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五福盈门 > 第四十四章 换种子

收费章节(12点)


第四十四章 换种子


里正一家也在忙着晒包谷,院子里横七竖八支了许多木杆子,包谷棒子两两系在一起搭在上面,看着倒比村里其他人家多许多,毕竟是一村里最有实权之人,自然这田也要多两亩,平日都是心照不宣,今日突然见众多村人上门,里正一家还有些心虚,待听得事情原委,里正放了心的同时,也恼怒起来,狠狠瞪了王林媳妇一眼,这婆娘怎么就没有消停时候了,偷谁家不好,偏偏去偷林家,这不是上赶着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这时林九爷听得人家报信儿,带着二儿子和三儿子也赶过来了,一见小三儿模样狼狈,林岚还好一些,就急忙上前道,“身上可受了伤?”


林岚和林夕行礼,都是摇头,“九爷爷,小三下学堂回来,正碰上王家婶子偷了包谷从我家院子跑出来,他上前拦着,挨了两脚,没受什么大伤。”


林九爷自从知道林岚结了官亲,那一日又被任老爷子郑重嘱托,答应照料林家母子三人,这些时日走路都脖子抬得高高,今日猛然听得有人偷到了林家门上,还打了林岚姐弟,气得一蹦三尺高,这不和打他这张老脸一样吗,此时听得林岚口中还唤着王林婶子,顿时就怒了,“这样的贼妇,还喊她什么婶子,她也配都多大岁数的人了,进人家院子偷粮食,还打孩子,要不要脸面了。”


里正脸色也极难看,有心想骂两句,又觉王林媳妇毕竟是王家人,就拉了林九爷坐在椅子上,说道,“来,林九弟,别动怒,喝杯茶,这王林媳妇是有名的不着调,谁知道今日这是又起了什么玩笑心思了,咱们先听她说说。”


林九爷难得硬气反驳道,“她这进诚子家院子里偷东西,可不是一句玩笑就能说通的。”他嘴上这么说,到底不好落了里正的面子,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里正也觉头疼,当初为了换走林家的肥田,这王林媳妇儿可是连哭带求的,没少惹他心烦,好不容易硬着头皮把田给她换好了,却得知人家林家有大靠山,这事放谁身上不得老老实实偷藏着,怕人家林家算旧账,这泼妇可到好,三番两次惹到人家头上,这次更是疯魔,居然偷到人家院子去了,让他想护着都找到一丁点占理的地方。


王林媳妇一家与王三爷亲缘比较近,老爷子也明白里正为难,就先开口问道,“王林媳妇儿,你老实说,刚才是不是进林家院子里偷了粮食?”


王林媳妇可怕死这黑脸三叔了,上次去了公婆家告状,害得自己在婆婆眼前立了一月规矩,好不容易才脱开身,又犯到他手里了,她有心说不,刚才那么多乡亲都听到她跪地认错了,再者说,她也真怕林岚送她下大狱,犹疑半晌,才小声应了一句,“我是拿了她家几个包谷棒子。”


“你是不是吃猪猡草吃傻了,人家家里没人,你就擅自拿人家粮食,这就是偷,你这不长记性的东西,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咱们大王庄里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愚蠢****?”里正一听她亲口承认,也是真生气了,大王庄开庄多少年了,虽说平日也常有****为了丢把菜,丢个鸡蛋吵闹,但那都是家长里短小事儿,她可到是胆子大,直接偷粮食了,特别是今年这样的灾年,粮食在谁家都是命根子啊。


王林媳妇被众人瞪得浑身发冷,扯着心里仅剩的三分力气,使劲梗着脖子辩驳道,“那块地以前是我家种的,地里下了不知多少车肥,要不然为啥满庄里就那处包谷早熟了,还不是全仗着我家早先下的肥。”


其实,村里众人这几日,因为下雨,没法做活计,坐在家里,心里也都嘀咕,林家的那块田着实奇怪,若是家家都丰收,也不会觉得多扎眼,可是如今家家遭灾,就她家包谷早熟躲过去了,这就有些说不通了,此时听得王林媳妇这么一辩解,倒也觉得有三分道理。


王林媳妇耳尖听得众人小声议论,自觉抓到了理,声音更高,“既然是我家下的肥,长出了好包谷,就该分我家一半,我只不过是等不及诚嫂子回来,趁着有空闲,先背了一些回家罢了。再说了,当初要不是可怜林家孤儿寡母,那么好的田,我家还不愿意换出去呢,如今林家得了便宜,居然翻脸不认人了…”


