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问鼎十国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全新的庙堂局势

听及缘由,罗幼度便不再多言了。
周小妹的情况他是了解的,周宗本是孤儿,侥幸成为李昪侍从,在重视门第出身的江南一路青云直上,成为赫赫有名的周司徒,这一路艰辛,确实不易。
他热衷仕途,半辈子都用在这方面,一味的向上爬,直到功成名就,才想起传宗接代的事情。生周娥皇时已经六十,然后七十好几有了周小妹。一直都是父女三人相依为命,而今周宗离世,周小妹孤独无依,确实让人心疼。
此去近乎两年,宫里宫外皆发生了诸多事情。
符清儿如聊家常一般,将一切细谈。
宫里的情况都是一些琐事,目前为止后宫还是很和谐的。
折赛花是直性子,性格爽朗,跟符清儿很合得来。
周娥皇清冷高贵,不喜与人争斗,如宅女一般,平时抚琴自娱。
花芯夫人情商极高,八面玲珑,她自知出身不好,更不敢奢求什么。
至于皇甫秀,存在感就更低了。作为高丽皇女,王昭当年将她送来,本就存着一定政治目的,并不得宠爱。随着高丽的灭亡,她更加掀不起风浪。
符清儿自是镇得住场面,只是大略一提。
真正的关键还是围绕丑丑来说的,他不在的这两年里,丑丑负责监国,无可避免的接触一些别有想法的文武官员,想要趁着罗幼度不在,利用年年幼的监国秦王达到某些目的。
符清儿深知后宫不得干政的道理,平时从不过问政务。
但有人想趁她儿子年幼,忽悠诓骗她的儿子,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符清儿早已通过皇后的权力特地召见对方的夫人予以警告。
聪明的人,收到了警告,不敢再动。顽固愚蠢的,自持后宫不得干政的架势态度,不予理睬。
符清儿确实无法绕过宰相去惩治庙堂官员,可将对面名字记下,在此刻吹吹枕边风,那是特有的权力。
罗幼度听得很认真,潮水退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他不在京中的这些日子,很多牛鬼蛇神都会现出原形。
罗幼度听着符清儿的叙述,脑海中已经大致有了一个方向。
果然在整活一方面,文人不会放人失望。
士大夫集团在他的默许下,已经为赵普摧毁,只余下残兵败卒。
历史上影响大宋朝廷的文人集团,已经不复存在。
士大夫集团的核心来至于后周的文臣集团,他们以范质、王溥、魏仁浦为首。这一时期,他们在郭荣的支持下,掌握了一定的权力。因为给武将欺负压制的太狠,文臣集团内部固然有矛盾,但真遇到事情,毫无疑问会凝聚在一起,拧成一股绳。
历史上赵匡胤是向他们这群士大夫集团妥协了,虽然他办了范质、王溥,让自己的人当了士大夫集团的掌舵者,但为了不让自己黄袍加身的事件再次重演,一边收缴兵权,一边与文人集团达成协议,与士大夫共治天下。
大虞朝与宋朝都是继承于郭荣的后周,他们遇到的问题都是一样的,皆有一群不能不用的相对很团结的文人集团。
赵匡胤妥协了,罗幼度则没有。
他一边死抓着兵权,一边扶持窦仪、宋琪、赵普来分化士大夫集团,还提出了一些列偏向利于文臣的政策:劝学、改革科举、推广教育等等等等,给士大夫集团一种依旧维持以文压武的政策。
直到灭巴蜀、江南,吴越归附之后,士大夫集团才觉得不对劲。
但为时已晚,罗幼度已经不需要他们了。
江南、巴蜀文风鼎盛,他们的文臣集团或许没啥骨气,偏于享乐,能力还是有的。其中也不乏韩熙载、徐铉、徐锴这样的清流人氏。
罗幼度通过科举提拔了一批人才,又接收了江南、巴蜀、吴越的人才,摆脱了对士大夫的依赖,最后用赵普将他们打散。
但要认为少了他们就没有斗争,那便大错特错。
恰恰相反,文人间的争斗反而愈发激烈。
失去了主心骨的大臣们开始依附新的力量。
他们有的依附窦仪,有的依附赵普,有的依附宋琪,三股力量开始分食“士大夫集团”的残余实力。
旧的模式打破了,自是迎接新的局面。
符清儿顿了一顿,说道:“还有一事,宋相公在年初举荐二郎为作坊副史。”
罗幼度奇道:“他们很熟悉?”
