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四大天坑,九年治水

究竟是神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女娲的寝宫,惨遭伏羲祸害,一道能轰破九天的神雷,在里面炸开了。
其中的惨状暂且不说,仅是那份威能,便让娲皇宫的禁法悉数开启,将一片时空天地化作了混茫,时光滔滔,湮没了万道,横断了千秋。
天机断绝,万象成空……这却又恰到好处的遮掩了殿中的真实,令人无从推算里面发生事情的内幕真相。
这完美的配合了鲧,帮他填补上种种可能存在的漏洞——像是他根本就没有进入过娲皇宫!
无瑕的配合。
让重华也好,太一也罢,都不能知晓这份真实。
当然这不是说,女娲能料知后事,算中了有鲧这般折腾,特意遮掩……即使算中了,她也是要把鲧吊起来打,哪里可能会配合?
这些隔绝天机的布置,只是女娲单纯的防范伏羲罢了!
就好比面对神出鬼没、耳聪目明的家长,调皮的孩子绞尽脑汁,给自己安置上了隔音的设施,以便于大门一关,禁法一开,便能愉快的玩耍,彻底的嗨起来……甚至于,心气不顺的时候,还敢堂皇正大的口吐莲花,不至于迫于羲皇的淫威,纵有不满,即使是在背后,也只敢在心底腹诽。
否则,羲皇心头有感,掐指一算,便给记上一笔,秋后算账。
女娲狂点了防御天机易数的本领,虽然不知道这面对一位真正的盘古,究竟有多少用处……
但是!
欺负一下跟她差不多的,或者是比她菜的,却足够了。
一颗都天神雷,轰的娲皇宫巨震,防御姿态瞬时拉满,仿佛正有翻天覆地之变化,阵法神祇震怒,是对于不速之客的驱逐,是对窃贼的流放。
当这样的情况上演,诸神再无法洞察丝毫蛛丝马迹,只能无奈的等待一个结果。
他们其实也很好奇。
——如果只是拿一份息壤的话……至于有这么大的动静吗?
“娲皇……她也不小气啊?”
一些古神大圣窃窃私语,“息壤这东西,本身是可以无限增殖的,具有一定的大罗特质,除非特意,便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再者……息壤虽珍贵,但要看在谁的手中。”
“女娲道友,可是造化至圣……在当年有巢地产被太昊天帝重拳出击捣毁之后,这位长公主殿下痛定思痛,转行去折腾了新材料,是洪荒天地最大、最高端的天材地宝供应商!”
“息壤这东西,还是她琢磨出来的……配方什么的,都在她手上!”
“唉……说起来,以女娲她刻苦奋斗的精神,登峰造极的修行造诣,一路走来,可是硬生生卷出了四大天坑专业,后来者看了无不泪目,狗见了都摇头……”
“嗨!据说当年娲皇殿下其实不想卖新材料来着——她想一步到位,直接卖成品,卖新材料、新技术打造出来的军火!”
“技术垄断,还能让别人不能不买。”
“听说……只是听说,宣传策划的口号,这位太昊天庭的长公主都纠集参谋想好了……什么你出钱,我们把好武器卖给你;你不出钱,我们就把好武器卖给你的对手……”
“可惜,她还在自己的洞府里**的时候,就有神兵天降,鸿钧道祖拿着太昊天帝的法旨,抓捕了许多与会成员,连娲皇殿下都被请去在规定的地方、规定的时间内,进行洗心革面的自我反省……”
“反省完毕之后,才被太昊打发走人,去开了一家材料公司,专门倒腾天材地宝……”
“还别说……女娲殿下的聪明才智用在了正道上之后,那成果是一个接一个的出……我到现在都觉得,太昊陛下对她的教育培养还挺管用的哈!”
诸神在联通的虚空网络中嘀咕着当年的老黄历,扒了扒娲皇的黑历史,心态很轻松……毕竟,众所周知,版本更新,大女娲、小后土,都被踢出去了嘛!
