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零岁稚王妃 > 第十章 动摇

回到恭王府。
夏允凡不让钱金随便走出房门,也换了个信得过的新丫鬟照顾着她的饮食起居。
夏允凡更让钱金搬到“流晋阁”,更让府上的人惊讶不已。
王爷不是一向都很讨厌王妃的吗?将王妃安置在最偏僻的小院不说,还总在他们面前给王妃难堪
可是现在,瞧瞧,他们的王爷吃错什么药了?居然让王妃搬进了“流晋阁”,“流晋阁”哎!是王爷的居所啊!
王爷要跟王妃同住了吗?!
外面众人传的沸沸扬扬,“流晋阁”里就吵得不得安宁。
“我要找哥哥!”钱金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扁着一张嘴倔强的看着坐在书桌上不理会她的夏允凡。
来到这里之后,钱金就看不到哥哥,也不能出去玩,也没有人跟她玩,小孩子玩性大起,也是自然的,可是却把她关在这里,闷得都要发霉了,怎能不反抗啊?!
见夏允凡没有理会她,钱金又扯着嗓子大吼:“我要哥哥,我要哥哥,我要哥哥”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彭”一声巨响,书桌应声变成两半,倒在地上。
夏允凡正一脸戾气的站在床前,遮挡住了房中唯一的光线。
钱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力,眼里泛着晶莹的泪光,却扁着嘴,始终没有流出来,看得出她是在憋着。
夏允凡见状,心有不忍,可是,她是个不乖的孩子,应当好好调教才是,怎可什么都宠着她呢?
心里想着这点,夏允凡也就没有去哄钱金了。
钱金忍了好久,却没有臆想中的细言软语,嘴巴扁了扁,脸色一变,泪水如开闸洪水般急剧而下,大张着嘴,大哭:“哇哇哇”
夏允凡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来真的了?难道自己想的不对,做的偏差了吗?
慌乱中忙安慰着钱金:“金儿,别哭,来,我带你去玩金儿,别哭好不好?”脑袋乱哄哄的只知道现在一定要哄好钱金,根本不知道自己出口叫了她“金儿”。
“不要呜呜呜~我要哥哥!哥哥”钱金在夏允凡的怀里挣扎着,不顾一切的就是要挣开夏允凡的禁锢。身子猛一向前,跌倒在地上。
钱金身子受到猛烈的撞击,疼痛向她排山倒海的灌来,钱金趴在地上,嚎了个昏天暗地。
夏允凡懵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哭声吓懵的。
这小孩子能哭成那样么?那得几层功力啊?!
没有人来扶她,也没有人来安慰她,钱金哭的那叫一个“爽”啊!
待夏允凡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抱起钱金,轻轻将她放到床上,钱金摔得身子疼痛无力,也就没有去挣扎了,倒是继续哭着。
夏允凡慌忙吩咐人去请大夫,下人诧异的看着躺在地上嚎个不停的钱金,又看了看焦急神色尽显脸上的夏允凡,只觉得脸颊发烫,这王爷跟王妃大白天的还这么猛啊?!
那个小厮却一刻也不耽搁的跑去请大夫去了。途中一直在为钱金祈祷:咱家王爷白天还那么勇猛无比的播种,希望王妃早日怀上。
若是被夏允凡知道这个小厮的想法,一定二话不说亲自了结掉。
他都快被气疯了,离癫也就不远了。
过了一会,钱金哭累了,挂着满脸的泪水,微微张着小嘴,就这么打一呼噜,找周公玩捉迷藏了,梦中一老一少玩的不亦乐乎。
夏允凡复杂的目光紧紧定在钱金熟睡的小脸上,忽然的,他觉得她好可爱,让他有一种要拴在腰上一步不离保护一辈子的想法。
但随之,脑海闪过仙竹那挂着柔笑的脸,心底一股愤怒升起。
再回过神来看着钱金,那样毫无防备的睡法,和酣然的睡容,让他刚刚升起的怒气又忽然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夏允凡就这么坐在床沿边,看着钱金的睡脸。
小厮带着一个六甸老人进了来,老人踉踉跄跄的背着一个四方箱来到床前,夏允凡没有让开,却是不知从哪摸出一条细的都要看不见的线条圈在钱金露出的手腕上,然后将线头递给那个大夫,语气淡淡的:“就这么看吧!”
大夫愣了愣,还是照做了。
那个小厮则带着满头问号不舍的出了去。
主子在里面,也没有要他进去,他一个下人也不好留下的,万一主子一个不高兴,那他就可以洗净脖子等着搬家了,毕竟这可不是一般的主子啊!这可是他们海月国的王爷啊!
“王妃并无大碍,只是,不要让王妃太过操劳,毕竟王妃现在的身子有些虚弱,并不宜到处奔波和行房事!”说完,那个大夫居然还贼贼的看了夏允凡一眼。
夏允凡郁闷,什么房事啊,他可是从娶她到现在,根本碰都没碰过他,这个大夫真是个“老淫虫”,什么都能想到那个地方去。
夏允凡沉着脸:“咳咳!没事就可以了,你只要开些调理身子的药就好了!”说罢,明显不耐的摆摆手。
谁能知道他一张俊脸已经红得跟个柿子一样?!
大夫恭敬的弯了弯腰身,就背起药箱退了出去。
守在门外的小厮立即迎上,带着大夫去开方子去了。
夏允凡看了钱金一眼,就不知怎么的,心里乱成一团,跳出窗门,往府邸的后门飞了出去。
是夜
一个不起眼的小屋内,烛光摇曳,倒映出墙上两个交织在一起的身影。
女子的shen yin声与男子重重的喘息声混乱在一起,让人听着甚是害羞。
一番云雨过后
微微窄小的床上仍是躺着两条赤果果的身子,男子看似纤细的手臂如一条蛇般紧紧圈着女子不盈一握的细腰。
没有盖上被子,两人身上的爱痕暧昧的暴露在空气中。
女子蜷在男子的宽敞的怀里,声音因为刚刚的缠x绵有些沙哑:“凡,你的王妃,她怎么了?”
男子的身子僵了僵,却没有回答,屋内的气氛顿时凝结起来。昏暗的烛光依旧摇摆不定,女子看不清男子的表情,也知道他的不悦。
于是赶紧转移话锋:“凡,我好怕,爹爹已经去了,在这世上我只剩你了我不奢求什么,只希望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夏允凡的脑海顿时闪过那张挂满泪痕的睡脸,鬼使神差的颔首。
其实他并不是答应仙竹的要求,而是游神到了那个被他独自留在府里的人儿。
仙竹欢喜的往夏允凡怀里靠紧了点,仰起脸就要吻上他的唇。
却不想抱着自己的暖体忽然离开了她,她慌了,赤x裸着身子坐在床上,看着已经迅速穿好衣物的男子,伸出手拉住他的衣袖,挽留出声:“凡,你要去哪?不陪我多一会”
夏允凡转身,极其温柔的看着女子美丽的脸庞,轻轻在她额头上烙下一吻,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我还有事,现在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外面,实在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说完,就转身离去。
待他走后,仙竹惹人怜爱的脸上露出狠绝的神色。
这一次,他居然先她而走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从前,他们欢爱之后,都是她提议,他才恋恋不舍放她走的,可是现在今天他却
她亦知道了,他主动去钱府要人,将钱金接回王府了,难道,真的是因为钱金吗?那么,她就不会手软了,就算是她不爱的人,别人也别想夺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