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零岁稚王妃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谋

“恒王爷果真有这种意图?”一个身子略壮而五官又不失俊朗的男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脸淡然的女子。
“哼,他的野心,天地可鉴。”女子先是不屑的冷哼着,然后又恢复以往的淡漠。
男子深深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女子,登时有些心猿意马,目光飘移不定,心思变化无常:“仙儿,你你是想帮恒王爷吗”
仙竹被问的愣了下,一时还不能反应出自己现在的想法。
今晚来找大哥,除了她一心想要把夏允恒的野心告诉大哥以外,她就再也没想过别的事了,她亦根本没想过要帮谁,还是要害谁。
不,如果说要害的人的话,还真有一个屡次大难不死的人。
那个人便是现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恭王妃。钱金每次失踪,她都会期盼着终有一天会传来她丧命的消息,可是很令她失望,她居然每次都平安的回来,且每一次回来,身边总会绕着一两个俊逸不凡,身份尊贵的男子。
见眼前的人儿又在陷入沉思中,张信有些失落,他是她大哥,但此大哥并非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兄长,只是仙竹一次独自出外遇到歹徒的时候,他正好遇见而已,见义勇为的从歹徒手上救下了这让自己一见悸动的女子。
她的答谢便是认他作大哥,他虽然不大愿意,可还是收下了她这个义妹。
后来他终于知道他的这个义妹就是当今恒王妃,他对她的爱意还未播下种子便不知去向何处。他只有老老实实的做好他这个大哥的本分了。
“我为何要帮他”仙竹的声音冷不丁的忽然响起。
张信疑惑。
“大哥,听说在肖将军百年后,兵符将会传于你,从此由你带领三万将士?”仙竹又忽然问道,说是问,不如说是她在自言自语的成分比较多。
张信平静的接道:“嗯,因为我好勇善战,且从一个小兵被提拔成副将,而又多次与肖将军出生入死,得胜回朝,肖将军说,我正好可以接替他的职位。所以我”
仙竹蓦地笑出声,张信看着眼前这在黑夜中忽然绽放而如星辰的笑脸,一下子失了神,除去那冷然的表情,她笑起来真的是美艳不可方物。
他很想把这笑永远存在脑里,可以时常看见。
“小妹我真是替大哥高兴了。”仙竹继续笑着,根本没有注意到面前人的别有深意的视线。
“呃嗯。”张信无意识的附和着。
“对了。”语气一转,仙竹收起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的看向张信。
“怎么了。”
仙竹微微垂眸:“大哥,你是不是很疼仙儿?”
张信答道:“仙儿,你是个好女子,得你如此的义妹,我张信兄复何求。”张信是个孤儿,因为生活实在过不下去了,唯有去参军了,却不想几年时间就被他爬到了副将这个位置,他也是茫茫然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让肖将军如此器重他。
“有你这句话仙儿便足了。”
“仙儿是不是有事?”
“大哥,你可知道,若是你以后真的接替了肖将军的职位,而哪个人能得到你的支持,便等于得到了半壁江山。”
“”张信静默等着仙竹接下来的话。
“我知道你不会稀罕那个皇位的,但是,天下心怀野心的人何其多,眼见皇位之争随着父皇渐渐消弱的身子也快要浮上水面了。如果,允恒跟太子同时请你助他一臂之力,你会选择护谁呢?”
“仙儿这”张信也是明白的,若是按照原则,他是应该帮助太子的,毕竟太子才是皇上下旨亲封的储君,名正言顺的未来新皇。但是,若是有心之人也想要坐上那个皇位,若是那个人有本事的话,也是可以成为新皇的。
“枕边的人,虽然没有感情,但我还是知道他的想法的。”仙竹的话语透着一丝无奈和无法触摸的遥远的悲伤。
张信眼眸紧锁她的容颜,坚定道:“只要仙儿想要做的,大哥我一定义不容辞。”
仙竹抬头对上张信一眨不眨坚定的眼神,心神一阵晃动,然又绽放笑颜:“谢谢大哥。”
今晚怕是仙竹笑得最多的时候了,她并不知道她的一颦一语都在牵动着面前这个‘大哥’的心,也根本不会知道面前人才是爱她至深的人,为她可以付出一切的人,甚至不会有一丝悔恨和一句怨言的人。
即使知道,也无人会猜出她究竟是会感动到珍惜,还是装作不知继续保持这层关系。
-----------------------------------------零岁分割线------------------------------------------------
“喂,我们该不会真的要在这里露宿吧?”赵素君一脸不情愿的靠在一旁的树干上,看着钱无忧忙忙碌碌的在地上铺着棉布。
问棉布从何而来,自然是钱无忧早有准备的。
因为他并不打算带金儿回皇城,所以连天雇了辆马车出了青州的城门,然后到达郊外便遣走马车,步行着往青州的下一个城市而去,而要在野外露宿他是早有想到的,在收拾包袱的时候,顺便把自己在赵府住的那个房里的那床被子还有一匹棉布给顺了来。
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赵素君眼瞧着钱无忧铺着的那匹棉布如此眼熟,还有那后来拿出来的被子更是如此亲切,便走前去,抓起被子,问道:“这该不会是从我府中‘带’来的吧?”
钱无忧默认。继续着手中的工作。
赵素君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嘲讽钱无忧的机会:“哎哟,真没想到啊,这天下第一富公子,钱大少爷居然干起了这缺德事,真是造化弄人啊,作孽喔~”
钱无忧脸色未曾变过一丝一毫,将棉布铺好之后,又召唤已经昏昏欲睡的钱金过来,让她先坐在了棉布上,然后再三嘱咐她不要睡着,他去给她弄吃的,然后又把被子盖在她身上,生怕夜里的凉气会让她受了风寒。
站起身的时候不忘也叮嘱赵素君:“你留在这里看好金儿,如果她少一根汗毛,我必定唯你是问。还有,不准对金儿动手动脚,当然,如果你想缺个胳膊少个腿的话,我自然会帮你达成你的夙愿。”
赵素君被钱无忧那眼神给看的有些心里毛毛的,可还是厚着脸皮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理会钱无忧的‘好心嘱咐’。
钱无忧这才安心的打猎野味去。
走了一天,想必金儿一定饿了吧。想来还真委屈了金儿呢。
明明可以回皇城,那么他们现在一定住在屋檐下。可他偏偏因为自己的私心,所以带着金儿东奔西跑的,虽然很快他们就会过回锦衣玉食,有人服侍的好日子,可是仅仅这一晚他都还是舍不得钱金如此受委屈。
但是他另一方面也知道,他不能太过宠金儿,不想她此后成为一个张扬跋扈的大小姐脾性,不想她成为一个离开他们的宠爱就无法好好生活,且遭人欺负的的弱女子。
不管怎么说,适当的宠,适当的苦,都该让金儿深受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