提前退守天井关。”
“退守天井关?”杜预有些愕然,上前几步,看向地图,“直接放弃高都城?”
“对,”冯都护点头,“因为高都城现在就是一个废城,根本守无可守。”
没有人比冯都护更了解工程营。
所以他深知,在有工程营参与的情况下,拉锯了数月之久,又被汉魏双方数次易手的高都城,十有八九已是一片废墟。
刚吃了败仗的司马师,在听到某位鬼王亲自领兵前来后,要是还敢呆在高都城,智力水平恐怕堪忧。
可是智力水平堪忧的司马师,又怎么可能在原历史上辅助司马懿成功发动高平陵政变?
更别说司马懿这等人物,就算是要给自己的儿子刷资历,肯定也会派老人跟在身边,以防万一。
而对于冯都护来说,攻打高都城和攻打天井关,是两个难度完全不同的概念。
高都城可以任由工程营发挥。
但天井关处于崇山峻岭间,孔道如丝,蜿蜒盘绕,周围峰峦叠嶂,沟壑纵横,古隘丛峙,形势雄峻,素称天险。
石砲在那里,可发挥不出作用。
只能用人命去填,而且还只能是一队一队地上去送,因为大军在那种地形下,根本无法展开。
“第二点,”冯都护长叹了一口气,“河南与河内的贼军加起来,足有十五万,司马懿就算是带走了不少人,河内肯定也会安排足够兵力防守。”
“就算是能攻下天井关,再强行攻打河内,恐怕也会演变成一场大战。”
“而我们现在,根本没有足够的粮草支撑起这场大战……”
关内八军,现在可谓是兵分三路,倾巢而出。
特别是南北二军和虎骑军,都是骑兵,一旦全部出动,所耗粮草,几乎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没有做好充足准备的情况下,要是冯都护再领大军强行攻打河内,后方的蒋琬就算再怎么君子如玉,恐怕也要破大防。
说不得会当众跳脚大骂某人,不,是某鬼不当人子:
“说好的收复上党,你跑去河内做什么?非人子哉!”
前线的将领可以不管不顾地向后方催要粮草,但冯都护好歹还有一个平尚书事的头衔。
深知大汉后方情况的他,要从全局去考虑问题,不能不知好歹。
解释完这一切,冯都护回头看到杜预一脸的失落,不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用这般神情,大汉有些事情,你还接触不到,所以没有考虑这些,才有所疏漏,很正常。”
杜预勉强一笑,他知道先生这是在宽慰自己。
没有想到司马师弃高都而守天井关,确实是他考虑不周,有些太过想当然。
先生一直不说,可能是想让自己想清楚。
一念至此,杜预不禁就是有些羞愧,枉自己这些日子还沾沾自喜。
“先生,是弟子见识浅薄了。”
这就是杜预在成为冯鬼王弟子后,被上的第一课。
“先生?”
“嗯?”
“那下一步,先生是要领军前往上党?”
冯都护闻言,笑而不语。
看到先生这副神情,杜预心里再次咯噔一下!
这……
难道我又猜错了?
杜预是真的有点被打击到了。
就算自己是先生的弟子,这些日子一直随待在先生身边,都没能猜透先生下一步意欲何为……
唉,怪不得世人皆称先生是深谋远虑……咳咳!
“此次上党之失,除了魏文长大意,及不敌司马懿之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冯都护面容澹然,眼中目光闪过意味不明的味道,“那就是上党的豪强大族。”
世人皆知季汉有打压世家豪族的传统。
从蜀地到凉州,再从凉州到雍州,并州,一个没落下。
世家林立,与上党相邻的河东,更是惨遭清洗。
要么跪下当狗,要么血流成河。
上党当地世家豪族兔死狐悲,想要回归世家天堂魏国的怀抱,这个可以理解。
但理解并不代表冯都护就会放过他们。
正如后世,女神对舔狗十动然拒。
不但不会放过他们,还要变本加厉地秋后算帐。
同为世家子弟的杜预,从先生平澹语气里感受到了一丝寒意,他不禁失声问道:
“那先生的意思是……”
“收复上党,还不需要我过去。”冯都护露齿一笑,神情温和,“让石中郎将(即石包)先过去。”
“司马懿已经退出了太原,镇东将军同样可以从北边夹击上党,足以拿下上党。我再过去,岂不是多此一举?”
杜预突然打了一个冷战。
石中郎将?
