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武侠小说 > 武林门派争霸录 > 第两百九十八章 召见

徐振哈哈一笑:“贺礼是一定要送的,因为这是我们一干同僚对薛掌门共同的感谢!”
目送马车消失在夜色中,薛畅转身进入院内,来到后院厢房。
为了明天的比武,徒弟们已经各自就寝,薛畅在徐熙的卧房前默然站了好一会儿,才悄然离去。
…………………………………………………………………………………………
武林大会个人比武的第五天,薛畅按照要求再次出现在宫廷广场,但实际上这一天的比武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已经登顶的他更像是衣锦还乡的状元,接受着其他武林人士的羡慕和恭维。
当然,既然不用上台比武,薛畅就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观摩比武之上。
开局的五场比武,最吸引人的无疑是无怒禅师对峨嵋派静心师太这一场,静心师太已经获得了一场平局,只需再获一场平局,她就能成为下一个护国武者。
不过无怒禅师在原来的六位护国武者中一向进攻最为凶猛,虽然在昨天与薛畅的切磋中出了丑,但毕竟双方没用内力、打斗犹如儿戏一般,而今天他会不会让静心师太过关呢?众人都拭目以待。
比武开始之后,静心师太依旧如昨天一样,一套峨眉金刚掌恢宏大气、劲道十足;无怒禅师却以大力金刚手应战,丝毫不因对手是佛门同道就手下留情,出招刚猛凌厉,招招不离对手要害。
同是金刚,到底谁胜一筹?
三百招之后,无怒禅师开始占据上风。
静心师太不得已转而使出穿雪飘云掌,以这套更为灵活省力的掌法周旋,再偶尔以佛光普照突袭。
无怒禅师以千手如来掌对应,此掌法迅捷凶狠,攻守兼备。
战至五百回合,静心师太终因不敌而落败。
场边武林人士在为之惋惜的同时,也意识到昨日的平局或许有杨通平真人相让的原因。
静心师太心中有沮丧,但更多的是释然:算上之前的两届论法会,她总共三次冲击护国武者之位,都以失败告终。或许正如昨日杨真人所说,现今的峨眉武学过于刚猛,并不太适合女子,既然走这条路难以登顶,不如下定决心试试其他的路……
静心师太落败时,其他如卢常才等向护国武者发起挑战的四人早已认输,回到场边休息。过了这一轮,已经再难有武林人士通过几次考验,最终获得护国武者的挑战权,整个赛场的精彩程度大幅下降,不过薛畅却看得很认真,他需要更加丰富系统里的实战训练,为他将来研造新的武功准备素材。
不过,泰祥帝却看得有点索然乏味,扭头问旁边的曹忠:“还有几天结束这边的比武?”
曹忠想了想,回答:“应该只剩两天了,皇上。”
“关于北燕奸细的事,你们弄明白了吗?”泰祥帝转而问道。
“多亏薛掌门,前天龙卫就已经确认的那名北燕奸佃,并且对其进行了监视,昨天还特地放出了一个假消息,结果此人在当天晚上就主动与北燕使团联系,龙卫因此找到了四夷馆的内奸,如今他们都在龙卫的监视之中,想看看还能不能再顺藤摸瓜,找到更多。”
“不用再等了,立即实行抓捕。”泰祥帝果断的下令。
“是。”
“等今天的比武快结束时,将北燕的那个使者东方雄召上来。”泰祥帝继续说道。
“是,皇上。”
到了下午,泰祥帝让皇后、贵妃以及洛阑梦提早回宫,曹忠和另一名另一名武功高强的老太监侍立两旁,又多调了一群龙卫上城楼、担任护卫,这才召东方雄进见。
“燕国使臣东方雄参加周国皇帝陛下!”东方雄不卑不亢的说着,躬身行完礼后,就起身看向泰祥帝。
“无礼!怎可直视君王!”曹忠出声喝道。
“身为人主,应该有大气魄,怎会怕被人看。”东方雄平静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不屑,朝北面抱拳拱手:“我国至尊就从来不怕人看。”
东方雄的眼神过于锐利,更何况刚听说他练有一种奇功,可以通过目光来伤人,对此泰祥帝是有点心悸,可被对方言语相激,好胜之心顿起,当即说道:“朕若是没气魄,又怎会允许你来此观看武林大会。”
“在这点上,臣使佩服皇上的气度。”东方雄坦然说道。
泰祥帝面色稍霁,接着问道:“使者已经观看好几日了,觉得如何?”