符清儿口中的二郎是符彦卿的二儿子符昭愿。
符昭愿身为符彦卿的儿子,六岁就给郭威封兴州刺史,领天雄牙将。但随着五代军阀一个个的泯灭,符彦卿也开始急流勇退。
符彦卿将长子符昭信赶出了天雄军,次子符昭愿也以无领兵之才为由离开天雄军,符家一步步的交出了兵权。
符昭愿与父兄不同,从小谨厚谦约,喜好读书。喜好与文人雅士往来,广交朋友,待人有礼,半点没有将门风采,反而一身书生气息。但符昭愿一直生活在大名府,极少进京。
宋琪是朝廷宰相,除了奉命扩建幽州离京以外,一直都在京中,两人的生活轨迹是没有多少接触的。
符清儿摇头说道:“二郎说,此次入京前从未有过往来。此番到京之后有了交集,二郎自己也不知为何举荐自己。妾以为应该是丑丑很喜欢二郎之故。但二郎终究是男子,并未如母亲一般长时间呆在宫里,只是待了不足一个时辰。”
罗幼度笑道:“这宋相公也太小觑朕的这个二舅子了,作坊副史?真是小家子气,不论才学,还是荫补,二郎怎么样也得是一州刺史。这样吧,陇右现在急缺干吏,便让二郎去兰州担任刺史。”
符清儿笑道:“谢陛下体恤!”
罗幼度道:“你我夫妻,何须在意这个。”
他能够理解符清儿的心思,符家的威望就是一柄双刃剑,可以伤敌,亦能伤己。
宋琪这个时候举荐符昭愿,明显打算走外戚的路子,通过推荐符昭愿来换取符清儿与丑丑的好感,从而达到一定的政治目的。
符家的影响力本就不小,如果再让符昭愿在京中立足站稳脚跟,对于符家绝非好事。
符清儿能够在这时拎得清,确实不易。
至于宋琪?
罗幼度微微摇了摇头。
其实他并不介意窦仪、赵普、宋琪拉帮结派。
罗幼度很清楚,别说是朝廷管理着天下,就算是他后世管理的公司,里面内部都会出现各种小团体。
真正的管理者并非打压这种小团体,而是利用这些小团体为公司谋利,将他们掌控在手上。
连一个小小的公司都避免不了的问题,何况是整个大虞朝廷,掌控百万疆域的超级大国?
窦仪、赵普、宋琪身为虞朝宰相,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即便贤德及事无巨细的诸葛亮,面对偏居一隅的蜀国,他的幕府依旧养着蒋琬、费祎、董允、杨仪、马谡这些人,协助自己处理琐事。
身为上位者,若是连几个用得顺手的人都没有,手中没有几个亲信。这并非代表他清廉,反而是无能的表现,只能说明这个上位者不合格,手中无可用之人。
这需要有亲信,用得顺手之人,理所当然的就会有人依附。
宰相之下有尚书,尚书下面也有自己的亲信,尚书以下是侍郎,侍郎同样有自己的人,一个个串联起来,就会形成一个利益群体。
随着王溥、魏仁浦渐渐澹出朝廷,全新的政治班底围绕窦仪、赵普、宋琪来搭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罗幼度甚至默许这种情况,暗中还在促成这种局面。
毕竟“士大夫集团”的核心是后周的一群官员,现在的朝廷是大虞。
窦仪、赵普、宋琪皆是罗幼度身旁的老人。
但如果宋琪是因为收到丑丑特别喜欢他二舅的消息而推荐符昭愿,那就意味着他有可能在宫里收买了眼线,这就超出罗幼度所容忍的范畴。
罗幼度并没有立刻对庙堂上的新局面有任何动作,一连三日他都将心思用在论功行赏之上。
朝局再怎么闹腾都无妨,军方的赏罚必须到位。
孰轻孰重,罗幼度还是很清楚的。
此次覆灭辽国,攻取高丽,上到林仁肇、潘美、曹彬、韩令坤、石守信、高怀德,斩首过重的小兵小卒,乃至于意外触发粉尘爆炸已经阵亡的江惟智都必需获得一定的嘉奖。
