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五福盈门 > 第四十九章 任府

第四十九章 任府


刘氏倒没有多怀疑,毕竟现在农忙完了,家家户户的男子们都开始结伴上山去打猎,肉食家里留着过冬,毛皮就卖进城里,攒些银钱,给孩子媳妇儿添件新衣裳,过年时也办置点儿好年货。当然山上的野鸡兔子,甚至狐狸野狼都遭了秧,有这样受伤漏网的兔子自然也不足为奇。


“兔皮放哪里了,哪日让你大叔帮忙拾掇一下,过几日给小三儿做个手套筒。”


林岚愣了下,连忙说道,“娘,我也不会剥皮,那兔皮被我砍得稀烂,就扔掉了。”


刘氏虽然觉得可惜,倒也没埋怨女儿,这么大的孩子,能把兔子剥皮切块,再烧熟就已经不错了,再要求高了,就是难为孩子了。


一家三口,欢喜吃了晚饭,香喷喷的兔肉,让林夕吃得肚子滚圆,赖在桌边不愿动,看得刘氏又心疼又好笑,撵了他到一边。


拾掇了碗筷,林夕做功课,刘氏就带着女儿对账,数银钱。


这几日,南方的商队开始蜂拥而来,到底铺子门前,都要歇歇脚,打个尖儿,所以铺子里的生意着实火爆,现在每日几乎都有四五两银子的进账,除去成本,也有一半的利润,让林家众人都极是欢喜,刘氏原本心里的三分抵触,在这时也抛到了脑后,毕竟有了银子,儿子可以好好读书,家里可以添置新衣新被,衣食无忧,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林岚看着认真数铜钱的娘亲,偷偷笑个不停,心里也为娘亲的转变欢喜。


第二日林岚用篮子提了几只包谷棒子,又揣好了田契,就同母亲一起去了铺子,刚忙了一个时辰,小全子就到了,林岚带了林大叔一起坐了马车进城,直接到了府衙门前。


都说有人好办事,任家老爷又是主管税金的,那些纸笔小吏每逢年节都要去任府走动,自然识得二少爷的贴身小厮,二话不说,把铺子上了档子,写了林夕的名字,又只按照最低一档,少少收了一年的税金八百文钱,这个价儿比街边摆小摊儿的都要少,林岚可是占了大便宜,她也不肯任杰搭太大人情,趁着那小吏盖印的时候,塞了一块三钱重的碎银过去,那小吏也是个精明的,没有推辞就收了。


林大叔本是农人天性,到得这样的官家地方,身子不自觉就矮了几分,原以为会极麻烦,结果只几句话,盖个章就完事了,再看那小吏殷勤客套的模样,心里要儿子考状元做大官的念头,越发坚定,有权就是好啊。


林岚倒不知他心里这么想,见得天色正午,就不肯让小全子再跟着,嘱咐道,“你加主子要下课了,你回去伺候吧,把事情跟他说说,省得他惦记,另外,把这个给他。”她说着,把手里盖了布巾的篮子递了过去,“你们府上的田庄应该也招了灾吧,我家的包谷大丰收,若是拿来做了种子,明年定会有个好收成,我预留了五百斤,告诉你们少爷,让他看着安排。”


小全子还以为林岚是要还刚才的人情,想着大夫人知道少爷出面使唤小吏,定然又要说些酸话给少爷听,若是能用这些种子堵堵她的嘴,倒也好。于是就痛快收下了,目送林岚和林大叔走远,就小跑回了自家。


任杰刚刚下课回来,正在梳洗,见得他拎了篮子进来,还以为林岚又拿给他拿了吃食,眼里就透出一丝喜意,问道,“事情办得顺利吗?”


小全子笑嘻嘻点头,“当然顺利,二小姐的铺子上了档子,又交了低税,明年接着按这个档子交就好了。”


任杰放下手里的布巾,扫了一眼那篮子,小全子立刻说道,“少爷,二小姐今日没捎吃食过来。”


任杰眉梢微挑,掩下心里淡淡的失望,问道,“那篮子是何物?”


小全子揭开布巾,捡出里面的几只金灿灿的大包谷棒子,笑道,“二小姐说,她家今年大丰收,这包谷做种子好,特意给少爷留了五百斤,让少爷看着安排。”


任杰心思转了转,就猜到了林岚的用意,低头想了想,道,“正好要去和祖父吃饭,你拎着篮子一起来吧。”


“是,少爷。”小全子应了,小步跟在任杰身后,主仆二人出了西厢房,顺着游廊,很快进了正房堂屋。


一只八仙桌上,已经摆好了热腾腾的饭菜,有鱼有肉,还有香米饭,可是坐在主位的任老爷子却皱着眉头,很是不愿意动筷子,上了年岁的人,胃肠弱,对这些鱼肉之类的吃食,不好消化,又觉太过油腻,想吃口清爽的小拌菜,又已经进冬,根本没处找去,于是这胃口就更不好了。


