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科幻小说 > 末世羔羊 > 第096章 冲县基地(三)

在冲县县郊基地西北有一处毗邻花田的二层小楼,乃是城主张令为郎华一行人提供的临时居所。
晚上小楼中灯火通明,郎华安排几个战士早早休息,又留下两名影卫在楼在值守,自己也随即回了寝室。
庄园基地太小了,和前一世的许多小型避难所一样,这里围墙低矮,大所数人食不果腹,在文明社会中随处可见的灯光,到了这时反倒成为了稀罕物。
好在这家庄园中尚有一台能工作的柴油发电机,不然晚上的基地和外面的荒郊野岭也没什么区别。而比起鸡肋般的灯光,柴油其实是更珍贵的战略资源。但因为郎华此时被张令奉为上宾,所以花田小楼才被破例接上了电线,亮起了灯光。
是夜,小楼中的灯光早早熄灭。午夜时分,某间书房中燃起一支蜡烛,摇曳的烛火中,郎华和海平坐在桌边商议事情。
“主人,林队长她……”
“没事。这些事都是她早晚要见过的,逃不过也避不了,若能早想通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原来是海平发现,林茜似是自白天起便闷闷不乐,晚饭什么也没吃,就独自回了房里。想到白天中发生的那几件腌臜事,他便不免有些忧心。
“海平,三天前的那场袭击你怎么看?”
“这……属下说不好。”
“说罢。我最近思绪纷乱,理不太清,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是。我当日曾观察那些人留下的痕迹,便觉得不是正规军。但既然想得出但他们既知在山顶设伏,待我方直升机进入伏击圈后,又知道多个火箭筒多方位同时开火提高命中率……”
“怎样?”
“属下认为,既然他能想得出这种战术,估计背后的人有些军方背景。”
“而且他们还早打听好,我们一行人中全无飞行系的能力,一旦高空坠落必然死无葬身之地者。所以你怀疑是参加秦川大会的人中出了内奸?”
“是。”
郎华讥笑道:“可他们却没想到这末世中的进化能力千奇百怪,我有能力复刻,能模仿风系能力,并御使从者,还有林茜的能力势场……”
说到这他忽然笑不出来了。说到底,势场其实是林红独有的能力。而她虽然在安全后,将身体的控制权又交还林茜,但是否从这一次事件中就可以认为,只要林红觉得有必要,就能随时冲破林茜设下的精神封锁呢?
对于这个“林红人格”,郎华总觉得她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这种完全脱离自己控制的感觉,让人始终难以心安。
“属下思来想去,总觉得是不是最近狼崖城出的风头太多,已经触碰到了哪家的红线……”
“这个应该不会,虽然近期狼崖城发展迅猛,但比起各大世家不过是九牛一毛。就算是赵世丰那家伙,未见得此刻就看得上咱们。”
“那又会是谁……”
从这次袭击汇总,郎华也察觉出些不寻常的味道。
但他更明白,或许目前眼看着他遭殃而幸灾乐祸的人必不会少,但敢于明目张胆取他性命的却没有几个。
而追查幕后主使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以现在他们几个人的力量想要追查下去几乎是天方夜谭。也许为今之计,就是早日回到沙市,再从长计议了。
如此想着,郎华心中已有计较。
为此,他便同海平说道:“行了,此事待我回到沙市,与杨叔他们言明后再作商议。你回去歇着吧。明早张令邀请我们去城东绞杀凶兽,你是主力,该好好休息才
是。”
“可是张令提到的,那只二阶后期的变异水蛇?”
“嗯。估计他也是想借此探探我们的底吧。”
“你我二人当日露出来的波动不过一阶后期、二阶中期,他会不会是想……”
“无妨,你且回去养精蓄锐,若明天他敢动什么歪心思,也好应对。”
“是,属下告退。”
……
同一时间,在基地中心的一座豪华别墅中,张令、王庆、陈德三人也在秉烛夜谈。
“大哥,咱们明天真的要请他们去除那凶蛇?那凶蛇力量奇大,浑身又刀枪不入的,咱们已经折了二十多个弟兄进去了。谁知道那家伙现在是不是已经突破三阶了”
“是啊大哥,那水蛇吃了这么多人,此刻就算不是三阶,也是二阶巅峰,哪里是我们这些人能够对付来的。”
看着两人推诿的样子,张令心中忽然有些鄙夷。
他道:“怕什么?我这不是给你二人找了帮手吗?”
王庆和陈德相视一眼,王庆道:“是白天那几人?”
“不错。”张令颇为得意道,“他们装备充足,有人有枪。只要让他们挡在前面,你们在后面支援,就算要死也轮不到你们,怕什么?”
“大哥,高啊!”王庆闻言竖起大拇指,道,“这么一来,他们死于凶蛇也只能怪自己实力不济,就算侥幸取胜,也必定火力损耗大半,咱们就再也不用看他们的眼色了!”
陈德却忧心道:“大哥,依我之见,这帮人未必会在我们这里久留。大哥这么做,可是已经探得这些人的来历?”