河东世家大族怎么称此人来着?
剥皮恶狗!
这两年在河东参与朝廷新政,杜预早闻此人大名。
不知有多少人家对此人咬牙切齿,恨不得剥其皮食其肉。
不说别的,单单河东盐海,以前但凡有点势力的人家,皆往彼处擅自取盐,私自贩卖,以获厚利。
待石包负责巡视盐海之后,但凡有人敢擅自取盐者,无不下场凄惨。
更有甚者,要是不小心被咬出身后幕后人家,管你主家是谁,不脱层皮就别想脱身!
石包斩断了河东世家的一个重大利益来源,再加上清查田亩,登记人口,推行科举等新政。
面对税源广开,财政健康,新型产业飞速发展,人才培养体系又已有雏形的季汉,河东世家根本无力反抗。
这才几年时间,就陷入了进退无路,任人揉捏的困境。
若不想家族继续衰败下去,除了仰朝廷鼻息,别无他法。
当然,真要说别无他法倒也不对。
有倒是有他法。
就是没有人敢用——要么学上党,要么,就是直接造反。
只是大汉收复河东时的酷烈手段,已经吓破了不少人的胆。
再加上皇家学院这几年扩收学生,又准备推广棉花,还有那个什么储备局扩席等手段,朝廷可谓是恩威并施。
只待田亩和人丁清点完毕,河东世家,就算是再怎么不甘,也得全部乖乖跪下。
事实上,河东与上党两地的世家豪族,不过是在面对强势无比的季汉,做出了完全相反的选择。
他们的命运,想来亦是大不相同。
跪下好歹还能有口饭吃,先生借机让石包领军进入上党,其意义不言自明。
当地的世家豪强,到时候怕是要被连根拔起,说不得连家里的地皮都要被铲掉三尺。
毕竟剥皮恶狗岂是浪得虚名?
杜预悄悄地看了一眼先生,偷偷地咽了一口口水。
果然,先生的第二句名号是什么来着?
当然,杜预没有心情去可怜上党的世家豪强。
因为杜家,也算是从朝廷新政中获利的家族,他自然是要坚决拥护大汉新政。
杜预在心里转了不知多少个念头,然后问道:
“先生不去上党?先生既然不想去高都,又不去上党,那要去哪里?”
他可不相信,先生聚拢这么多的兵力在此,最后却是什么也不干。
冯都护却是微微一笑,对杜预说道:
“元凯不妨猜一猜?”
杜预顿时一怔。
这……又要猜?
先生的心思太过难猜,自己这个做弟子总觉得压力有些太大。
……
相比于杜预愁眉不展,一直守在高平关的石包,在接到冯都护的军令时,却是忍不住地对天长笑。
“来人!”
“将军?”
“速速派人去请胡将军王将军等人前来议事!”
“喏!”
不一会儿,胡遵王含等人,进入帐来:
“中郎将,可是又有何要事召集吾等?”
石包喜不自禁地把军令一递:
“胡将军,王将军,中都护终于派人送来消息了!”
“中都护让吾立刻整军,出高平关,前往长子!”石包的目光落到王含身边的文实身上,“同时还让我要带上工程营。”
带着工程营前往长子?
冯都护这是打算把收复上党的重任交到中郎将手里?
中郎将,这当真是时来运转了啊!
只是就凭高平关的兵力,还是在南边高都驻有贼军的情况下,能否攻得下长子?
毕竟这些日子以来,据探子和斥侯的查探,长子的贼军,已经效彷昔日的赵国老将廉颇,抓紧时间沿着丹水布置防线。
只是再看到军令后面,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太原战事已了,镇东将军将会率军从大谷口南下,夹击上党。
“镇东将军用兵真乃有如霹雳之威,连司马懿不敢轻掠其锋,仓皇而逃!”
石包大喜之余,口中连连称赞镇东将军。
引得帐中几人不由地有些侧目。
石包却是不以为意。
他由一个落魄无比,干啥赔啥的穷逼倒霉鬼,人生最大的转折点,就是遇到了镇东将军这位贵人。
就算是镇东将军听不到,但不影响他本能地奉承对方几句。
不,这不是奉承,这是他真心实意的心里话。
“中都护有令,吾等自是要听令行事,却不知中郎将可有什么安排?”
胡遵咳了一声,有意化解帐中这几分尴尬气氛。
虽然镇东将军……
嗯,确实当得起中郎将的赞誉之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