站在老爷子身后的陈管事,也是犯愁,老爷子本就身子不好,饮食再这般少,可就是雪上加霜了,他正心急,看这小全子跟在后面,拎着个柳条小篮子,心下一喜,以为是林家二小姐又送吃食来了,前几次送来的蒸饺、包子和烧卖,老爷子可都没少吃,今日不知是何物,希望还能哄得老爷子多吃几口。


任杰上前给祖父行了礼,然后坐在桌边儿,笑道,“祖父怎么又等孙儿,饭菜凉了味道不好。”


任老爷子苦笑,反而放下了筷子,叹气道,“祖父老了,胃口不好。想我年轻那会儿,下田做活儿,又饿又累,日日都盼着将来能大碗吃肉,大口喝酒,现在酒肉都有了,却又吃不下了。”


任杰亲手给老爷子盛了碗排骨汤,笑道,“祖父,林家大叔在城南官道边儿开了个食肆,岚儿的娘在后厨帮忙,岚儿也帮忙想了几样好吃食,先前那些包子烧卖都是她的手艺,祖父不是赞过味道不错?待明日我让小全子给她捎个信儿,看她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老爷子一听就皱了眉头,“哦,林家是书香门第,怎么倒行起商贾之事了?真是胡闹,祖上先人的威名,是让他们这般糟蹋的吗?”


任杰连忙解释,“林大叔几家只是同阑儿家里连了宗亲,并无太大干系,林伯母也只在后厨帮忙,不曾在人前露面,想来也是不愿被人误解。”


老爷子叹气,“这刘氏同诚子是一个脾气,太过倔强,怎么也不肯受咱们府上的银钱。”


任杰淡淡一笑,“林伯母也是怕岚儿以后进了咱们府里,受人褒贬。”


老太爷想起前院那个官家千金出身,却半点儿没有大家气度的儿媳,也觉刘氏虑事不是没有道理,这般想着,他胃里就觉更堵,起身就要离座。


任杰哪肯看着祖父不进饭食,连忙示意小全子把篮子拎过来,露出里面的大包谷棒子,笑道,“祖父,您看,岚儿家里今年大丰收,包谷棒子又长又成实,最适合做种子,林伯母特意多留了五百斤给咱们府上,明年田庄里就不用惦记去南方买种子了。”


任老爷子把包谷棒子接到手里,上下翻看,脸上就见了喜色,直道,“这包谷长得真是好,别说今年遭了灾,就是好年景里,咱们那田庄里也没出过这等上品,做种子是极好的。”说完,老爷子放下手里的包谷,笑道,“刘氏可不是这般圆融的性子,这主意怕是岚儿想到的吧,这精丫头,又聪明又细心,倒是足以配得上你了。”


任杰脸上一红,把篮子递给小全子,就劝着祖父吃饭。老爷子心情好了,也有了些胃口,喝了一碗汤,吃了半碗米饭,虽然不及平日多,可也把陈管事欢喜坏了。


晚饭时,任老爷唤了陈管事到主院问话,陈管事就把这事儿说了。


任府的田庄本就是任老爷买给老爹的,想着老爷子有个营生,就少同媳妇儿生些闲气,他的日子也好过些。这一招确实好使,老爷子种田还真用了心思,春夏忙,秋时丰收心情也好,一年里只有冬时才有空闲挑挑儿媳的失礼之处,所以几年来,任府还算安静。


唯有今年遭灾,粮食欠收,田夫人无意说了句,就是丰收也没有几两银子进项,这话不知怎么就传到了老爷子耳里,叫了他去臭骂一顿,他正犯愁以后要怎么安抚老爷子,林岚这里就送了种子上门,这可真是雪中送炭一般。


任老爷也放了心,难得赞了林岚几句,嘱咐陈管事,“把林家剩下的种子都给老爷子拉回来,记得按平日双倍价格给银钱,再备份厚礼。礼单给老爷子看过,哄老爷子高兴高兴。”


陈管事应下,转身退下了,田夫人立刻就拉下了脸,道,“林家这丫头,不知是吃什么长大的,真是精怪,不过几粒包谷种子,特意送到老爷子跟前讨好,转手就得了这么多好处,可是比单卖外人要赚多了。”


任老爷有心替林岚辩驳几句,又不愿夫人更生气,只得道,“老爷子身子不好,因为遭灾,这几日饭食进得都少,这丫头能把老爷子哄高兴了,咱们也少挨几句训斥。”说完,就起身去了书房。


任夫人还是觉得心下不喜,眼睛转了几转,唤了她从娘家带来的奶娘,轻声吩咐道,“嬷嬷,找人打听一下,看林家最近有何动静,我可不信那丫头这般好心,别是有何事要求到咱们府上,才上门献殷勤来了。”


“是,夫人放心,老奴自会打听明白。”那奶娘应了,转x下去找了她的儿子,吩咐此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