只是,用游客账户登录,且刚经历了被爆破拆家这等非凡体验的女娃,眼神彻底不对了。
她攥紧了拳头,磨了磨牙,忽的蹲了下来,摸出一支笔,一个小本本,开始了奋笔疾书。
管理员潜水了,你们这帮群员就敢胡说八道?
记下来!
通通记下来!
日后有你们好果子吃!
拉完了清单,畅想了一番盘古后的未来,将一群胆大包天的混账家伙揍的面目全非,小女娃难看的表情才算好了些。
不过,她想着想着,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鲧!”
“伏羲!”
“这帮人……”
“他们在策划着什么?!”
她嗅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更加确定了——这是一把在钓她鱼的局!
“我得当心点……”
女娃更谨慎了,小心的收敛自己的痕迹,仿佛自身从来不曾诈尸复活过。
……
“轰!”
刺目的血光,恍如梦幻泡影,在天地苍茫四野中闪烁。
天机一片朦胧,娲皇神宫截断了一段天机,又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彻底将水搅浑了。
羲皇的行踪诡秘,但是他并非不存在了!
只是,许多事情的真相,都掩藏在无比深沉的黑水之下,让人看不清,道不明。
诸神也好,各自阵营也罢,只能去等待结果,看一看后事如何。
而后事……
便是鲧的归来!
“咳!”
“咳咳!”
鲧降临在东夷的大地上,半边身子都破碎了,赤红的鲜血,沾满了残躯。
他血肉模糊的出现在东夷的至高殿堂,那是一个个氏族共商大势的会议场所,鲧惨烈的状况,震动了所有人的心弦。
一个个氏族的领袖看着他,都是动容,豁然起身,不敢有任何一人自恃身份。
哪怕是重华,亦如是!
这是对勇于牺牲者的尊重!
即使是伪装者、卧底者,都要虚与委蛇,不敢有丝毫的不合群之处……那怕不是立刻结束了政治生涯,被驱赶出核心。
他们能做的,只有让世人去遗忘英雄的功绩,亦或者是巧取豪夺,将那份光彩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欺负死人不会开口说话。
但是,鲧……现在还没死!
面对着一道又一道眼神目光,鲧艰难的笑着,残存仅剩的一只手臂,颤颤巍巍的举起来,露出掌心上的一捧泥土。
“我没有辜负这片土地上人们的希望……”
“息壤……我偷来了……”
“咳咳!”
刺目的血花,染在大地上,鲧的呼吸微弱,“我从娲皇宫里,将它带了出来,连带着一些小物件……”
“这下,弱水有治了!”
一个个氏族的领袖屏住了呼吸,他们眼中是喜悦和哀伤并存。
喜悦,是有了希望和曙光。
哀伤,却是看着鲧的状态,明白这份希望获得的不易。
“鲧!”重华的眸光变幻了一瞬,而后大踏步的前行,直接逼到了鲧的三步之内。
他略带着点咄咄逼人的气势……而这,一下子便引起了一些氏族领袖的紧张,气氛凝滞了。
像是那涂山氏,更是一手按在了腰间的兵刃上,气息若有若无的庇护着伤残的鲧,在与重华隐隐针锋相对。
这仅是其一,还有更多的氏族领袖,与之相差无几。
东夷的这片大地上,不是所有人都拥护鸟师的!
也不是所有人,都淡忘了曾经的牺牲,泯灭了先辈的功绩。
曾经是没有得选,所以大家只能低头去走重华安排的路。
但如今,鲧给出了全新的选择!
那么,他们便不会允许这条路,被扼杀在萌芽中。
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在告诉着重华——
你,可不要因为政见不和,便做下什么傻事,伤害到鲧!
你们鸟师想做妥协派,我们可不想!
似乎是被这份包围在身边的警惕和敌意慑住了,重华顿住了脚步,果然没有再继续前进。
他脸上挂着洋溢的笑容,看着鲧的目光很是欣慰,仿佛是在满意东夷有这样的英杰横空出世,做成了那样不可思议的工作。
“鲧,你辛苦了!”
