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最近很烦。
自从上一次假钱大桉之后,太子就被褫夺了兵权,连东宫的护卫都换成了神策军的士兵。
东宫上下都被清洗了一遍,在那一刻太子恐惧了,他害怕父亲会废了他这个太子。
李俶也是读过书,他当然知道历史上的废太子就没有一个好下场的,在这样的恐惧中,李俶迎来了自己的最终审判。
禁闭,思过,没了?
李俶也没想到,这么大的风暴之后,自己竟然只是紧闭思过这么简单的惩罚?
在禁闭的时候,李俶从太子妃独孤氏那边得到了消息,齐王也因为私铸假钱被一并处罚了!
这下子李俶才明白,为何父皇对自己的惩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他反而安心了。
从结果上看,东宫官员被清理了,东宫卫率的指挥权被父皇收走,但是齐王府也受到了同样的惩罚。
李俶对于自己父亲的心思很了解,恐怕对自己的处罚,只是父皇为了平息朝野的愤怒。
只要不废太子,李俶的心情就是不错的,他干脆在自己的东宫内安稳的玩乐起来。
唯一遗憾的是窦参要被长流岭南了,对于窦参这个谋士,李俶大体上还是很信任的。
虽然私铸假钱上窦参出了问题,但是私铸假钱这个方案没啥问题,窦参在城外也搞了几个假钱工坊,朝廷也没能查抄到。
上一次捐监的钱也是窦参搞来的,李俶心中有些舍不得这名能搞钱的谋士。
不过现在李俶已经是自身难保了,也不可能冒险触怒皇帝来为窦参求情。
对于太子李俶来说,这次只是受到了惊吓,但是对于窦参来说,这次就是灭顶之灾了。
虽然没有被判处死刑,但是长流岭南基本上就是死缓了。
岭南那个地方瘴气横行,像窦参这样中原区的官员根本活不了多久,可能一次发热就要了命。
而且前往岭南的道路崎区难行,流放的官员必须要在预定时间抵达流放地点,不然押送的护卫也都要受惩罚,很多官员撑不住就死在路上了。
更让窦参感觉到寒心的是,自己在大理寺审讯中死死咬住只有万年县城内这么一个工坊,保住了太子千万钱,但是等到时候太子和太子一系的官员,竟然一个为自己求情的都没有!
窦参站在城外,看着杨柳依依的霸桥,心中更是难舍,不过在押送护卫的催促下,窦参才不得已上路。
与此同时,春日的阳光照射下,辽东的雪原也在逐渐融化,而在融化的黑色土地上,一群百姓正在寻找着什么。
这里是距离大行城不远的地方,一名年轻的女玩家坐在火炉边上烤着火,庞举则开心的陪同着,指着一张地图说道:
“嫂子,这是给你们药厂拨的土地,就在码头不远的地方,距离鸭绿江也不远,方便取水,附近也通了道路,您看如何?”
这个女玩家正是酒泉药厂的王雪,她这一次不远万里来到辽东,为的是进行新药厂地址的考察。
不过王雪还在途中的时候,就接到了一名玩家的请求,这个玩家就是现在担任宝安县令的徐浩。
徐浩和赵晨在陇右的时候就是好友,他们是同一批进入游戏的玩家,如今赵晨是陇右的制药大亨,而徐浩则在长安参加科举,最后成了进士选官到了岭南道宝安县。
徐浩到任宝安县之后,第一感觉就是热。
他在现实世界中也是南方人,但是此时的岭南地区和后世大不一样,因为气候的原因,在徐浩到任宝安县第一天的时候,他竟然在宝安县城外看到了大量的犀牛!
徐浩向身边的县丞询问,竟然得知如今宝安县的特产,就是犀牛皮制作的犀甲和犀牛角!
