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科幻小说 > 吞噬星空之万物之主 > 第一百五十章 降维打击!身、法、意!

《虚空灭极卷》?
林衍看着手中的这颗黑色石子,心底思量着聂竹煌所说出的传承之名。
吴皇陛下的道之根本,法之根本!
就连聂竹煌如此受到吴皇恩宠,都是称圣后,才有幸一窥这最高秘传,还惹得诸多强者嫉妒疯狂,可见一斑。
即便是同为神王层次绝学,也肯定有着高下之分。
这《虚空灭极卷》,作为吴皇最重要的法门,其地位相当于盘王的最核心秘传《盘王法体》!
虽然林衍觉得盘王作为开创一强大修行体系的巅峰强者,《盘王法体》估计还要更胜一筹,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两大绝学,都足以堪称超级传承中的超级传承!
而林衍尚且只是宇宙之主,却轻易就得到这两大秘传,这令得他心底五味杂陈,忍不住升起一丝复杂情绪。
家人们,盗墓真的有用!
如果有什么事情是“盗墓”解决不了的,那就再盗一次!
活着的时候拥有永恒寿命,自然不会轻易将自身底蕴示人,这是强者的共性,即便是林衍,也是如此。
可一旦即将陨落,他们的意志失去对一切的主宰和掌控,生前的名利、争斗都消散化为云烟,想法也会产生巨大的转变。
从恒星级时,得到“分光界主传承”,到现在得到盘王山一脉传承、吴国传承……林衍依靠搜寻系统机缘,在寻宝方面尚且没能取得多大的建树,可在继承遗产方面,算是被他彻底玩明白了。
不得不说,或许起源大陆的修炼文明比宇宙海繁荣无数倍,修炼资源丰饶无数倍,但林衍若真诞生在起源大陆,以他不到真神的境界,想要得到这些好处,怕是活在梦里。
“可惜……”
“宇宙海只有三大绝地,若是有十几个、几十个的,那就好了。”
敢升起这种念头的,自然只能是贪得无厌的林某人。
宇宙海连真神都只有上百位,他却能盼着有十几处、几十处宇宙舟这一层次的绝地,可算是不说人话了。
他就算敢想,起源大陆的强者们也不敢这么送人头啊!
“还剩下流重山!”
“未来的时间里,我除了修炼外,主要就是去挖掘这一绝地背后的秘密。”林衍暗道。
林某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秉性,丝毫未改。
宇宙海三大绝地,倾峰界、宇宙舟……都被他相继征服!
或许还有可能藏有一些秘密,但是在得到这两大传承后,其挖掘价值显然大大降低。
现在最看重的当然就是“流重山”。
流重山,奇诡美丽,宛如迷宫。
这也导致这一绝地的探索难度,相对来说会更高一些,如果有详细地图的话还好说,若是没有地图,那几乎就是噩梦了。
在这67万年里,为了寻找暮星国主遗失的血海盘,林衍以绿线噬虫分体在此探索,势必要面对超出地图范畴的情况,就曾遇到过分体遭受迷失之祸的情况。
可即便再困难,林衍也没有放弃的打算。
无论是暮星国主的血海盘,还是流重山背后的秘密,都值得他孜孜以求。
要知道,等真超脱轮回,进入起源大陆,他再想遇到这样的机缘际遇,很难很难……真有机会接触到的时候,或许那时也已经对他无用。
至于未来的第四绝地“晋之世界”……
若是不考虑晋之神王和坐山客间的联系,这无疑又代表着一晋国超级传承的机缘,但是林衍明知道坐山客是晋之神王转世的情况下,对其的重视度自然比不上其他。
……
哗——
林衍脑海中念头一掠而过,随即一道无形神力延伸开去,迅速包裹了手中那颗黑色记忆之石。
在碰触到的一瞬间,黑色石子表面隐隐一亮,浮现了古老复杂的纹路,紧跟着汹涌澎拜的讯息便直接冲入了林衍的脑海中。
“轰!”
