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的欧卡能提现 > 第14章,夏夜曙光在闪烁

事情进展到这里,算是彻底结束了。
晚上的时候,程晋做东组了一个局,毕竟今天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日子,能同江湖久负盛名的何总搭上关系,确实也是值得庆祝一番。
这是程晋的原话。何清远听了哈哈一笑之后,也不好意思推脱。所以圈里一众好友都跟着程晋的车子,一行人来到云顶酒店。
坐在宽阔豪华的包厢里,何清远跟着众人也是东拉西扯随便聊一聊。
我们的何总看着比较高冷,其实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有时候也是一个话唠。
嘎嘎能说。
程晋勾肩搭背地拉着何清远坐下大圆桌前的主位上,又把周围的朋友都介绍了一遍。
之前在调查现场太仓促,而现在天时地利人全,也都方便大家混个脸熟。
推杯换盏间,彼此也都熟络了。
就一个圈子,两拨人。
平京和沪海的,作为国内两大南北金融中心,这两拨人相处的方式也是意外地融洽。根据贺浙洲介绍,每年都会有类似于他们自己组织的联赛之类的,所以各种交流活动也都是没怎么停过。
所以关系一直都不错。
主要是都能玩到一块去,都超跑圈子了,高净值人群妥妥的,除了大老就是大老。不过圈子里也不单单是玩跑车的,主打的就是一个高品质消费,私人飞机,游艇,搞电竞,玩表,文玩……反正这一桌哥几个姐几个,差不多已经是国内二代的天花板了。
圈子里除了就是几个浑水摸鱼,常年扮猪吃虎的哥们,今天到场了差不多一多半。
在几人轮流介绍后,何清远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好家伙。
要不是卡里还有几千个亿还没提现,给他整的恐怕还有点不太自信。
而现场的众人,隔着远远的桌面,看着何清远,他们其实心里也是同样的想法。
这哥们有点邪啊。
这里的邪,倒不是邪门的意思,只是太牛批了,牛批plus。
在场的众人,谁家的家底少说都得趁个十多亿的,只不过家里有的,同自己有的,终究还是差了几个数量级。
老爹可能戴着百十来万的表,到自己这,可能缩水到四五十万,倒不是戴不起,只是中间差着几层消费等级呢。
你戴百十来万的表,你怎么衣食住行都得配得上身价吧?要不说出去别人笑话,这就是一个互相匹配的关系。
常言道有多少钱办多少事,就是这么一道理,只是轮到何清远这,似乎同他们有点不太一样。
太勐了。
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谁家敢放手让自己19岁个孩子接管千亿资产的集团公司啊?甚至现在还是全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这得啥家庭啊?
这已经不是二代了,这也早就脱离一般的范畴了,直接跟着他们的老爸老妈,甚至更上一辈的人平起平坐。
哈人。
虽然圈子里都在传,何清远最近上任京帆地产实际上就是他家里派出来锻炼的,只是这个规格有点高而已。
就百十来亿的一个盘,稍微漏一丢丢都够一群普通人三代改命的了,而就这,恐怕也还只是个随随便便练手的项目。
确实哈人。
不过经过今天这一番接触,大家也都是见识到了这位久负盛名的互联网大哥神奇之处。
何清远,何老板这个人确实很厉害。
无论是行事作风还是个人手段,就连许许多多的小细节值得大家反复推敲。
经过几个留学党哥们的好奇问询,大家又惊讶地发现,大哥不单单是会说瑞森语,其他欧罗巴洲其他的一些语言,大哥也都略知一二。
甚至最难的德语,大哥也可以很流利地说出来,瞬间打击到那位曾经为了留学学习语言付出甚多心血的妹子。
不过妹子自闭了一会,也就释怀了。
毕竟这可是大哥。
就好像了解到越多,越感觉自己的渺小一样,在了解到何清远会很多语言这种事,虽然听起来不怎么引人注意,只是但凡认真思考一下,大家都能更深层次地进行反向推理论证。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而文化,恰恰是一个人身上最真实的体现,西装革履可以藏污纳垢,但是藏不住举手投足之中的气质神态,而气质神态恰恰是文化的体现。
没有耳濡目染,家庭环境里长时间的文化积淀,根本就培养不出来这般气定神闲的仪态。
毕竟,三代人培养贵族可不是一句小笑话,而现在单单是看着坐在那谈笑风生的何清远,就能感觉到一种超然的气度。
谈笑间,并不明显,只是每当何清远不说话的时候,单单是沉默地坐着就自带着一股卓然不群的气势。
再结合19岁的年纪,确实是有些强烈的矛盾感,而这种深深的矛盾感,又迅速裂变成一种强烈的人格魅力。
所以今天的饭局出奇的融洽,甚至比之前的任何聚会,还要融洽。
何清远完美地融入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压力。
等到了晚上八点,何清远谢绝了下一场的邀请,及时退场,走到酒店门口,众人也是下楼相送。
何清远对他们摆了摆手,在保镖的护卫下,随即坐上了A8L的后排座位,前后几台黑色SUV缓缓开动,簇拥着这台全平京独一无二的白色A8轿车驶出场地。
随着夜幕下,车队扬长而去,程晋也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感慨:
这哥们真的好厉害啊。
在场众人也是连连点头。
……