“并未探得。”张令叹气道,“那个自称姓花的年轻人,只说自己是普通的冒险者。”
“笑话,什么队伍能有两个能力者。”
“就是,他说自己是冒险者,那捕来的猎物呢?当我们瞎啊。”
张令问:“你觉得他们都是什么等阶。”
“可能是二阶初期?”
“或者是二阶中期。那个用刀的是个硬茬子。”
“总不会是三阶吧?”
“开什么玩笑,三阶那是什么人物,能到咱么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来?”
“那宋公子倒是大人物,不也是来了?”
张令斥道:“慎言!宋公子那是因为那个女明星徐静。这件事宋公子早有交代,你等切莫外传。”
他又道:“你们可知道,晚上那‘花队长’还提出要借我们的卫星电话一用。”
王庆疑惑道:“不对啊大哥,咱们一穷二白的,哪里有这稀罕物啊。”
谁道张令神秘兮兮道:“怎么没有,你前几日不还见了?”
他这才恍然道:“大哥是说宋公子留下的那个卫星电话?”
“不错。”
“可那是宋公子留下来给我们双方联系用的,我们若是自作主张……”说着说着,王庆忽然眼睛一亮,他低声问道,“大哥难道是……”
谁料张令忙打断他,道:“嘘,此事莫要声张,你我三人看戏便是。”
“这两虎相争,我们会不会?”
“怕什么。任他能力再强,在我们的地盘上,便是蛟龙也叫他翻不起浪花来。”
“是啊,宋公子手下强者如云,他本人是二阶后期,身边又有三四个二阶巅峰,何愁拿不下这帮家伙。哼,届时我可要出这口恶气!”
在王庆、张令二人高谈阔论的时候,陈德却罕见地保持了沉默。张令注意到这一情况,看向
后者。陈德这才斟酌着问道:“大哥,那花队长借用卫星电话,难不成是要联系家族中人?”
王庆闻言颇感迷惑:“可他刚才不说自己没有家族吗?”
陈德摇头道:“一面之词,怎可尽信。总之就算他没有家族,也肯定有外部势力的支援。你看白天他们身上那么干净,哪里像寻常的冒险者小队?”
“这花队长叫来支援,不会对我们不利吧?”王庆说完忽然又否定自己,“不是已经饶过我们了吗?”
“非也,此一时彼一时。”陈德道,“白天里我们好歹有三名能力者在,手下随身进化者也有十数人。他或许是不想冒险,故而没和我们硬拼。”
“那要是他叫来支援后,又和我们算旧账,那可如何是好?”
陈德也阴恻恻道:“就那个姓花的小白脸,难保不是那背信之人。”
“这……届时,恐怕就翻不出他人的手掌心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看,不若……”陈德以手作刀,做割喉手势。
王庆则向张令建议道:“大哥,此时他们刚刚睡下,尚且神不知鬼不觉。如不快快动手,只怕今后将受制于人!”
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张令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冷笑一声道:“哼,我看你们是别有私心吧。”
“大哥,这……”王庆顿时慌神。
陈德却叫屈道:“大哥,你为何要这么说?我们也是为了你着想啊。”
“哼,为我着想?想我张令从始至终待他们谦逊有礼,他们因何杀我?不过你二人不久前刚看上了人家的女人,还差点起了冲突,见了血。我看你们是想假借我和宋家之手为自己除患吧!”
事实上张令猜得不错,陈、王二人确实是担忧郎华事后报复,因此对他们除之而后快。但话既已挑明,也就没什么好扭扭捏捏的了。
陈德沉声道:“大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纵使杀了这些人又怕什么?想当初我们刚来这里,这里的城主大言不惭,欲将我们收于手下。要不是你我兄弟三人当机立断,杀了他和园区里的那些警察,大哥如今怎能做得城主的位子?”
“对,大丈夫当断则断,杀了他们冲县还是我们三人的天下。大哥,你可不能对我们见死不救啊!”
“你们在威胁我?”
张令拍桌而起,吓得两人几乎滚到了桌子下。
看着这两人害怕的样子,张令叹道:“唉,你们两个啊!想我们三人被困入狱,犯的可是杀头的大罪。若非恰逢末世,如何能逃得一命?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席落脚之地,可以做个自在逍遥的土皇帝,你们却屡屡给我生事!”
陈德闻言伏地不起,王庆更是膝行至张令身前,抱着他的腿哭喊道:“大哥,是我错了。求大哥看在六年前我给你顶缸的份上,救我一命啊……”
“唉,罢了。”张令指着王庆,恨铁不成钢道,“你啊你,咱们后山掳来的那百十个女学生,还不够你取乐的吗?非要见一个抢一个,我看你非要把我彻底害死才罢休。”
“大哥,我再也不敢了啊……”
“行了。起来吧,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张令拿定主意,道,“明日下午我送卫星电话给此人,再设计使他们和宋家相争,让他们狗咬狗去便是。我们只需隔岸观火、静观其变,但切记不可亲自动手。”
对两人警告一番后,张令就此离去。
唯有王庆和陈德在其背后相视一眼,眼神中不约而同地流露出几分恨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