林衍脑海中一阵轰鸣。
隐隐间,他仿佛置身于宇宙星辰之间,无数的场景画面,如走马观花,在他眼前掠过。
浩瀚无际的星空、一颗颗庞大的星辰、一位位散发强大气息的修行者、一艘艘战舰飞舟……仅仅一眼,却从空间的各个角度,呈现在林衍的眼前。
这种怪异的观看视角,令林衍心生困惑。
可就在下一刻——
只见在星空的边缘,他看到了一副画轴,先前所看到的一切,竟都是一幅画卷!
宇宙星辰、修行强者、战舰飞舟,都是这幅画卷的一部分!
真相揭开的瞬间,让林衍万分震惊,灵魂都不禁为之战栗。
这种感觉……就像是传说中的“降维打击”,将整个世界变成了一幅画卷,可见是何等深不可测!
在画卷摊开后,林衍随即看到一道尊贵不凡、身穿暗金色王袍的身影,他面容模湖不清,站在混沌之中,身上散发出浩瀚无边的气息。
在看到那道身影的瞬间,林衍就不由自主生出膜拜之心,仿佛甘愿为其驱策,为其效死!
“这就是创出《虚空灭极卷》的吴皇陛下?”林衍暗自道。
轰——
那暗金色王袍男子轻轻弹指,那幅画卷顿时像镜子般瞬间破碎,蕴含着一种超出理解的恐怖威能。
林衍眼前所看到的场景也和那画卷般,一同破碎,化为无数讯息迅速融入林衍的灵魂中。
堪称海量的讯息!
铺天盖地涌入林衍的灵魂。
在传递融入灵魂的同时,林衍也隐隐感应到一股无形限制,他瞬间心有所觉,这是限制他无法将修炼内容外传的手段。
……
山峰之巅。
聂竹煌微笑看着沉浸在接受传承过程中的林衍,没有任何打扰。
忽然——
林衍手中握着的那颗黑色记忆之石,表面古老复杂的纹路耀眼到极致,随即竟是化为无数光点,消散破灭。
瞬间。
林衍睁开眼,眼中满是震惊和惊叹,可看到手中消散的记忆之石,又多了一丝茫然。
“纵然‘吴’已不复存在,但擅自外传皇家武库之法,终究罪不容赦。”聂竹煌微笑道,“我聂竹煌一生行事,但求无愧于心,倒也不多挂碍。”
“林衍,你的存在为我带来很大的期望,陛下的心血,确实需要一位你这样的继承者,但绝不允许被随意糟践,若是被庸人所得,这只是对陛下的侮辱,也是对我等臣子的侮辱。”
“故而……我在这记忆之石中设下禁制,除非你未来超越我曾经的境界,否则这些传承,即便你自己完全学会,也无法突破限制对外进行传授。”
聂竹煌的态度很明显。
他看重林衍的潜力,可以为此逾矩,但这只是个例,若是被林衍随意外传,那只是辱没先辈的门楣。
“老师,我明白了。”林衍恭敬道。
虽然若是没有限制,他会更自由,但这样的自由,没有必然意义。
《虚空灭极卷》的详细修行法,已经完全融合他的灵魂中,只不过绝大多数的修炼讯息,虽然感应到在记忆中,可在原始宇宙本源意志的影响下,根本无法回想起来。
“所以……林衍,你要牢记,在你的身上,肩负着‘吴’最后的火种。”
“若是你中途不幸陨落,早就覆灭的‘吴’,最后一丝存在的痕迹也将被抹去。”
聂竹煌郑重道:“任何一个超级强者,都必须经历无数的战斗厮杀才能磨练出来,从真神阶段开始,继续往上,每一步都极艰难,可强者……便是历经生死而不死不灭的存在。”
林衍点头。
在弱者时,还能靠埋头修炼一一突破,可越是强者,越要在生死间前行,经历无数厮杀,有着无数的收获后最终才会突破。
聂竹煌继续道:“林衍,我希望你能超越曾经的我,也希望你能将这些绝学传承下去,甚至希望未来的你,能重新再造一个更加强盛的‘吴’!”