“你给我闭嘴”里正心里恨得都想把这蠢妇的嘴巴缝起来,若她只说,去年肥下的多,今年林家丰收她想分一些,他和几位族老说说好话,把这错推一推,林家看他颜面上,兴许也就算了。可这****居然越说越疯魔,把换田之事又扯了出来,满村子谁不知道那是他们王家欺负林家孤儿寡母,到了她嘴里居然得了便宜还卖乖,谁能忍下这气。


果然林九爷黑着脸开了口,“王林媳妇你把全村人都当傻子了吧,你家那田若是这么好,你又打滚又哭号的,非把林家那两亩肥田换过去干啥,现在人家庄稼伺候好了,丰收了,你又后悔了,天下好事都让你占了。”


林岚也极生气她这般不知悔改,冷笑道,“我家丰收,是因为我和我娘吃了辛苦,还是因为我爹在天之灵看不过去,不想我们娘三个饿死,所以才得了丰收,怎么就同你家有牵连了,你家一不养猪,二不养牛,哪里来的粪肥?”


王林媳妇脸色涨红,还想辩解,林岚却嫌烦了,冲着里正和族老们行了礼,说道,“各位长辈,拿贼拿脏,王家婶子既然坚持认为这些包谷是她该得的,她有资格从我家院子里偷出去,那这事说不得就要进城打官司,她到底是贼,还是应得的,都交给府衙里的官老爷评判吧。”


里正和族老们脸色都是一变,若是经了官,他们大王庄的名声可就彻底毁了,村里出了个贼妇,这绝对是好说不好听的事儿啊,若是说这话的是旁人,管她有没有理,他们早就训斥开了,可是林岚结了官亲,他们不好开罪,一时就僵持在这里了。


王林媳妇儿没想到林岚还要进城打官司,她是彻底害怕了,一直梗着的脖子也软了下来,跪倒就哭开了,“都是一个村的,二丫头你也太狠心了,我家里有孩子有公婆,你就看在都是一村乡亲的情分上,饶了婶子这一回吧,婶子是鬼迷心窍了,婶子就是看着那包谷太好,想背些回去做种子,它就是磨面子,也比我家那瘪瘪下下的包谷好吃啊,婶子就是馋嘴了,二丫头,你…”


众人原本见她又开始哭号,心里都很是不耻,但听得她话里的“种子”二字,心头都是狠狠一动,连林九爷和里正都不例外,林家包谷早熟,又是大丰收,那包谷棒子又沉实又长,太馋人了,若是真能换些回来做明年的种子,说不定秋时也能结出这样的好粮食呢。就是长不得这般好,起码也比他们家里这些憋包谷粒子好啊。


这般想着,众人看向林岚姐弟的眼神就更热烈了,有那忍耐不住的已经四下议论开了。


林岚听了,心下盘算半晌,家里一亩半的包谷,虽说是丰收,但也就能拨下一千斤的包谷粒子,全村四十几户人家,也够每家分上二十斤的,若是等里正和族老开口要求再答应,就落了下乘,莫不如自己先提出来,村里人也多承一份人情儿。


“提起种子,我才想起来,昨晚我娘还说,村里就我家的包谷早熟长成了,若是到时候有乡亲要换些种子,我们一家就少留些口粮,尽量给乡亲们都换了,可是今日还没等晒干呢,就被王家婶子偷了,真是太可恨了,抓到她的时候,她只背了一袋子,我也没来的及查验家里丢了多少,谁知道她偷几趟了?”


众人一听这话,齐齐换了笑脸儿,这个说,“诚嫂子读过书,就是明理,啥时候都记得乡亲们。”


“可不是,我家就犯愁明年没种子呢,这可太好了,二丫头,叔先说一声,换个五十斤啊。”


“五十斤?你家就两亩地,二十斤就够了,你抢那么多干啥,也不留点儿给别家”


族老们见众人马上就要吵闹起来,重重咳了几声,那几个声音最高的红了脸,尴尬的挠挠头,不敢再出声了,里正这才说道,“诚子媳妇是个明理的,她们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以后大伙记着这份情,能帮就多帮帮。另外,换种子一事,怎么也要给诚子家留些口粮,大伙都按自家多少田,一斤半包谷换一斤种子,不许贪多,若有起了歪心思的,可别怪大伙儿戳他脊梁骨。”


众人皆点头,里正又道,“至于王林媳妇偷粮这事,说起来也是咱们庄里的丑事,真闹到衙门去,丢得是整个大王庄的脸面,林九老弟和二丫头卖个脸面给老头子,就别送官了,让庄里处置可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