“贵国武林确实高手云集,在这一点上我燕国有所不如。”东方雄说着,话风一转:“但是其中的大部分暮气沉沉,抱残守缺,无进取之心,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
虽然泰祥帝知道对方所说的有些是事实,这也是他为何急切的颁布新诏令的原因,但对方直接当面打脸,却让他感到很是不悦:“既然使者瞧不上我大周武林,为何又几次三番暗中派人引诱他们投靠北燕呢?”
东方雄不慌不忙的朗声说道:“皇上,这几十年来两国商贸繁荣、文化交流也颇多,武林人之间相互学习又有何不可呢。相比周国,臣使觉得我燕国能够提供给武林人更好的修炼条件,帮他们突破关隘,更进一步。毕竟,武林人,武林人,武功好才是根本……”
泰祥帝听不下去了,挥手打断他的话:“武林大会已经让使者观看了五日,朕想这已经足够了,就不想再多留你们了,明天就请返回吧。”
泰祥帝直接下逐客令,东方雄扬了扬眉,旋即说道:“皇上要是不说,臣使也准备提出来,这武林大会确实不值多看,臣使明日就率使团返回,多谢皇上这几日的盛情款待,日后必有回报!”说完,他拱手行礼,然后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泰祥帝重重的锤击椅臂,愤恨的骂道:“这厮可恶!曹老,让龙卫将那几名抓获的北燕奸细立即处决,明晨将首级挂在北燕使团要经过的北城门上!”
曹忠稍作迟疑,回应道:“是,皇上,老臣这就去通知徐振。”虽然他觉得泰祥帝此举太过强硬,恐会刺激到东方雄,但东方雄如此嚣张,若不坚决给予回击,只怕会让北燕觉得大周软弱可欺。
下达完命令,泰祥帝望向广场,轻声说道:“去把薛畅招上来吧。”
一连两天都受泰祥帝召见,薛畅不知道在场的武林人有多羡慕,他自己倒是没了最初见的紧张和激动,心情越发平静:“小民参见皇上!”
“小民?”泰祥帝面露微笑:“再过段时间你就不能用这个称呼了。朕知道你们武林人做事喜欢简单、怕麻烦,但是呢,公主出嫁是国之大事,虽然朕已经尽量的缩减了一些繁琐的礼仪,但是如指婚、纳采、出降、归宁这些个公主出嫁应有的礼仪还是要有的,不知你可有准备?”
“小民……呃,小民……”薛畅瞠目结舌,无论是他、还是原主,对婚姻大事都是一无所知的,更何况昨天下午刚得泰祥帝的承诺,晚上又在思考徐熙的事情,今天一早就来观看比武,心思还没有放到婚礼上来,顿时羞愧而不能言。
泰祥帝看在眼里,没有感到不满,语气越发和蔼:“你和你的弟子们如今还暂住在神女宫的府邸,在京都没有你自己的住宅,公主出嫁之后住哪里呀?所以朕要赐你一栋宅子,作为你迎娶公主之用。”
“多谢皇上的恩赐!”薛畅赶紧拜谢。
“你不用谢,实际上朕是占了点便宜,你晋升护国武者,封侯之后朝廷本就应该赏赐住宅,而作为驸马,皇室也应该赐于住宅,这样算起来朕还省了一栋宅子。”泰祥帝开玩笑的说道。
薛畅只能生硬的笑了笑。
泰祥帝收敛起笑容,正色的说道:“明天这里的比武会暂停一天,朝廷要召开大朝会,其中一件大事就是宣布将魏国长公主下嫁于你,所以你也要参加,得让朝中众臣见一见你,知道朕的妹婿长什么样。
之后呢,朕会派遣内务府的人员帮你打理婚房以及婚礼的其他事宜,你就不用操心了,也不用再来武林大会,安安心心的新房里待着,直至将长公主迎娶回去……”
薛畅听完,松了口气,随后又疑惑的问道:“皇上,小民不能去看武林大会门派比武吗?毕竟小民门下弟子已经在蹴鞠社那边辛苦比斗了好几天,小民若一次都没有在赛场边指导他们、为他们助威,身为逍遥派掌门,实在是心中有愧!”
“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等明天朕在朝堂上的指完婚后,你成为驸马的消息在半日之内就能传遍全城,洛阳民众好热闹,到时候去蹴鞠社的民众不是去看比武,而是围观你,整个赛场的秩序恐怕都难以保证,你想想这会给你的徒弟们带来多大压力……
还有其他武林门派的人恐怕都会争着来与你结识,包括那些京都的富商也会想尽办法与你结识,虽然朝廷有严令官员不得与武林人密切来往,但你作为本朝第一位武林人出身的驸马,若是那些官宦子弟请你赴宴,朕也不好斥责他们……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朕是希望你与长公主的大婚能够顺利进行而不出任何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