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零岁稚王妃 > 第五十二章 非冰茂

“为什么?”钱金抓紧被子,坐在床上,不解的看着坐在床沿背对着她脱鞋子的冰茂问道。
冰茂背对着她,忙活着脱鞋子,胡乱答道:“金儿是冰茂哥哥的宝,所以冰茂哥哥要看紧了。”
钱金伸出手,点了点冰茂的背,摇摇头,似乎想要纠正冰茂的说法:“不对,王爷说,金儿只是他一个人的宝。别人是绝不可以染指的。”
冰茂僵了僵,背对着钱金咬咬牙:“金儿是冰茂哥哥的宝贝。”心里不齿:好你个夏允凡,知道金儿的好了,就当宝,从前都把她当什么了?当草?!哼!不害臊,抢他对白。
金儿再次摇摇头:“不!哥哥说金儿只是他一个人的宝贝,别人碰不得。”
冰茂无语,还有什么啊?什么台词都被她的丈夫和哥哥说光了,那他说什么?
他脱完鞋子,坐在床沿边,陷入沉思,忽然拍掌。转身兴冲冲的对钱金叫喊道:
“金儿是冰茂哥哥的宝宝。”说出口之后咋觉得有点别扭呢?!
钱金又马上反驳:“哥哥说,金儿是娘的宝宝。”
冰茂觉得头上有一只未成年的乌鸦飞过,还得意洋洋的嘎叫几声仿佛在嘲笑他,愚钝
他实在忍无可忍了,赖皮的啥也不说,重新转过身去背对着钱金,就这么躺在了外边,还特意挤了挤钱金。
钱金又一次推了推冰茂的背,开口就要继续念叨着王爷曾跟她讲过的很多话:
“王爷说”
冰茂忽的打断,语气甚是不耐烦还有一点点的酸味:“睡觉。”
钱金撇撇嘴,觉得被人这么打断话题,有点委屈,却不再说话,也转过身去,背对着冰茂。
似乎这样才能解气一点
两人背对背躺着,皆是无语。
不知过了多久,冰茂觉得有点点愧疚的时候,钱金却忽道:
“金儿想要王爷。”
冰茂抿抿唇,不语,一双眼睛在蜡烛的烛光照映下,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钱金继续咕哝:“金儿想王爷,要王爷”鼻子一酸,眼泪一涌,马上又抽泣起来。
却不似以往的大哭大闹的。
静谧的房里,还是能很清晰的听到钱金的抽泣声,冰茂的心莫名的难受着,也跟烦乱。
“金儿真的要回到王爷身边?”
钱金不答,却继续抽泣。
冰茂叹了口气,坐起身,看着仍躺在旁边的人儿,此时正背对着她,颤抖的肩膀透露她现在在干什么。
“想将你留在身边,除了不让你回去再受到伤害外,我还是存有一点私心的”冰茂似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钱金诉说。
钱金仍像听不懂似的,抽泣声没有停顿一下下。
“冰茂哥哥明天就带你回去。”冰茂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然后便走下床,穿好鞋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个房间充满昔日的回忆,现在也已充满离别的悲伤。
她终是不属于他的,怪他没有先遇到她么?还是怪这世上真的有‘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钱金听到再无声响,慌忙坐了起来,房内再无一人,钱金感觉怕怕之余,还有一点点失落。
可小孩子哪在意那么多啊,躺下,重新睡倒。
单纯心思的人,一夜无梦,却一夜好眠。
而另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没有进入卧房上床睡觉,转身走到室外,坐到书桌前,看着敞开的小窗外的月光
淡淡的,澈澈的,勾起人们的余念
冰茂却忽的垂眸,伸出手,摸了摸下巴那个地方,一路滑上了腮边,在摸索着什么,然后捻紧,向右一拉。
一层皮竟从他的脸上被撕开了。
书桌上角的一根蜡烛烛光摇曳着,晃动着淡淡的小圈光。
映在男子的脸上,无比清晰,没人能想象,清秀的脸皮下,撕开了,竟是一张魅惑众生的俊容。
如混血儿般阴柔俊美的五官,似乎每一个都是上帝精心雕刻的,让人感到上帝明显和浓重的偏心把最好看的样貌都给了这个男子。
而这个男子,却不神秘。他在万人面前出现过,万人因他的容貌叹息,因他的身份尊敬
他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的黑夜景色,眼眸依然淡然,只是脸上的表情却再无人前的和气,有的只有在处理冰红的尸体的时候的冷漠。让人感到刺骨的寒意。
嘴角微微上翘,似是自嘲,又似是冷笑。
不知道是在笑他人,还是笑自己什么
瞧瞧这票数,瞧瞧这人气!真是悲伤死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