唯有如此,才能保证禁军的战斗力。
一支军队的堕落,往往就是从有功不赏,有过不罚,阵亡不恤,赏罚不公开始的。
罗幼度不敢保证自己的奖赏一定让所有人满意,但至少得让八成的人满足。
这可是极为重要的工作,罗幼度在临潢府的时候,已经在拟定赏罚标准,跟身在枢密院的韩微作了深度探讨。
这一路南下,也与韩令坤、高怀德、潘美、曹彬、林仁肇确认了他们麾下将官的功绩赏罚,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工作。
用三日时间,与枢密院做最后的整理。
还特地举行了一场开国以来最盛大的庆功宴。
罗幼度面对庙堂上新的局面,并没有任何动作,而是如自己离去之前,与庙堂上的官员商议如何治理契丹事务。
面对罗幼度,以窦仪、赵普、宋琪三人为首的新党可不敢相互争斗。
毕竟丑丑年少,面对庙堂之事,作出抉择已经很不容易了,让他洞察一群老谋深算之人的钩心斗角,明显不符合实际。以至于面对他们彼此攻讦,以为是意见不合。
以至于整个庙堂好似经历过清洗了一般,一派和和气气。
但事实上罗幼度什么也没干,他就单纯的坐在龙椅上。
这天,罗幼度找来了曹彬、耶律休哥、耶律斜轸。
“见过陛下!”
三人一并向罗幼度行礼。
罗幼度让三人入座,跳过曹彬,对耶律休哥、耶律斜轸说道:“在京中可待的习惯?”
耶律休哥道:“叹为观止,末将去了大虞图书馆,足足五日,从早到晚,不舍离去。”
耶律斜轸道:“陛下,末将好似井底之蛙,京中的繁华,让末将迷了眼睛。末将早听汴京乃人间乐土,世上天堂,却不想繁华至此。”
罗幼度打趣道:“迷了眼睛不要紧,莫要迷了心,上了战场腿软,可不好。”
耶律斜轸立刻道:“陛下放心,臣受陛下不杀之恩,此身愿死在为陛下冲锋的路上。”
罗幼度点了点头,道:“那你去凉州,当李节帅的副手,那里有你驰骋疆场的机会。只是凉州苦寒,不比汴京。”
他短期内不准备大规模动兵,但只要时机一到,必打西域。
最近几年他准备增强凉陇力量,作提前部署。
耶律斜轸眼中一亮,急不可耐的说道:“末将绝不丢陛下的脸。”
罗幼度望向耶律休哥说道:“至于逊宁,本想留你在身旁,但河湟急需一员智勇兼备的大将,想来想去,你最为合适。”
对于耶律休哥的安排,并非是为了西域,而是打算趁着吐蕃动荡,将原本属于他们的青海湖拿回来。
作为华夏的固有疆域,这青海湖让吐蕃侵占多年,是时候讨要回来了。
不过想来吐蕃不太愿意将青海湖吐出来,也得提前做好接手文成公主迟来的嫁妆。
“国华,西南地形复杂,你先去熟悉情况。”
同样的大理也是自古以来。
大理实力不强,但地形环境特别复杂,提前去摸索地形,做足准备,并无坏处。
图谋大理,属于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茶马古道。
青藏高原由于腥肉之食,非茶不消;青稞之热,非茶不解,在吐蕃茶是一日不可或缺的生存必需品。但吐蕃所居的青藏高原地区,素不产茶。为了将川滇的茶叶运入雪区,同时将雪区的土特产输入华夏,于是,一条条以茶叶贸易为主的交通线,在商贩、背侠、驮队、马帮噼荆斩棘下,被开辟出来。
茶马古道直通吐蕃的拉萨,即是商道,也能是运兵道路。
同时茶马古道有好几条,地跨陕、甘、贵、川、滇、青、藏,外延达南亚、西亚、中亚和东南亚各国,拿下大理即能完全的把控这条道路,将华夏的影响向四方辐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