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书 > 穿越小说 > 不负大明不负卿 > 第1664章 反抗的后果

次日,太阳爬上坡。
哈达城已是一片生灵涂炭,每个角落里都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李成梁虽然没有下令屠城,但也所差无几,昨晚他们都杀红了眼。
遇到反抗的,自然不用说了,全部当场击杀;遇到逃跑的,追上去,也不留一个活路,全部杀害。
幸存的很少一部分人,是一开始就跪着缴械投降的;逃出哈达城的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一时也不知杀死多少人。
反正这场杀戮持续了两个时辰。
但猛骨孛罗还活着。
李成梁本就没打算杀他,生擒猛骨孛罗游街示众以儆效尤,让其他部落看看反抗的后果是什么。
这才是李成梁的初衷。
一将功成万骨枯,李成梁镇守辽东期间的确杀过不少人。
在他的军旅生涯中,哈达城之战还算不上有多惨烈。
古勒寨之战,李成梁一气之下,允许辽东将士屠城三日。
这次屠杀持续两个时辰,他已经很克制了,若非知道皇上不喜杀戮,哈达城估计最后不剩几个人。
猛骨孛罗以及侥幸活下来的哈达部族人被押至李成梁面前跪着。
“现在满意了吧?这就是你反抗的结果。”李成梁怒指猛骨孛罗斥道。
此时的猛骨孛罗,像是忽然受到大刺激似的让他变傻了,两眼空洞呆若木鸡,对李成梁的问话浑然不闻。
傻当然没傻,只不过从李成梁大军破城而入时,他就已经心智大乱。
后来,看到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他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大罪人。
此时此刻,让他说什么?
如果真的要说,他只想对着李成梁怒吼一句:你他娘的太残暴了。
但显然这话不能说出来,只能放在心底,因为他还不想这样死去。
触犯李成梁一次就已经够了。
而李成梁也不想多费口舌。
这一战他带来的士兵亦有折损,赶紧吩咐手下人清理。
“报告总兵大人,抚顺参将李如祯大人到,此刻正在城外集结。”
忽然一名士兵飞奔过来禀报。
李如祯抵达哈达城时,战斗已经结束了,看到满目疮痍的情景,他第一时间冲进城去见他父亲。
得知父亲安好,他才放心了。
“你是奉旨还是自主前来?”李成梁见到儿子后第一句话便问道。
“孩儿是奉皇上旨意前来协助爹。”李如祯回答说,继而又不解地道,“可没想到孩儿赶来时,战斗已经结束了,此前爹不是遭到九部联合抵抗吗?”
“想必是得知三路大军压进,其他部落都吓跑了。”李成梁回道。
“三路大军?”此时的李如祯还不知道另外两路大军也赶来这里。
“奴儿干都司都指挥使,即张学颜大学士派副将孙守廉领军一万,还有建州女真舒尔哈齐亲自督军三千……”
李成梁正要再解释两句,又见一士兵飞奔而来。
“报告总兵大人,建州女真援军已经到了哈达城下。”
“走吧,我们一道去接他们。”李成梁冲儿子一摆手。
“他们也是奉旨而来吗?”李如祯问。
“不知道。”李成梁摇头。
“难怪哈达部集结的其他部落都逃之夭夭。”李如祯感慨了一句,接着问,“不过爹,昨晚下令屠城了吗?”
“倒是没有下令屠城,但说过誓要踏平哈达部,让哈达部在这片土地上彻底消失。”李成梁霸气十足地道。
“可依据皇上的旨意,只让孩儿来协助爹,似乎并未说把哈达部怎么样。”李如祯看起来有几分担心。
李成梁却不以为意地道:“都已经打完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
李如祯也就不吱声了。一来这是他爹,二来确实是,都已经打完了,再说这些担忧又有什么用?
舒尔哈齐的确领了三千兵马来,张懋修也在军营。
见面也没有寒暄,李成梁直问舒尔哈齐:“你是奉旨前来吗?”
“不是。”舒尔哈齐摇头。
“那你来作甚?”
“第一当然是协助李总兵,第二希望充当一次说客。不过看这样子,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但还是得谢谢你们!”李成梁算是由衷地说了一句。
毋庸置疑,如果不是这三路大军赶来,其他部落估计也不会先撤,而哈达部也不会如此不堪一击,等于是未战先败,收拾起来当然不费吹飞之力。
这个李成梁心知肚明。
不然即便孤注一掷浴血奋战,最后胜利了,肯定也是元气大伤。
才说两句话的工夫,隐隐听到马蹄声响起,很快轰隆隆地巨响。
还没等李成梁问话,便见有一名士兵飞奔而来,禀道:
“总兵大人,奴儿干都司副将孙守廉大人率领一万精兵来了。”
李成梁又带着李如祯、李平胡、秦得倚等一众人去迎接。
舒尔哈齐则进城去了。
见哈达城一片狼藉,部落里的人死伤相藉,脸上露出几分愁容,不禁喃喃地道:“这一战虽然我们并未参与,但毫无疑问也是帮凶之一啊。”
刚才李成梁说得很清楚,如果不是得知三路大军压进,其他部落不会逃走而哈达部也不会不堪一击。
是他们的到来加速了哈达部的灭亡至少是从此一蹶不振。
死去的也是自己族人啊!
“是不是后悔出兵的决定?”张懋修似乎看出来舒尔哈齐的决定,不禁问道。
“没想到李总兵下手竟如此之狠。”舒尔哈齐轻轻感慨了一句。
“假若是我也会这么做,毕竟哈达部是第一个跳出来反抗的,而且联合其他部落挫败李总兵两次。”
张懋修看似平静地回道。他当然向着李成梁,这时候不痛以打击,以后如何推进皇上的民族政策?
总会有人牺牲,不可能一帆风顺。
任何一项新政都是如此,而且这是常态,指望所有人配合,不动一兵一卒便能达到目的,几乎没有可能。
舒尔哈齐没有吭声,暗自庆幸,当日大哥幸好没有跳起来,不然建州这边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
李成梁的确是一个杀戮心重的人。
而皇上的决心又毋庸置疑。
那么反抗的后果自然可想而知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