如今的保安县之外,都是大片的原始雨林,徐浩来了县城每天就缩在城里,完全不敢出城。
天气恶劣也就罢了,更恶劣的是这里的环境。
其实岭南开化的时间很早,在秦末征百越的时候,赵佗就给岭南带来了中原文明。
比如宝安县的历史就能追朔到汉代,整个县内都是华夏样式的房屋建筑,这里也是纯正的华夏文化圈。
但是在岭南的森林中,还一些古越人的残留,整个岭南的特点就是汉人聚居,百越杂居的状态。
汉人很少离开城市,零星几个城市分布在岭南广袤的土地上,从秦汉到现在,整个岭南的拓荒工作都进展的不算顺利。
中原百姓宁可北上苦寒的辽东,都不愿意南下岭南,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瘴气。
其实瘴气就是热带雨林中的各种传染病的统称,但是在这个时代人的见识下,无法分辨各种发病原因,所以统一称之为瘴气。
而所有的传染病当中,疟疾是最可怕的。
疟疾这种病在古代和现代都算不上是绝症,有些人只要拉上几天肚子就能够好。
但是疟疾有一个大杀器,那就是能通过蚊虫传播,又能够通过饮用水传播。
普通人得了疟疾,也要大病一场,那些本来就身体弱的百姓,每次得疟疾就像是过鬼门关,抗不过去就没了。
徐浩到了宝安县不久,就感染上了疟疾,他属性面板上有了一个“疾病”的状态。
也亏得他在来宝安县之前兑换了不少体制属性,最后还是扛了过去。
徐浩发现,整个宝安县和附近州县的官员,除了他是自己主动过来的,其余基本上都是流放过来的,在官场上已经没有上升空间,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徐浩好几次在海岸边上看到海船,这些都是前往泉州港做贸易的海商,有时候还有海船想要在宝安县补给,却因为没有码头而放弃。
明明宝安县拥有很好的海港条件,但是一方面是本地官员懒政,另一方面宝安县的人口实在太少,无法支撑这样的工程。
看着城外大片的原始森林,徐浩只觉得痛心疾首!这些土地放在后世,那可是能买一个航母编队的啊!
但是徐浩也很清楚,现在号召大唐百姓向岭南移民,那等于让他们去送死,光是疟疾就能要了一半人的命。
于是徐浩找到了老朋友赵晨,请求他研制出一种能够治疗疟疾的药物。
徐浩的建议提醒了赵晨,治疗疟疾的药物,那肯定是能赚钱的啊!
岭南道虽然人少,但是疟疾这种病又不是只会得一次,这在热带地区可以说是稳定刚需了!
而且治疗疟疾最特效的药物,不就是中国人发明的吗?
青蒿素!
赵晨立刻开始查看资料,查了资料后赵晨才发现,原来青蒿这种植物的分布竟然这么广泛。从东北到西南都有分布。
青蒿怕湿,又是短日照的植物,现代全国最大的青蒿产区是重庆。
不过现在的西川还没有被玩家掌控,渝州在蜀中交通也不是很方便,于是赵晨请求越王发了一个任务,请求各地玩家寻找一下青蒿。
最后的结果是庞举向越王提交了任务,在大行城附近的草地上,发现了大片野草一样的青蒿。
王雪匆匆赶来辽东,在临时实验室里提取了青蒿素之后,赵晨和王雪立刻决定在大行城建造制药工坊!
想想也正常,北方春季日照短,湿度低,不正是青蒿适宜生长的环境吗?
王雪在大行城高价收购青蒿,意外的促使了大量辽东的百姓前往大行城,促进了大行城的人口发展。
一座制药工坊能够给大行城带来岗位和税收,庞举自然是密切配合,积极配合王雪谋建制药工坊。
而王雪也看中了大行城的地理条件,这里是一座港口,制造出来的青蒿素可以一路海运南下,送到岭南地区贩卖,这可要比陆地运输的成本低多了啊。
双方自然是一拍即合,酒泉制药在辽东规划了一座提取青蒿素的工坊,开始制造青蒿素这种治疗疟疾的特效药。
而另一面,徐浩也在向在长安开设保慈堂的张娟华请教,他带领百姓清理了靠近城市的雨林,又疏通了城市的下水道,在城市中建设了厕所,将饮用水和城中的污水分开,又在保安县城中普及了洗手和喝开水的卫生知识,开展了“新卫生运动”。
新卫生运动开始之后,果然宝安县内的疟疾发病显着下降,百姓对于这位新任县令更加敬畏。
新科进士,这在岭南是顶级学霸的文凭了,又带着百姓防止疟疾,这不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吗?
宝安县的百姓都要为徐浩建造生祠,当然这都被徐浩阻止了。
看着远处杨帆而过的海船,徐浩只觉得钱从手中熘走了,如果能够战胜疟疾,宝安县其实地理位置优越,非常适合发展,那时候能够向宝安县移民,就能将港口建设出来了。
徐浩畅想着宝安县未来的发展,被他邀请南下的玩家,此时已经快要抵达泉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