“但是……”
“一切的前提都是你能活下来。”
“我曾经可以称得上‘强者’,可从陨落那一刻,一切都是过往云烟。”
“我将这些传承交给你,便是让你在无数生死战斗中,将陨落的概率降到最低。”
“谢老师。”林衍恭敬道。
他能看出来,聂竹煌确实对自己有着极高的期望。
只是这左手一个盘王山,右手一个吴国,都将期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让林衍不由有种他们“所托非人”的感觉。
不过林衍自认恩怨分明,好处他拿了,能做的事肯定得做,只不过这一话题太过遥远,没必要现在考虑罢了。
超越当初聂竹煌的境界,怕是得要混沌主宰极限才有可能。
……
“你接受了这《虚空灭极卷》的传承,可有什么感受?”聂竹煌笑道。
“恐怖。”林衍言简意赅。
是的。
这部绝学给他的感觉,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虚空灭极卷》,作为一代神王的根本法,稍微感悟,都令他受益良多。
其中主要分为【身】【法】【意】三方面。
【身】指的是炼体之法。
和《黑洞圣体》完全不同,和《盘王圣体》将整个身体修炼成一座庞大的宇宙也无相似之处,《虚空灭极卷》中所记载的“虚空灭极身”,所追求的是身体虚化。
不像正常的炼体之法,追求的是肉身强大,就如同兵器、宝甲,肉身强大,防御力自然无比强大。
身体虚化,是将敌人的攻击卸去。
虚化的极致,就是能够穿透一切禁制、壁垒、封锁,同样他人的攻击也很难伤害到一丝,甚至根本看不见他们的存在。
【法】指的是虚空操纵之法。
也是《虚空灭极卷》的主要部分。
就如同成真神后,是以金、木、水、火、土、光线、雷电、风、时间、空间这十大基础法则为根本,凝结虚空。
钧天焰甲的“焚空之焰”,就是简化版本的“一念虚空”。
而《虚空灭极卷》的根基,就是虚空。
只是在它面前,“一念虚空”只能称得上是小孩子的玩具,这部庞大绝学所指引的方向,却是直指虚空的根源。
【意】指的自然是意志。
只是这部意志秘术,虽然有攻击之能,但最强的还是防御。
就如同灵魂秘法,有攻击、防御之分,意志秘术,也有着同样的区分。
如果是意志相当的对手,其中一方施展精妙的意志攻击,就能令对手实力大受影响,甚至直至昏迷,自然就能轻易击败乃至击杀对方。
可对方的矛,若是刺不穿自己的盾,或者根本刺不到自己,自然就毫无作用。
吴皇的道直指虚空的根源,所创造的意志秘术也是源于此,让敌人的意志攻击根本无隙可乘,甚至将其彻底包容。
想要修炼这一意志秘术的门槛,就是意志达到虚空真神层次,并且极其重视心灵境界……唯有“心无限大”的心境,才能贴合这一绝学。
“是的,恐怖。”聂竹煌点头,“陛下所创的这部绝学,可分为八层,你应该也发现,在原始宇宙的本源意志影响下,你能看到的,唯有前两层。”
“第一层,就极玄妙复杂,虽然得到传授的人极少,但我可以断言,即便是真神极限,能悟透第一层的,都绝对百不存一,只有悟性极为了得,才有可能悟透。”
“一旦悟透,凭此绝学,即可以真神之躯,越阶和超越真神的存在战斗。”
“第二层,更加恐怖,真神几乎不可能练成,即便超越真神,都很难悟出,若是在真神层次悟出第二层……面对真神之上的层次,都能轻易斩杀,几乎横扫。”
“这部《虚空灭极卷》,就是我对你考核的标准……其恐怖强横,比起你修炼的原始体系绝学《末法之眼》,都足以胜上半筹。”聂竹煌笑道。
林衍刚开始听着,还在感叹《虚空灭极卷》的强大,可听到后面,却不禁抬起头,面露愕然。
《末法之眼》?
自己修炼原始体系的《末法之眼》,唯有在炎冰域展示过一次,聂竹煌怎么会知道?
“浩瀚天地,有天赋者多,有毅力者也多,或许他们能够小有成就,却无法窥探真正终极。”聂竹煌摇头笑道,“能真正站在最巅峰的,哪个没有一堆机缘机遇?单靠自身根本不可能走到真正顶点。”
“你得到《末法之眼》,这是极大的际遇,是好事,你无需隐瞒,我不会有意见。”
“包括这里的其他绝学传承,你同样皆可研究。”
聂竹煌谆谆教诲:“只是要懂得量力而行,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取得莫大成就。”
林衍满脸茫然。
我是这个意思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