而车子里的何清远,终于可以靠在座椅上,舒缓一笑,今天的表现,还算是正常发挥。
或许是那个系统送给他的卡片语言包奖励原因,何清远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最近脑子里的礼仪知识也变多了,连带着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非同寻常。
怎么说呢,就好像如同兵器淬火一般,张弛有度,收放自如,说话的时候,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而安静的时候,则是带着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澹然。
就挺,受欢迎的。
刚才饭局的几个姐们眼神带着溢彩涟涟,给何清远整的都不太好意思了。
淦,他虽然挺外向的,但还是不太喜欢社交场合,所以程晋提议着下一场去酒吧,何清远也就委婉地谢绝了。
倒不是不给面子,只是成年人的交往,讲究的是点到为止,忌讳交浅言深。更何况今天本来是他们两拨朋友聚会的日子,何清远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陌生人,即使双方不会在意,但是总归于不太礼貌。
所以何清远今天也就及时抽身离场,更何况,他还有要事呢。
揉了揉额头,何清远给李玥明打了一个电话,想问问她吃饭了没有,顾盼最近回老家了,而现在家里也就只有她一个人。
电话响了两声之后,温婉的女声传了过来。
“喂~”
“我这边忙完了,你吃饭了么?”
何清远眯着眼睛,笑呵呵地问道。
“已经吃过了,你要到家了啊?”
“嗯。”
何清远嗯了一声,那边笑了笑,问了一句:
“那?按照计划?”
“好的,我还有十多分钟。”
何清远也笑道,慢慢挂断电话。
今天是周末,按照他们约定好的,晚上是温馨散步的时间。
十多分钟后,车子停到别墅门口。
李玥明穿了一件青花旗袍,笑盈盈地站在那显得格外动人,何清远咧嘴一笑,抬手把车门打开。
“一会儿去哪?”
李玥明坐稳后,笑着问道。
“你不是说想看看夜景故宫么?我们等会去景山前街那边。”
李玥明点点头,车子一路前行。
夜幕的平京,依旧带着一股燥热的感觉,风从打开的车窗缓缓地吹在两人脸上,触感温凉,带来一抹夏夜的特有印象。
步行街口,司机将车子停下,何清远揽着李玥明下车,身后的保镖也隔着远远地跟着同步移动着。
在街口的宣传窗口,挂着明天建军节日的系列海报,来来往往游人交织,很是热闹。
两人走走停停,直到在护城河边的护栏前停下,一水之隔的故宫光影阑珊,LED的橙色光带勾勒出屋角檐牙的边缘形状。
水波不兴的筒子河上,水面光滑如镜,凉风吹拂下。置身于此,城市生活中的那颗烦闷的心以及两耳之外的喧嚣声仿佛在这一瞬间,都不再存在一般。
“我第一次来平京的时候,还是高二寒假的时候,陪我妈妈来301看病,当时坐公交车过来的时候,隔着远远的,我只看到了故宫一角,当时感觉特别遗憾……”
李玥明低下头,依靠在护栏边上,说道。
“嗯,那我和你也差不多。”
何清远也笑了笑,他的眼睛微微眯着,看着一水之隔的故宫角楼,在朱红色的建筑物上,绵延起伏的灯带隐约描绘出恢宏宫殿下那精致一角。
“我五年级寒假的时候,跟着我舅舅来过一次平京,那也是我第一次到平京,不过也是来看望住院的姥姥的,当时她老人家肿瘤形势已经不太乐观了……”
“赶时间的缘故,我们当时在广场上匆匆照了几张照片,然后我们就离开了。”
“后来,姥姥是年前回来的,回家就待了不到三天,就离开了。”
“这件事,之所以我记得清楚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姥姥回家的时候,给我和表弟带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汽车模型作为礼物。”
“印象特别深刻。”
何清远说着话,笑了笑。
李玥明没说话,垂着眉点点头。
夜幕下的故宫光影阑珊,静静流淌着的水面,倒映着这座皇城最初的模样。
两人沿着护栏继续行走,穿过神武门前的拱桥,尚且还在营业的角楼餐厅亮着彩灯。
角楼餐厅其实并不在故宫里面,它原本是侍卫值夜的围房,距离故宫只有一墙之隔,红墙外围之上,灰瓦的长房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模样,门口长条石铺设的道路,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曾经某个在刀光剑影下,权势明争暗斗的故事。
“进去坐坐吧,我预订好了,上面挺适合拍照的。”
何清远歪着脑袋一笑,李玥明先是一愣,随即把盘发的脑袋轻轻地往何清远肩膀上一搭,像是撒娇似的,声音却带着欢快的清冷:
“你是不是傻啊,哎呀,我当时只是想找个借口让你陪我走走。”
“害,哥们实惠嘛。”
何清远转头笑道,随后牵着她的小手,两人走进餐厅。
出示预约码后,服务生带着两人上楼走进一间静谧的包厢,桌面侧边开着一盏窗,正对着后面流光溢彩的故宫殿宇。
随即端上来圣旨一般的菜单,何清远总感觉餐厅有点用力过勐的感觉,不过一想到正所谓的文创就是提高产品附加值,倒也是能理解了。
随便要了点,随便吃。
“我还以为你已经吃过饭了呢。”
李玥明看到何清远认真干饭的样子,不由地托着腮喃喃低语道。
“应酬倒也不好意思吃太多。”
何清远歪着脑袋讪笑。
“所以你饿着肚子陪我走了这么一大圈?”
