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零岁稚王妃 > 第六十九章 冷场

夏允凡快步走过去,扶起钱金,眼里尽是心疼的责意。伸着袖子擦拭着她脸上的尘土。
这一幕,为何那么刺眼呢?
站在一旁的展信弦心道。
钱金亦乖巧的仰着小脸,闭着眼睛给夏允凡擦个舒服。
“金儿以后不可随意跑动了。”夏允凡一边擦着一边说道,还隐约有丝怒气,他哪能不生气?这小家伙,差点把他的心脏都要吓跑了
那个比喻将就着看吧。
钱金不依:“为什么金儿不能跑动呢?”跑的感觉很爽啊。
“因为金儿是女子啊。”夏允凡耐心的糊弄着。
钱金倒退一步,不让夏允凡擦脸了,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夏允凡:“王爷不疼金儿了。”然后转身去挽身后的展信弦的胳膊:“太子哥哥比王爷好”
夏允凡那个气啊气,这孩子,真得好好调教下才行了,让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该做。
不然当着自己丈夫的面挽着别的男子的手,这究竟是哪跟哪啊?!
“金儿,王爷给你机会,给我过来。”夏允凡沉下脸道。
钱金有意无意的往展信弦的怀里缩了缩,抬起脚,又放下
展信弦见他们两夫妻的相处方式,简直是惨绝人寰啊。
“好了,金儿,一个妇人家怎可抱着别的男子呢?这会被说的,金儿还是去王爷那里吧。”展信弦耐心哄道。
其实心里他还是很不舍的,但现在是在皇宫,这里人多口杂,不为什么,他们都实在不可以这样。为了她。
别人不知道她的情况,那样别人会怎样想她啊。
钱金挽着展信弦的手滑落,楚楚可怜的望了他两眼,就一步三回头的走向夏允凡了。
夏允凡的脸还真别说,从小到大最阴戾的时候。
就数最近这每次醋意泛滥的时候了。
“我们要迟到了。”说罢,牵起钱金的手,紧紧的不让她有任何挣扎的机会,就往‘荆戈宫’大步走去了,很没礼貌的把展信弦丢在后面。
汗死。
话说今日皇帝叫来孩子们,就为了政治之事,一般这种情况下,没人会带上妻子来,倒是夏允凡,大摇大摆的牵着钱金走进了‘荆戈宫’,虽然早会料到一样,但那现实还是让他们大跌眼镜。
夏伟彦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夏允尘跟夏允蓝看到钱金那时,眼睛都一起发亮,从一开始的死气沉沉到如今的精神奕奕和积极发言。
钱金倒是谁也没理,从头至尾就盯着夏允凡紧握着她的手的手(汗),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难得的严肃问题。
夏允恒沉寂的坐在一旁,什么也没有理会。
展信弦进来了也只是坐着,也没有说一句话。
夏伟彦见孩子们都如此‘孝顺’让他先发言,他也不好‘推脱’,其实是根本拿这些个性格怪异的孩子们没法子。
“咳咳,最近晋寒国又来骚扰我国边境了,不知皇儿们有何妙计?!”那晋寒国,一年一小闹,三年一大闹,就怕真要打起来的那一天,所以他也只能略施小计让晋寒国‘安静’一会,无非是在晋寒国那里弄个灾难。然后‘主动’帮助,这一闹就消停了。
这次,貌似没有以前那么顺利了,话说他们国的三皇子是个聪明人物,从前就是不问世事,非常安静,甚至没人注意到那个三皇子,却不知最近怎么了,那个三皇子开始参加政治了。
他的聪明睿智,真是让晋寒国的人佩服的五体投地的说,就连晋寒国的皇帝都有意废掉当今太子改立他为储君。
现在晋寒国铁定内乱不断,这边又来骚扰他海月国,看来这三皇子还真了不得啊。
夏伟彦继续说:“听说这三皇子还真是个奇才人物,晋寒国的大事小事差不多都是他一句话搞定的呢。”
展信弦略一沉思,这个晋寒国的三皇子他也略有所闻,他的治国之道让他也为之钦佩,但是,他可是敌国的人,所以他也隐约感到一些危机在接近了。
夏允蓝没头没脑的问了句:“那个三皇子今年几岁啊?”
夏伟彦一怔,迟疑着答道:“弱冠之年,年约二十,蓝儿,怎么了?”
夏允蓝啜懦着:“他有娶妻的话,应该就好对付了。”
夏允恒冷笑:“你该不会想用他的家人来威胁他吧?”
夏允蓝马上得意洋洋的承认:“那是,这一计可是绝世妙计。”
众人沉脸,无视他。
钱金插嘴:“妙计?”
夏允凡更是无视她。谁让她不听话了。
夏允蓝抢过话头:“就是很完美的法子啦。”
钱金根本就不懂,可还是从夏允凡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拍着几下手;“哥哥好棒。”
人们叹气。
好好的一场政治会就被这俩‘小p孩’弄成冷幽默场。
大家都在盼着:他两啥时才能懂事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