重华说道,“你窃土之举,无异于当年燧人氏点火,都是改变人族进程的重大转折!”
“人族有你,是一件最大的幸事!”
“你为族群做出的牺牲,人族上下,永世不忘!”
“重华陛下过誉了。”鲧垂下目光,无喜无悲,“我只是尽力所能及的一份力罢了。”
“我只是不想见到,无数子民的艰苦奋斗成果,因为一场天灾人祸,便是一夕之间一无所有,并且还要受到他人的逼迫,选择违心的道路。”
“人生于世,不止有物质的追求,还有精神的追求……这是人性潜在汇集的大势。”
“重华陛下,你说是吗?”
“……”重华眸光微烁,而后含笑点头,“不错,有道理。”
“你的担忧,我亦知晓。”
“其实,你大可以摊开了说……我又不是什么霸道冷酷的领袖,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的!”
“唉!”他深深的叹了口气,“世人多误我,觉得我背离了先祖的道路,脱离了少昊古帝的轨迹,与敌人妥协了。”
“但,其实不然。”
“我从来不曾对天庭低头……现在暂时的加入,也不过是为了渡过难关而已。”
“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会引领着东夷再度脱离,打造出完美的内循环……这一回,针对着敌人钳制我们的手段,东夷将会做出完美的防御,成为永不沉坠的堡垒。”
“至于所谓的变心,更是荒谬……我所代言的人族理想,并未妥协对妖族现实的战斗!”
“只是受限于情势,我们要做出一定程度上因时制宜的改变罢了。”
“如今……”
重华看着鲧,眸光深邃,“你这里,能够提供一种全新的破局方法,能够两全其美……我自然是很乐意见到的。”
“这样吧。”
“治水的工作,我交给你……而我这边,在你治水期间,尽量跟天庭周旋,以便争取时间。”
“只要你治水成功了,我们跟天庭开战,血拼到底,也是有足够的底气了!”
“鲧,你觉得如何?”
“鲧……定不负使命!”鲧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便好!”重华微笑,“不过,还请尽快……只有生产建设尽快恢复了,我们东夷才打得起全面战争。”
“否则一旦后勤战备跟不上,我们就只有拿将士的性命,去抵挡敌人的火力,从而换取战线防守的稳固了。”
“我们作为族群的领袖、智者,存在的意义,不正是为了让无谓的牺牲减少吗?”
“若是决策带来的结果反而更严重……那却是我们的失职了。”
重华,以大义锁死了鲧后退的余地。
治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失败了,导致战争爆发,后勤跟不上……你鲧,就是整个东夷的罪人,乃至于是整个人族的罪人!
“我明白的。”
鲧平静的点头。
他早已超然了生死的束缚……甚至于,连生死都是一份筹码!
这种极致的平静与豁达,反而是让重华有些心里毛毛的,仿佛嗅到一种不详的气息。
所以,他决定了……
‘送他早些上路好了……’
重华定下了心。
治水,不是易事。
因为,那需要治的……可不仅是水,还有妖!
在鲧前行的路上,注定了是困难重重……有息壤又能如何呢?
他堵的住天灾,却放不住人祸!
……
鲧上路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踏着龙师走过的路,综合了前人的心得,在苍茫山河间撒下了息壤,变迁了环境,重整四野。
这自然是克制了泛滥的弱水,连带着其中繁衍扩散的精怪。
主场变了!
人族的主场,便是大地,是土……因为人族便是自女娲抟土造人而来。
息壤的存在,落在每一处山河,都是对人族基本盘的巩固……而土克水,却是克制了弱水,克制了水中的精怪。
这是一种生存空间的扩张与压缩,填海造陆的玄微,重塑了东夷的气数格局。
时间在这里,在所有人的期盼和注目中,过的很快,也过的很慢。
九年!
在天地纪元中是一个很短暂的刹那。
可在东夷,却是天翻地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