李玥明听到这里学着他的样子挑了挑眉,又有着哭笑不得。
“害,也不是。”
何清远摆了摆手,也给她夹了一快子。
“尝尝这个,特色宫廷菜,味道不错。”
李玥明嗯了一声,不过她却是温婉地把快子一放,突然伸手揉了揉何清远的额头。
“这个不能吃,这个是我的脑袋。”
何清远知道无意中,这个女人又被他感动到了,于是他笑着说道。
“下次你要是没吃饱就告诉我,我的事一点都不急。”
李玥明说道。
“那可不行,我可不这么认为。”
何清远听了直接否定了,随后慢慢悠悠地把餐具放下,把胳膊放在脑后一靠,既看着她,又看着窗外那夜幕下,充满光影交错的皇城,再次开口:
“我认为我人生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过多的意义了,你就是意义之一。”
李玥明一下子就征征地坐在那,何清远也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捏了几下,她这才缓了过来,扬起头,一脸娇嗔地看着他。
“Sorry,最近太忙了,没怎么顾得上你。”
何清远眨了眨眼睛,赶忙解释道。
“没事,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我们也不是第一天谈恋爱。”
李玥明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内心却还是甜甜的。
她摇了摇头,在发丝微微晃动的间隙,何清远这才注意到她耳后别的新发簪,样式似乎很是新颖。
吃过宵夜,继续熘达,顺便再腻歪一会。
此时已经快到了晚上十点钟,街面上的行人变得较少了一些,何清远同她讲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而这个温柔姐姐,也是给何清远分享了自己最近在做的工作。
何清远握着手里造型独特的金属发簪,对着这姐们竖起了大拇指。
这是她自己做出来的,何清远竟然不知道,家里的美人已经转职成为簪娘!这银质的发簪竟然是她一锤子一锤子凿出来的!
6啊姐们!
李玥明则有些羞涩地转过头,散开的发丝在风中恣意飞扬。
“嘿嘿!让我看看你胳膊上的肌肉,姐姐。”
何清远眉头一挑痴汉笑,李玥明则红着脸闪躲,打打闹闹间,两人又在河边的护栏前停下。
依偎在何清远怀里,李玥明鼻子嗅了嗅,随后用脸颊蹭着他的下巴。
“你最近长高了,好像。”
“我感觉也是,还长了。”
何清远一脸严肃地点点头,抱住她,又在她的脸颊上嘬了一口。
“以前只能亲额头的,现在能亲到眼睛上了。”
李玥明听到疑似开车的前半句小声啐了一口,何清远哈哈一笑。
……
夏夜在护城河中悄然流逝。
忙碌的一周结束了。
又是新的一天,何清远坐在办公室里,终于把手里存有的那两张卡片奖励给打开了。
一张是亚细亚洲语言包。
一张则是一份增益卡片,这个有点意思。
何清远在仔细阅读之后,也弄明白了这个卡片的增益效果:
在一定区域范围内,所有交通工具的行驶里程同时记入他的驾驶系统收益。
时间限定范围也没有限制,理论上,或许应该是个永久的。
这个功能有点鸡肋,何清远现在不太缺钱,不过他还是收好这个奖励卡片,转而激活了亚细亚洲语言包的奖励卡片。
这个目前看,还是很有用的。
因为,最近何清远可能要出国跑一趟,随着目前这个任务,国内的线索已经差不多都结束了,只剩下国际上的那条线索。
有几个是比较麻烦的,估计得需要何清远他自己亲自去跑一趟。
而创新港务区项目,目前看,暂时不着急。
现场清理工作估计得一直持续到8月上旬左右,所以趁着这个机会,何清远也想把任务给搞定。
毕竟,那是一群人的遗憾。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