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五福盈门 > 第六十七章 惩戒

收费章节(12点)


第六十七章 惩戒


小全子早等在门上,听见厅里有传唤,立刻就捧了个盖了大红锦缎的托盘上来,他一路穿过大厅,有嗅觉好的,隐隐觉得有甜香入鼻,忍不住更是好奇,难道托盘里是吃食?


林岚待小全子走到她身侧,也不啰嗦,伸手就掀开了红锦缎,于是露出托盘上,摞成两层的六只陶碗般硕大的水蜜桃。


嫣红的色泽,饱满圆润,在一室的烛光照耀下,更显诱人,一股比之刚才浓烈了许多的甜香迅速溢满了整个大厅,众人齐齐瞪大了眼睛,沉默好半晌,猛然爆出一片叫好声,“寿辰送寿桃,真是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寿礼了。”


“冬日里,哪处得来的鲜桃,怎么好似才从树上摘下一般?”主桌儿上一个老者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林岚却不答,笑道,“老太爷,这寿桃和碧玉兰,都是我亲手所种,虽不值多少银钱,但却是我一片心意,还望老太爷不要嫌弃。天色已晚,城门马上就要关了,我这就要赶回家去了,不能多留,以后进城时,再来探望老太爷。”


她说着,又端庄行了个礼,就转身稳稳走出了大厅,留下一众宾客,吃惊的,敬佩的,皱眉的,各有不同。


这小女孩儿,看着年幼,但却真真是一副傲骨,刚才在内厅受了折辱,尚且笑脸站在人前,献上寿礼,然后却连赞语都不听一句,转身而去,不失礼又恰当的表达了她的愤怒,哪怕是年长之人,也做不到这般吧。


主桌上一众老者互相对视一眼,都是点头,这样的好孙媳儿,怎么就落到任家了,任家的儿媳显然还不待见,以后怕是要热闹了。


任老太爷叹了口气,扫了一眼那托盘里的大桃子,到底心里生不出什么怒气,于是笑道,“这丫头住在城外,母亲管的极严,倒是老夫疏忽了,陈管事去送二小姐回去。”


“是,老太爷。”陈管事应声,迅速走了出去。


众人附和着,这个夸赞老爷子好福气,那个夸赞寿礼新奇,特别是那桃子真是引人垂涎,任老太爷重新露了笑脸,大厅里又热闹了起来。


任杰陪着一众同窗和各家少爷们坐在偏厅了,先前内厅的动静没听到,倒是把后来林岚献寿礼的那些话听清楚了,林岚断然离去,他极恼怒,但是转念想想,林岚做事向来有分寸,上次任涛推倒她伤了手,她还劝自己不要生气,今日这般,定然是有什么原因。


任涛坐在一旁,嗤笑道,“农家丫头,就是农家丫头,半点儿规矩没有”


任杰扫了他一眼,没有接话儿,众人平日一处读书,都知他们兄弟不合,精明的不肯搅合进来,心肠好的就开始打圆场,说些城里的新鲜事,也就把这事遮过去了。


待得酒宴散去,送了宾客出门,任安道尚未回到主院,就有小厮来禀报,“老爷,老太爷要您和夫人过去。”


任安道心下一哆嗦,知道自己老爹怕是真恼怒了,想了又想,也没有办法,只得道,“把两个少爷也唤来,一起过去。”


那小厮却道,“少爷们已经在老太爷书房了。”


任安道心里更觉不好,现在回主院,夫人必定又要抱怨,不如就躲了吧。于是道,“你去禀报夫人,我先过去。”


任老太爷坐在一张藤椅里,面前的书桌上摆了那盘水蜜桃,桌旁则是那盆碧玉兰,脸色看不出息怒,手指在桌上敲着,儿子孙子们来了,都未曾抬一下眼皮,倒是儿媳妇进门时,清清淡淡的扫了一眼,只把本来还心存恼怒的任夫人吓得微垂了头。


任安道等了半晌,不见老爹说话,就上前说道,“爹,唤了儿子来,可是有事吩咐?”


“我老了,就是个眼瞎耳聋的老头子,哪里敢吩咐你一个五品官啊?”


任老爷还是不抬眼,端起手边的温茶喝了一口,任安道赶紧跪下,道,“爹,您老不要生气,儿有什么错,您老尽管责打,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任涛还以为祖父是为了林岚折了他颜面生气,心下欢喜,忍不住就想火上浇油,“祖父,那林家野丫头太没规矩,下次她再上门来,孙儿帮您教训她,抽她几十鞭子…”


“闭嘴,岚儿那丫头没有任何错处,就算有,也是被人家欺得狠了,未来儿媳妇上门,居然坐在最下首,被一个商家之家的丫头指着鼻子叫骂,任谁也忍不下这口气,她是给我老头子留了颜面,否则当众叫破婚约,再掉上两滴眼泪,明日我们任家的脊梁骨就能被翠屏城人戳烂”


任涛没听出祖父是在责怪他**,还在那里辩驳,“我爹是同知,我外公是知府,谁敢说我们任家的闲话,扔他进大狱”


任老太爷听得孙子这般愚蠢,伸手就把茶碗砸了过去,任涛虽然吃惊祖父会打他,但也没忘了一偏头躲过去,可惜,他忘了身后就是他娘,那茶杯正好砸在任夫人脑门,弹到地上碎掉了。


任夫人惨叫一声,捂着脑袋就坐到了地上,任安道也慌了,上前扶了道,“夫人,你怎么样,砸到哪里了?”


任夫人从小娇生惯养,嫁到任家,任安道因为丈人提携的关系,别说打她,连大声说话都不曾,今日突然受了公爹的打,哪里忍受得了,一迭声的喊着,“哎呀,要死了,我头疼,快去跟我爹娘送信,我怕是要死了”


任老爷子本来失手打了儿媳,心里还有些愧疚,但听得她这么说,脸色顿时就青了,任涛再不成器,也是他孙子,他怎会下重手,力道本就不重,到得儿媳那里就更轻了,她居然还这般喊叫,岂不是再指责他,好似他故意打的一般?


“别喊了,顶多红肿一块,哪里就到死那么严重,若是叫你父亲来也行,老夫也同他说说什么是做儿媳的规矩?”


任夫人一愣,也忘了继续喊了,以前,她这般哭闹,任安道再从中转圜两句,老爷子也就妥协了,今日这般强硬,倒也让她害怕了,转而小声啜泣,手下却掐了任安道的胳膊。


任安道吃痛,心里为难又厌烦,在父亲和夫人之间,受了多年的夹板气,他也是没有办法,于是说道,“父亲,要不然我先扶她下去上点儿药。”


任老爷一瞪眼,还要说话,却一眼见到在一旁站着的任杰,心底叹了口气,他若是狠下心罚了儿媳,儿媳不能拿他如何,小孙子恐怕日子就不好过了。


“我今晚唤你们过来,就是要告诉你们,林家那丫头,以后是杰儿的媳妇儿,就算你们再是不喜欢,在外人面前也要把脸面装下来,若是让外人传说我们任家嫌贫爱富,家法处置。”


任安道连忙应道,“爹放心,儿子记下了。”


任老爷子看了看低着头,不知道是真哭,还是装样子的儿媳妇,到底还是恼怒,道,“高氏回去把女戒抄上十遍,三日后送到书房来。”


任夫人听得罚她抄女戒,这显然是讽刺她没有妇德,立刻就要抬头反驳,却被任安道一把拦住扶起,勉强行了礼,就退了下去。


任涛悄悄蹭到门边,刚想跑,老爷子又扔了一句,“任涛去祠堂跪两个时辰。”


任涛立刻就蔫了下来,瞥了一眼低头站在书桌儿边的弟弟,眼里闪过一抹恨意,连礼都没行,扭头就走了。


任杰关了门,回身沉默半晌,才道,“祖父,今日这般,以后岚儿…”


任老太爷叹气,“这般行事正是为了岚儿,高氏越发没有规矩了,连颜面都不顾及,若不敲打几句,以后兴许都要替你悔婚,另娶她人。”


任杰皱眉,好似有些不相信,毕竟知道他与林岚有婚约的人很多,今日祖父更是公之于众,大母怎么也不能反悔啊。


任老太爷见得孙子脸色,开始后悔当初因为怕嫡庶兄弟反目,自小把他教得太重规矩,太死板了,但是此时想改已经很难,就道,“这几日那吴家母女来的太勤,她打着什么主意,怕是府里的下人们都看明白了。罢了,你也歇息去吧,过几日去看看林家那丫头,她那脾气可同她爹一般,今日看着是没什么恼色,其实心里必是气极了。”


任杰应了,退下回房去了。


不出任老太爷所料,林岚确实气得狠了,勉强挂着笑出了大厅,脸色就变了,把个手里的帕子当了大夫人的脖子,狠命的拧了起来。


陈管事随后追了出来,见此,连忙低了头,说道,“二小姐,老太爷遣小的送您回去。”


林岚松了帕子,笑道,“那就劳烦陈叔了,天色不早,咱们还是快些出城吧。”


陈管事应了,引了她到大门口,早有小厮套好了马车,林岚坐上去,马车就出了城,到得铺子外时,林老大夫妻正在吃晚饭,林岚请陈管事停了车,笑道,“陈叔,你送了我,会城时,城门必定关了,不如我请大婶子一起回村,你回来时,就同我大叔住在铺子里吧,明早开了城门再回去,也耽搁不了府里的差事。”


陈管事自然说好,于是林大嫂也上了车回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